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喵~我們可是北宋的貓呢~

        去年因找不到停車位而錯過了故宮的「北宋書畫展」。上週六因為下雨,又去了趟故宮,這次當然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距離上次去已經近五年了,故宮整個翻修一新,相當具有國際級博物館的水準,館內外國人的密度應該是全臺灣最高的。而且紀念品店也規劃得很不錯,看起來就是能大賺一票的樣子,如果我是外國人,一定會瘋狂採購!不過我最喜歡的書畫部分,覺得沒有上次看到的精彩。想當年我不知羞恥的大放厥詞,指東道西的妄加評論,真是不好意思。:)雖然外界常誤以為我們中文系包山包海,不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會題春聯、猜燈謎、嬰兒命名、奇門遁甲、風水命理...但實際上,關於文物,我根本一竅不通,還那麼敢講。好在這件糗事,在某種意義上應該算是已經被滅口了,哇哈哈哈~
        雖然展場中的書畫不如人意,卻在紀念品店看到去年北宋書畫展的說明畫冊,於是急著要找我媽說的,長得跟我們惶惶一樣的「富貴花狸圖」。結果卻發現一張可愛到讓人想尖叫的「猴貓圖」:
        除了大叫「好可愛!好可愛!」之外,夫復何言?活活的~活活的抱走!左邊那隻自由的還在喵喵叫呢!而之前我真的有看過這種新聞,就是一隻小貓是由猴子撫養長大的,猴子常常把他抱在懷裡。為什麼!為什麼會這麼可愛!圖後還有一篇文字,按照宋人的習慣,把貓稱為「狸奴」。這稱呼也好可愛喔!又讓我想到北魏太武帝小字「佛狸」,是佛前的一隻小小狸貓喔!
        然後是「富貴花狸圖」:
        惶惶!惶惶!是惶惶耶!為什麼會出現在北宋的畫裡?連鼻子底下有塊黑點都一樣。值得注意的是,他有用繩子繫上鈴鐺,大概是古人怕貓無聲無息的嚇到人,別忘了西門慶的兒子就是被貓嚇死的。(為什麼會小孩會放在地上被貓嚇,還涉及情色的理由。)所以北宋的惶惶是拖著鈴鐺走來走去的,真好玩。
        這篇除了鬼叫之外,可謂完全沒什麼內容。另外再附上前天在圖書館看到的日本文學史展中,一段關於《十二類合戰繪卷》的說明。這幅繪卷以漫畫式的筆法,將動物擬人化,動物都穿著袍子或盔甲,實在很好笑:
        「《十二類合戰繪卷》內容如下:狸貓自行前往參加十二支動物(十二類)的賽詩會(歌合),想成為判者(賽詩會中評判和歌優劣者),但是最後受到侮辱被趕回去。狸貓為了報仇,召集其他狸貓、熊、狼等同伴,和十二類展開大戰,狸貓一方一開始雖然暫時獲得勝利,但隨即遭到十二類上座的辰龍進攻,結果慘敗結束。最後狸貓出家,過著一邊打肚皮鼓一邊唸佛的日子。」
        哈哈,「一邊打肚皮鼓一邊唸佛」,真是太可愛了!展場還有一張圖也令我印象深刻,就是源氏物語繪卷的若菜帖中,因小貓剛好掀起簾子一角,讓柏木無意中看到三公主(女三宮)的那幕,相當有情致,「錦帷初卷衛夫人」...最主要還是有貓!而那隻貓也在他們的戀情中扮演一角,包括在第一次偷情的夜裡,柏木夢到那隻小貓對他喵喵叫,而深感不安。因為時人以為夢到走獸是懷孕的徵兆,而三公主後來也的確...呵呵...
        貓呀!為什麼你們的可愛可以如此震古鑠今呢!(完全沒有理智再寫下去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