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認人障礙症pt.2之我好詐

        今天回學校借還書,順便把要送老公的情人節禮物拿去生活工場包裝。一走近櫃臺,就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我確定是去年在S大的學生,甚至還隱約記得是來自公廣系。(在S大第二年改成興趣選班,全班學生變成各系的大集合。)不過當然,我又想不起她的名字了。於是趁她還沒發現我,悄悄瞄了一下她的名牌,喔~對~of course she is~每次都這樣放馬後砲,然後跟她打招呼,叫出她的名字。哇哈哈哈~我很詐吧!還好她也記得我,雖然很害羞(在工作場合被老師指認出來?),但接下來就由她幫我包裝了,真是感謝!哈,這是繼上次在威力廣場之後,第二次遇到在打工的學生了,令人有種桃李滿天下的錯覺~嘻嘻!時間過得真快,他們班也要升大三了呢!還記得S大的啦啦隊比賽,是學生們都很投入練習的校園傳統,那年比完後,我少根筋的問:「結果是誰贏了?」全班頓時陷入一種失意傷感的氣氛,隔了一下才有人說:「公廣。」公廣系的同學們見狀,也不敢白目的多說什麼,看起來一副「跟我沒關係」的樣子。只好由我當白目的說:「那...就...恭喜公廣系的同學了...」早知道就不要問這麼敏感的問題了。:)
        學生包裝好後,最後還是問了:「是情人節禮物嗎?」我說「是」,她做出一副被閃死的樣子,好好笑~這些年輕人!不過事實上,老公已經沒假可請,(因為去非洲就請掉大半的假,接著還有八通關與蘇梅島要請假),晚上西班牙文課又剛好要考試,不能落跑,所以只有最後兩個小時的七夕可過。當然我不會怪他,這是不得已的啊!不過,我都有點忘了重大節日一個人過的感覺了呢!好像忽然會有點寂寞似的。但實際上應該也還好吧!「夕陽向帝釋天沈沒,明天也是這樣過吧!」(烏龍派出所的主題曲)感情這種事也是「由奢入儉難,由儉入奢易」的,如陳昇歌詞所云:「因為擁有就不肯接受失去的悲。」(生命的滋味)這段看起來很像抱怨,然而不是,而是驚訝自己完全被慣壞了。會不會漸漸退化成金貝貝,只有哭叫與咯咯笑兩種反應呢?
        回到認人障礙症。前陣子某官員也有同樣的困擾,叫錯立委的名字而被批,我深深感同身受,由衷的同情。還好,我沒有遇過那種「你怎麼可以不認識我」而生氣的大頭症患者。但今天因偷瞄名牌而化解尷尬的靈機一動,忽然讓我想起在非洲的往事。跟Barik在Moshi散步的那天,走了一大圈之後,Barik說差不多了,這時正好一輛車開過來,他就帶我坐了上去。我想說應該是計程車,還在想等下要給多少小費之類的,不料那位司機好像跟我很熟似的,非常熱絡的說著「你還好嗎?吉力馬札羅怎麼樣?」「你先生今天早晨登頂了」之類的話,讓我覺得很奇怪。他大概也發現我臉上的驚訝,理解的說:「你不認得我是誰,對吧?」也還好,在這時我突然想起來了,沒有繼續白目的說:「你不是計程車司機嗎?」而是太高興自己想起來,以致興奮的大叫:「我知道!你是菲力普!」喔喔,好險!人家正是登山公司的老闆菲力普,(第一天抵達時有見面聊過,才隔了三四天我就忘了),親自開車來接我,要是我說他是司機就太失禮了。那位官員啊,我也忘了你是誰,可是,我了解...這種困擾不是別人所能理解的...
        另外,今天還在圖書館門口看到穿著女僕服的女孩,一個男生在幫她照相。雖然現在是暑假,圖書館門口仍是人來人往之地,此舉實在太勁爆了!因為要憋笑,我趕快逃離現場,打電話跟老公說,以免自己笑到得內傷。然後,發現文學院門口的麵包樹落了好多麵包果,忍不住踢來踢去玩了一會兒,還好沒人看到。麵包果真可愛!:)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