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新增「樂記」說明

        好不容易學會加入影片,就把之前提到音樂的文章加上MV,獨立出來成為「樂記」。(不過對音樂的審美標準顯然離「那個樂記」很遠。)可惜奇摩不能直接放音樂,xuite音樂網誌那邊,因為是對朋友公開的,又不能寫太多私人的事。所以就暫時用youtube的影片連結吧!
        不過在搜尋的過程中,也順便看到了許多令人懷念,或驚喜不已的MV,好像情緒也跟著起伏波動。不禁覺得音樂這東西真是奇妙,為什麼它感人的力量似乎可以超越時空,是這麼強大的記憶線索?即使是很小的時候學會的歌,只要一聽到旋律,都還是可以唱得出來,也會跟著想起很多當時的事情。很神秘...雖不敢像陳昇一樣宣稱「我是音樂的俘虜,已經無處逃」(橘子鼓),但可以體會有時候會忽然被音樂抓走的感覺。大概因為我的生日是受天琴座祝福的日子吧,生日書上說的,說是會跟詩歌與音樂關係很深,而至少前者是說中了。
        我太愛哭,我的眼淚因而不值錢。然而今晚這麼多歌曲索命般一起來找我,就像在光明頂上忙著對付六大(還是八大?)門派的張無忌,反而呆住似的沒有眼淚。不過,也就一直有點呆住...我想起自己寫過的溫韋詞報告,關於夢憶與斷裂的,其實音樂也是一種與現實的斷裂,而詞又正好是音樂文學。有時真不得不掉進那個gap中,就像向秀的〈思舊賦〉是由鄰人的笛聲導入,也一腳跌入老人谷。但鄭老師認為音樂是向秀的入口與出口,我卻認為「書寫」才他的出口。因為「妙聲絕而復尋」已經是記憶與現實的重疊了,是鄰人的笛聲,也是已「絕」卻又再次響起的,記憶中的琴聲。如果不「援翰而寫心」的話,簡直沒辦法確認自己到底在哪個時空。嗯,向秀兄,我瞭解你的心情,不過我們寫完後就快走吧!天都快黑了,路還很長...而且明天還要寫論文,我先走一步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