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許褚的惶恐

        我今天在讀《互文性研究》,對啦,就是文學理論的書。雖然我也不想「淪為外邦某家某派在華(或該說在台?哈哈!)的小攤販」(見「一段撐腰的話,謝謝~」),但「互文」的觀念實在跟我論文關係太密切了,幾乎是不可能避掉的問題,就像爬山一樣,再怎麼為難,還是得從第一公里開始走。結果一開始就腦袋大打結,唉,為什麼我這麼笨呢?上天真不公平!純粹理論性的東西,對我來說真的好難,要想好久才能理解。後來睡了個午覺再看,有比較好一點,但還是有好多問題可以想,尤其是跟我們的文本加以印證、對照之後,假設的問題與論點更是源源不絕的湧出,簡直像地上莫名其妙湧出的寶塔一樣。(見法華經。對不起,世尊,我用「莫名其妙」來形容~但你不覺得這種出場方式太像無敵鐵金剛了嗎?)
        這讓我想到以前打三國志時,試著用智商最低的許褚來當軍師,看他會怎樣。有一定智力的文臣都會說「謹受命,必不負主公期望」之類的,想不到這遊戲有夠精細,如果是許褚的話,他會非常惶恐的說:「把這重責大任交給我,真的沒問題嗎?」被換下的軍師也會說:「主公的想法真令人難以理解。」我覺得要我讀這種東西,就像要許褚當軍師一樣。就是這麼笨,卻要面對那麼細密的思路...
        不過,也還是會覺得有趣啦!畢竟只要是新的事物,總是會讓我有一陣子熱度。就是會很高興知道更多以前不知道的東西,如牛頓所比喻,像是在海邊撿貝殼的孩子,藉著一個貝殼傾聽宇宙的聲音。其實,我也不是討厭文學理論,我討厭的是別人逼迫我:「為什麼不用那個理論呢?」「這是當代最流行的論述,你怎麼能不知道?」「不用理論就是沒有問題意識,毫無創見。」...理論本身跟我無冤無仇,討厭的是自以為掌握理論就比你優秀的人,強迫你也要走他的路。讀書這種事,不是應該快樂的在海裡游泳,騎著海豚跳來跳去的嗎?幹嘛規定大家通通在泳池集合,來個二十公尺大賽?所以啊,只要是自願的,即使自己只是許褚,也還是可以玩得很高興。重點還是在「自由」。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羲之換鵝圖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