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米巴原蟲

        昨天睡前跟老公撒嬌:「老公~你覺得我到底是心思細膩還是神經大條呢?」因為連我自己也很難搞清楚,好像有時候會細膩到不行,有的事又會徹底忘記,彷彿從來沒這回事。大概還是射手與天蠍持續戰爭的作用吧!
        老公想了想說:「你是中間偏大條。」自從有藍家割包的五種分類法(瘦肉、綜合偏瘦、綜合、綜合偏肥、肥肉)後,似乎分類什麼都變簡單了。像政治傾向(不涉及政黨),我就可以很簡單的說「我是中間偏左」,老公則是「中間偏右」。他似乎覺得「中間偏大條」還不足以形容,又補充說:「你只要吃飽就變高興了,根本就是單細胞生物,」結論:「你是阿米巴原蟲。」
        我覺得不至於如此吧,雖然很難反駁,於是又問他:「如果我是阿米巴原蟲,那L是什麼呢?」(L是他的好朋友,也就是在金岳瀑布裸泳的那位阿兩。)老公說:「L是真菌,比你的型態更原始。」我笑說:「我下次要告訴L你說他是真菌。」他說:「他搞不好聽不懂什麼『真菌』咧,還會說『什麼真菌?真英俊喔?』」哈哈,真的就像是L會說的話,好朋友之間就是這樣吧!
        老公的比喻真妙!其實回想起我們剛開始認識、出遊的時候,我之所以可以跟他輕鬆的相處,很重要的原因也在於,他沒有當我是「知識份子」,從一開始就知道我是個野人。他不會隨著我細膩的「鱸魚迴圈」打轉,而是丟出一把鱸魚愛吃的飼料,讓鱸魚衝過去吃,他就安全了。換言之,他會以他的幽默與自信,把我「神經大條」的那一面導引出來,而我又是轉移注意力之後就容易丟開手的個性,所以他算是很剋得住我。我一直很佩服他的EQ呢!還有,他其實能力很強,卻不逞強、不躁進,這點在山上最能看出來了。他會顧慮大家的安全,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但或許也因他是這樣,他身邊好像都是我們這種阿米巴原蟲、真菌類的親友,因為大家都知道有他在就可以放心。嘻嘻,好閃,跑回我的培養皿裡~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