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是互涉文本,還是純屬巧合?

        (以下全屬亂屁,請勿當作在談學術問題—雖然也沒人會看。)最近有些事促使我反省到,我的論文應該會面對的一個質疑,就是你怎麼證明A跟B之間的影響,說他們是互涉文本,而不是純屬巧合?A提到X,B也提到X,難道晚出的B就一定看過A,受他的影響嗎?好在我也不是那麼白癡,到這階段才想到這問題,從一開始,我的設定就不是論證「影響」是否存在,而是將A、B作品的互文性建構在讀者閱讀的層面上,A與B可能互不相識,但在讀者的心目中,因為兩人同題,A與B自然產生一種互涉的連結,是屬於同一個文學傳統。正好我也發現有這種互文性理論,可以支持我取巧的避開爭議。
        但如果撇開學術,問我個人意見的話,我反而覺得有些文本即使證據不明確,「影響」卻是確實存在的,只可惜這是來自「看多了各種文本的直覺」,無法就這樣寫進論文裡。除非是文學集團文人之間,或是像蕭綱公開推崇沈約、謝朓那樣明顯的狀況,我會更大膽的指出影響可能存在。有趣的是,因為影響很難論證,很多人索性對「影響說」嗤之以鼻。我看過一位小朋友大聲疾呼,為什麼他研究的對象是一對夫妻作家,老師就一定要他留意兩人之間有沒有影響,難道夫妻不能是獨立個體嗎?從字面上看來好像很有道理,當然,夫妻是獨立個體,問題是他似乎把性別議題與學術研究混為一談了。不論結過婚,甚至只要是親密的伴侶,如果兩個人都在寫作,除非他們有事先說好不看對方的作品,或是兩個人感情不睦,相敬如冰的話,坦白說,哪有可能完全不受對方影響?寫作的基底很大程度來自生活,而對方就是你生活的一大部分啊!就算不看對方寫的,日常生活中也會談談講講,觸發寫作的靈感吧!(像柯師、張師有約好不看對方的論文,但還是在聊天之際,張師把一個題目讓給柯師去寫了。其實朋友之間不也經常如此嗎?)在這種狀況下,硬要說兩人是獨立個體,論影響就是穿鑿附會的話,反而顯得不合常情了。
        話雖如此,我還是承認論影響很難,要很謹慎,話不能說得太滿。以促使我反省的事情為例,畢竟雖然有時候會懷疑:「這個算是互涉文本吧?」但又會神經大條的想:「算了,也許只是純屬巧合。」最有意思的狀況,應該莫過於真相其實是「純屬巧合」,自己卻做「互涉文本」的解讀,所引發的各種莫名其妙的詮釋,以作者兼讀者的立場,有意無意的誤讀。反之,如果真相是「互涉文本」,自己卻選擇「純屬巧合」而不管它,只從字面上理解,不也是一種故作天真的誤讀嗎?嗯,我開始可以理解為什麼有人覺得文學理論很有趣了,因為事實上就是會有這種依違於兩者之間,荒謬卻又自成一格的狀況呀!重點不在於別人的文本是怎麼來的,而是自己怎麼詮釋它—反正也無法向作者印證。
        更深一層,是「純屬巧合」是否存在的問題。為什麼這樣說呢?之前才提到,中研院老闆跟我舅舅在飛機上相識的巧事,我寫信給老闆提及此事,果然他回覆:「我也覺得很巧,不過偶然中似乎還是一種必然。」哈哈!一點也不意外,因為老闆是相信宿命論的啊!他覺得一切冥冥中都有安排。但這話題再寫下去,又涉及我還無法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不相信宿命的棘手問題,就此打住吧!不過,老闆常常做一些有宗教意味的夢,他覺得後來都會應驗或有所啟示,像是空海拿「文鏡秘府論」給他過目這個夢,害我笑了好久。所以,他上次說夢到我未來的小孩是他前世的舊識,也害我擔心了好久,希望這「未來」起碼不是在此生。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