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得一副令人不服的能幹面相

        上次Y學姐請客的天廚聚餐中,(見「颱風天的烏龍派出所」),同席的齊師母精於相人之術,在別人介紹我之後,師母看我的面相,說我應該是非常能幹的人。此語一出,對我稍有認識的朋友們無不大驚,我自己更是覺得不可思議,以三十多年的能幹指數而言,只能用白癡級來形容吧,從來沒有人這樣說過我呢!這大概已經是大家對我的共識了,所以Y學姐也一點都不怕我受傷,大剌剌的向師母確認:「真的嗎?她很迷糊耶!」ㄟ...是沒錯啦...不過...不能讓我小小的被稱讚一下嗎?(淚)但師母還是堅持原判,而因為她看人一向準確,大家也不敢再提出異議。小美還提醒我:「你還不快向師母敬酒,謝謝她的稱讚?」喔,就知道你們都覺得那只是稱讚~(小心眼發作~)
        這件事本來講講也就算了,畢竟我也不可能因為這樣就真的以為自己很能幹,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有。結果前幾天去學校還書,真的好巧,在校門口遇到剛上完肚皮舞的S學姐,(至於她為什麼會在上肚皮舞,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就一起去喝個飲料。S學姐說,她先前才跟Y學姐她們見過面,Y學姐還特地提起師母說我能幹這件事,問她說:「XX(我)真的有很能幹嗎?」哈哈~Y學姐的不服氣,我當然可以了解!因為她一向處世圓融、細心周到,事事無不處理妥貼,分寸得宜,如果我們這幾屆朋友中要選出一個最能幹的人,一定所有的人都會選她。而我,正好完全是她的對照組,脾氣火爆、個性狂妄,毫無自制力,外加生活白癡,經常處於一團混亂的狀況。如果我這種人都可以稱得上能幹的話,豈不是侮辱了這個詞,更侮辱了學姐嗎?哈哈~這就像學藝幾十年的老師父,怎麼會甘心跟門外漢相提並論!唉呀唉呀,真是抱歉,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長得這個樣子啊!
        然後S學姐還賣個關子說:「那妳知道我怎麼回答嗎?」我笑說:「應該就是說『她白癡死了』吧?—妳怎麼回答?」結果讓我出乎意料的有些感動,她是這樣說的:「XX(我)能不能幹我是不知道,不過,她是個生命力很強的人。」真的,我覺得這樣說好貼切喔!學姐也了解我是打不死的蟑螂耶!雖然拙於人事,跌跌撞撞,活得那麼缺乏技巧,然而,我真的是自己很興興頭頭用力發光發熱,跌倒了爬起來,被拖鞋打扁也要努力恢復立體狀,滿懷熱情,大哭大笑的活到現在,借用白先勇先生「孽子」中的譬喻—「就像這島上的颱風與地震一樣」。不知道這種打不死的生命力算不算能幹的一種,但我好高興學姐這樣說!謝謝~謝謝~
        不過說真的,我也沒認真希望自己變能幹過,就像六朝人那種機車的心理,覺得太精於世務也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只要不至於缺乏謀生能力,拖累別人就好了。像我跟S學姐一直都很擔心的某學妹,因為她總是希望自己達到某種能幹的形象,不能接受真正的自己,以致經常陷入自苦的圈圈,甚至在生活上也出現讓我們擔心的現象,一想到就令我感到憂慮,卻沒有機會可以告訴她這些。(她認為我是另一方的朋友,對我稍有戒心。)不過,這種事朋友也很難說什麼,也是屬於她自己的課題吧!如果可以的話,很想跟她說,白癡、混亂、軟弱、愛哭、念舊、動不動就昏倒、不會修馬桶...都不可恥,因為這世上只有一個這麼白癡混亂軟弱愛哭念舊動不動就昏倒不會修馬桶的,獨特的你,卻有千千萬萬世俗價值觀的模子所統一複製出來的,「能幹的人」。喔,其實好像是自戀症又發作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