分享

再見,鷺鷥潭

2008.08.31  再見,鷺鷥潭
        在這次二十幾年後的重訪鷺鷥潭之前,雖然有看到記錄上提到翡翠水庫建好後,淹沒北勢溪上游村莊等文史資料,但我並沒有意會過來,童年時的鷺鷥潭也已經不在了。直到發現沿路所見怎麼不是以前淺淺的小溪床,而是廣闊的水庫時,後知後覺的我才把這兩件事連結在一起—早就沒有鷺鷥潭了,一切都已沈沒水底。難怪,在我記憶中明明是觀光勝地,一路上卻連個指標都沒有。算算時間,我和家人常在南、北勢溪度過的歲月,大概是民國71-74年前後吧!翡翠水庫是75年建成的,所以我也不知道那裡後來變得怎樣了。事實上,小孩子也不會知道政府建水庫這種事吧!
        大概是因為有我在鷺鷥潭的照片,所以比較有印象。記得我梳著兩根牛角辮,拿著釣竿,嘿嘿嘿的神氣的笑著。我在想,我長大以後會這麼野,也是因為小時候我爸常帶我們去溪流、海邊,露營、釣魚、玩野外追蹤等童軍遊戲,又常常帶我們去旅行的關係吧!尤其是新烏公路沿線的南勢溪,和北宜公路沿線的北勢溪,簡直熟得跟自己家一樣。雖然他後來離棄了我們,但我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小時候的日子很快樂,其實也不會再怪他了。只是,大概就真的是沒緣吧!這當然也影響了我一生的感情觀,總覺得世間情感沒什麼打包票的「永恆」,即使是父母子女之間。唯有珍惜當下就是了。
        後來下午去了闊瀨,爸爸的朋友以前借我們住的那間小木屋,也已經不在了,闊瀨吊橋也重修過,並鋪好平整的步道。雖然有些悵惘,但畢竟也十幾二十年了,發生滄海桑田的事也不足為奇吧!就像小時候的幸福樂園一樣,記憶的圖景一點點在消逝、改變,現在的鷺鷥潭已經是碧藍的翡翠水庫,也沒有半隻鷺鷥了: 
        老公問過我一個問題:「我在想,如果知道自己快死了,是要趕快去沒去過的地方玩夠本,還是要去以前去過的地方向它告別?」其實,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真的很難抉擇耶!目前的我,應該會選前者「玩夠本」吧!因為,想要告別的記憶,也不知道是不是仍然存在了。說不定到我們晚年,度蜜月的安克拉治(最近因某人洗錢變得好紅)已經因為全球暖化而不再有雪山、浮冰,更可怕的是,說不定帛琉都被淹沒了。寫到這裡,忽然又想起北歐神話中跟老婆婆拔河的英雄,他永遠贏不了,因為老婆婆其實是時間的化身。
        So,再見了,鷺鷥潭。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