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不和你談論」—但我也不想回歸田園

        這是S學姐向我推薦的,張懸將吳晟之詩〈我不和你談論〉譜曲演唱的版本。她應該是認為我會喜歡這種調調,事實上也是如此啦...只是歌詞中踩到了我一個大痛腳,就是回歸平靜踏實的生活,而我一直不想。先聽歌吧:
我不和你談論詩藝
不和你談論那些糾纏不清的隱喻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看看遍處的幼苗
如何沉默地奮力生長
我不和你談論人生
不和你談論那些深奧玄妙的思潮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觸摸清涼的河水
如何沉默地灌溉田地
我不和你談論社會
不和你談論那些痛徹心肺的爭奪
請離開書房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探望一群一群的農人
如何沉默地揮汗耕作
你久居鬧熱滾滾的都城
詩藝呀!人生呀!社會呀
已爭辯了很多
這是急於播種的春日
而你難得來鄉間
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
去領略領略春風
如何溫柔地吹拂著大地
        而我疏狂的回信如下: 
        「這首詩在某方面還蠻切中我心的,就是那種反知識的味道。只是離開書房,卻要回歸田野,反而讓我有種被綁住的感覺... (覺得農人耕種土地是束縛的象徵。)而且好像有點被農工兵罵『臭老九』的革命氣氛,哈哈!」 
        我想學姐也不會怪我吧!她一向知道我的個性就是這麼機車,說話也這麼直接。我很樂意離開書房,卻不想去看一種更平淡的生活,如果要去鄉間田野看人家種田,我寧願待在書房裡,在知識的世界裡談論、遨翔。當然,這首詩是讓我感到很溫柔,很和平,但是在某方面也有點傷了我的心,因為我不屬於那個以平靜踏實為滿足的世界。而且,正好一天到晚,我的工作就是在談論詩藝與隱喻—這又有很糟嗎?是的,我愛大地,我愛自然,但一扯到田野跟書房的比較,就隱然有種極端浪漫主義者的評價在其中,好像田園生活才是實在的,談論只是無益又誤國的打屁,雖然也是這樣沒錯啦,不過,我就是不喜歡這種暗暗扁了我一頓的評價。要談論就滾去談論,不想談就回家種田,但如果田裡沒什麼新鮮事,我寧願奔向更野的地方,而不是詩人自以為是的浪漫田園。還有,順便承認好了,我覺得我根本無法跟農民對話,一來是語言不通,二來是沒有交集,所以,這種「聞多素心人,樂與數晨夕」、「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的知識份子田園美夢,對我來說,從一開始就是個屁。雖然不討厭陶淵明,不過本質上,我是謝靈運登山隊那邊的成員。一起縱走個十天半月,從山的另一邊冒出來,像山賊一樣把郡守嚇一大跳吧!哈哈~~ 
        And sorry,如果這篇文章令你覺得被歧視或不舒服,雖然我也沒那個意思,只是個人不喜歡田園。而且說句公道話,你又幹嘛要看我日記呢?(不負責任跑走~)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