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竹林七賢公仔

        一向不給別人看我的初稿或筆記,因為總是充滿興之所至的白癡話語,後來都會被大刀一砍的。我將來也不想請助理幫我弄論文細節,我沒有以前老闆那麼強的心臟,可以把半成品讓別人看到。老闆曾說我很像他的小姪女(當時兩歲),不管別人問她什麼,或叫她表演什麼,她都會暗暗想好、準備好再行動。雖然我在別的方面是許褚型的,只有論文...寫好了也不准別人看,看了也不准當著我的面談,除非是不得不看不談的人。總之就是像貓咪扒沙蓋糞一樣,很想假裝沒這回事。這是什麼心態,我自己也不很瞭解,不過並非出於謙遜是可以確定的。
        剛才在從我去年寫的筆記中找材料,果然發現相當白癡的這麼一條:
        「庾肩吾〈賦得嵇叔夜〉,吟詠古人已經成為『賦得』的題目,既有人抽到嵇叔夜,應該也會有人抽到竹林七賢其他人,就像蒐集系列公仔一樣。」 
        這是什麼鬼?自己都覺得很搞笑。最好是有竹林七賢的系列公仔啦!嵇康應該是在打鐵,那向秀當然就是在幫他拉風箱,這兩個公仔可以組合。阮籍...大概是喝醉了在昏睡?劉伶在裸奔(十八歲以下不得購買),王戎在數錢,阮咸在彈他發明的「阮咸」,山濤...我真想不出他要幹嘛...嗯...接到絕交書在哭好了。然後消費滿77元就可以集一點,10點就可以換一隻,但不得挑選。不過這種大爆冷門的公仔,應該只能滿足中文系同學的變態趣味,而每天去便利商店買便當集點吧!
        當然,這條以後一定會被砍掉。但最近看到唐翼明先生的文章中,將《金谷集》的編成比喻為「這不禁使我們想起現代的學術討論會,大家在會上發表論文,會後很快就編成集子出版。」不禁覺得「咦?這種話可以寫進論文啊?那我也要!」如果可以的話,我就無須煩惱該如何措辭,為陳後主文學集團大翻盤了。其實我很期待自己的大翻盤之舉,但也是因為陳後主他們夠好玩。哼哼!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