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ust Another Mad Mad Day On The Road

2007.02.11  阿拉斯加景觀火車
        我也沒辦法解釋為什麼要在冬天去那麼冷的地方度蜜月,我們麥丁就是受到傑克倫敦的感召,「野性的呼喚」在呼喚他啊!我有什麼辦法呢?有趣的是,很多人聽到「阿拉斯加」,都會直覺的想成「拉斯維加斯」,還有學生大驚:「老師你們要去賭錢喔?」不,都說了連香腸都不賭的嘛!儘管堪稱「史上最冷之蜜月旅行」,(費爾班比漠河還北,這樣說並不誇張),當然還是玩得很高興,而且這種天寒地凍的景象,對生長南國的我們而言,是非常特殊、難忘的經驗,「異鄉」的感覺也特別深刻。雖然回來喊冷還被學妹虧:「就是冷才要跟老公一起去嘛!」...嗯...後生可畏...
        這張算是蜜月旅行中,我最喜歡的照片吧!趁火車減速時,站在車門口往前拍車身。此時時間並不晚,但因為白天短,夕陽已經出現了,把景物映照在車身上,像鏡子一樣。頗有點「日薄虞淵,寒冰淒然」的味道,而我們也正好在旅途中,在荒涼的冰原雪山之間奔馳。(說到奔馳,還看到兩隻麋鹿在雪地裡奔跑,其中一隻後腳竟然打滑,笑死我了。)不禁想起Rolling Stones的Moonlight Mile:
        "Oh I'm sleeping under strange strange skies
         Just another mad mad day on the road
         My dreams is fading down the railway line
         I'm just about a moonlight mile on down the road"
        不怕被笑話,其實...我一直覺得這首歌是我的主題曲,哈哈!就是很喜歡這種在旅途中的氣氛,尤其是這麼充滿異國風情的地方。而終點、鐵軌、火車這種明顯的人生象徵,格外讓人有種漂泊的感覺,好像離開了很遠,失落了很多,即使事實不見得是如此。
        我們這天的終點,是荒原中的小鎮塔基那。說是小鎮,也只有雪地裡散落的幾戶人家而已。晚上出去散步,沒幾步就走出了鎮外,再過去就是一片冰冷的黑暗。積雪很深,唯一的video出租店已經打烊,門口寂寞的亮著雪人燈。真的很難想像住在這裡的生活,"welcome to the wasteland"。半夜裡導遊來敲門,「極光突襲」!來不及一件件穿回所有裝備,草草披了外套,其實很冷的蹲在雪地上調腳架,還聽到貓頭鷹淒涼又有點恐怖的叫聲...(後來拍到最晚才走的團友還有靈異遭遇...原來樹林那邊是墳場...)ㄟ...這真的是在度蜜月嗎?為什麼不是在夏威夷海灘上浪漫的抱抱看星星,而是凍得快死的抱抱看極光呢?還可以看得出來新婚夫婿希望我快點拍完,哼,這件事一定要記下來。
        然而,不管多麼辛苦,反正到最後都成為值得紀念的回憶,人生嘛,千山萬水的,just another mad mad day on the road。
        那天晚上拍的極光: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