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上一篇的反省

        昨晚寫完上一篇之後,我也覺得有點訝異,為什麼這樣溫柔無害的一首詩歌,卻讓我感到莫名的敵意?還因此說了這麼多帶刺的話?其實,我也覺得回歸自然很好,不是嗎?為什麼我心中的自然又不能是「田園」?
        我想,就第一個層面來說,我討厭的不是真正的田園生活,那也只是世間無數生活方式的一種,就算我不會去種田,卻也談不上什麼討厭。所以真的有在種田,也確實反映出田園生活中許多問題的陶淵明,我並不反感。但是,我受不了知識份子對田園理想化的歌頌,完全無視於水旱災或收成不好或收成太好以致價賤等現實問題,自以為是的將田園生活作為最高抒情典範。我也受不了他們刻意歌頌農民的天真純樸、刻意將他們「去智」,突顯知識份子或都市人的奸巧、利欲薰心。或許沒受過教育的人的確是比較善良,但以下說句不客氣的,建議你不要看下去—他們不也往往缺乏自省能力,盲目而天經地義的遵守傳統,以致不知不覺的壓迫到許多人(尤其是女性)的自由與人權嗎?就像不知道是會讓誰高興的「洗門風」習俗,(對,我真的不解,假設媳婦跟別人通姦,還叫她去昭告天下,被戴綠帽的丈夫會因此比較釋懷,而不會覺得更丟臉嗎?)還是印度鄉下某男子因妻子連生五女,就放火燒妻的慘劇,不也都是「純樸」的農民做出來的嗎?所以我覺得,人就是人,都有人性的弱點或盲點,並不是沒有知識的人天生就贏,當然也不是學富五車的人就更為優越。如何面對、改善我們生而為人的弱點,讓這世界整體變得更好,才是我所關心的重點—而這改善方式不見得就是回歸田園,以農民為典範。
        就另一個層面而言,或許是跟我自己的個性與人生經驗有關。我覺得中國幾千年來,農民一直牢牢跟土地綁在一起,一想到田園,我就會想到「永遠走不開的責任」,就像賽珍珠「大地」三部曲所描寫的那樣。歸隱田園,如果是自己種田而非叫奴僕去種的話,對我來說就是「從此以後哪裡也去不了」。這種感覺簡直就像要洗腎一樣,徹徹底底嚇到我了,根本不可能覺得「好恬淡呀,好滿足呀!」因為我就不是這種人啊,以前才會常常尋釁跟某人吵架,大概也是屬於這種潛意識的恐懼吧!想到真的要永遠過著哪也不去,回歸生物本能去帶孩子的生活,我就會嚇到情緒失常。沒有人壓迫我,是我自己的錯。我曾經錯誤的試驗了自己的極限,給了別人虛假的希望(對不起~),可也因為如此,才確定自己要的只是一口自由的空氣。我還想做好多事,還想去好多地方,至少再學個兩三種語言,將來有錢後,也許在國外住一陣子。正式去學攝影、遊歷各國去拍照、寫作...永遠都有「哇!」的感覺。所以,這首詩剛好踩到了我的痛腳,在強調平淡踏實之價值的同時,又喚回我某些過去的經驗,又嚇到了我一次,讓我打從心底的大喊:「NO~~~~~not again~~~~」
        所以我很對不起吳晟,因為這其實是一首動人的好詩,的確很多時候我也不想談論,很想回歸田野的溫柔。然而卻被我說成這樣,真是抱歉。真的,對於那個安穩的世界的一切,我也非常、非常抱歉,甚至很抱歉我現在這樣說。但很多事不也就是「非如此不可」嗎?總有人要做出睿智的決定,老鷹也要把小鷹推下山崖,牠才能學會飛翔—小學課本裡是這麼寫的。對於那亙古不變的田園大地,在「Thank you, and Goodbye」之後,小鷹也只能本能的、頭也不回的往天際飛去。(順便閃躲兼反擊一下偶爾會從地面飛來的石頭,就像上一篇,哈哈~)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