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午睡醒來

        今天才寫了一點點,倒是陷入很長的午睡。其實,夏日午睡總讓我有種回到小時候,在外婆家樓上的感覺,童年悠長的日子,好像一切都是很安心的,外婆總是在家,花NO會嘿嘿嘿的跑來舔我們小孩的臉,把我們弄醒。吃了中飯,下午是省政信箱之類的無聊節目,大家就去睡,然後睡醒吃晚飯,飯後又看電視到夜深。在那時候,彷彿世界永遠都不會改變。
        長大後,也有一次類似的午睡醒來,讓我想起那個安穩不變的世界,而感到安全。好像自己仍然是個等著長大的小孩子,未來還有很長的歲月可以慢慢過。尤其是夏天,睡醒後仍是傍晚的陽光,更令人感到「漫長如永生」。(張愛玲形容童年的譬喻)然而畢竟已是重新建構的記憶了,那種安穩不再是真的如此,事實上,長大後的你也無法再安於日復一日相同循環的世界,一圈一圈在魚缸裡游泳。
        於是,你到處東奔西跑,海闊天空,你忘了兒時的閣樓,也忘了魚缸中的夏天。現實中,隨著眷村改建,外婆家早已消失,你已經沒有「故鄉」,更遑論這人世間的緣起緣滅,情隨事遷。今年過年只吃了年夜飯,初一就跑去非洲;明年,老公索性連除夕都不過了,說要在年前就一起去聖母峰基地營,反正據他估算,我若不去,也頂多只會在家寫三天論文。是的,這就是你想要的人生,不是嗎?能多遠走多遠,誰都別想束縛你,不是嗎?再加上有麥丁當「老教頭」,(山西話,類似孩子王帶大家做壞事的意思),在傳統面前替你撐腰,簡直不可能有比這更好的際遇了。
        然而,在午睡醒來的時候,有一段意識曖昧不明的twilight zone,因為相似的感覺,會好像回到從前那個封閉而隱密的房間裡,窗簾暗暗透著光,自己哪裡也不去,外婆就在樓下準備晚餐,你仍然是個孩子,什麼都不曾經過。就像李商隱燕台詩的兩句:「醉起微陽若初曙,映簾夢斷聞殘語。」已經是將盡的夕陽了,卻錯覺又回到一切的開始,朝陽剛昇起的燦爛時刻。在半夢半醒之間,真幻難辨之際,夢還沒有完全褪去,彷彿還可以聽到夢裡來自過去的聲音。不禁覺得,李商隱把這種中年人特有的心境寫得真好!並非嚮往回到過去,而是過去的時光似乎會用一種奇妙的方式來找你,即使你自以為不斷在向前看,自以為已經遠走高飛。於是你安穩的捲了捲被子窩好,就像小時候一樣,等著花NO來找你,等著下樓吃晚飯。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