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寫論文與坐牢孰勝?

        轉眼已到了六月中期末的時候,我離開學校已經整整一年了。這應該是我長大以後,甚至可能是此生中最宅的一年。在此之前,我一直過著眾聲喧嘩的日子,小時候家裡人多,少女時期跟朋友往來密切,後來又待過許多工作環境,教書時總是面對一大票學生,在中研院也是一堆「送往迎來」的應酬...
        而現在,我最常見到的人只有老公跟媽媽了。朋友中只有S學姐聯絡較密切。好安靜,再也不用費心塑造形象,奇裝異服的往講台上一站,非常「舞台式」的微笑一下,自以為是主唱那樣的湊近麥克風說:「好,現在來...」我從來就不是個夠格的老師,一直不認識也不關心學生,更別說跟他們打成一片,我只想拉開一定距離,享受他們在教學評鑑中「老師~我好喜歡你~好崇拜你」之類的評語。他們在作文中掏心掏肺的訴說情史,我卻超沒良心的說:「ㄟ...你們好多人把情史告訴我喔!這樣真的沒關係嗎?」嗯...而那種明星般的生活,現在是落幕了...其實我還蠻想念他們的,想念一些很好笑的事,或是年輕人特有的奇怪的煩惱。就像有人問王陽明說:「老師,我怕鬼,該怎麼辦?」一樣,也常常有人來問我一些我也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我也曾不小心觸發了僑生班同學們的鄉愁,害得大家看起來都很想家的樣子。這些點點滴滴,雖然身在其中時很累,但回想起來卻都令人懷念。
        現在實在是太安靜了,整個白天幾乎都不用說話,要不是一直在寫這部落格,我覺得自己快要罹患失語症了。除了論文,沒有什麼別的事能做,彷彿被封閉在巨大的腦海內的世界,跟外界一切人事無關,沒有聽眾,沒有社交,沒有意外的驚喜。而因為論文的制約,我也不能在平常日跑出去玩,或整天放任自己,(雖然這也是常有的事),就算不寫,也不能走。坦白說,我覺得好寂寞。可是這不是任何人的問題,純粹是專職寫論文的生活型態就是如此,要是我現在還在教書,此時正是期末地獄,我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進度。所以我也不是在不滿什麼,畢竟國家給我這麼多錢,讓我做我本來就要做的事。我只是...好想說話...所以在論文之餘,又一篇一篇的寫了這麼多日記,並不是希望有誰看,只是一種抒發。也許在先前漫長的人生中,我已經太習慣演戲、作態與被觀看了,一直致力扮演某種形象,都忘了後台的生活該怎麼過。我也太習慣有「對手」,(不是競爭對手的意思),有點不知道歸返內心之後該如何自處。
        今天早上一睜開眼睛,我就跟老公說:「今天又是寫論文的寂寞的一天。」尤其是...不覺得夏天已經來了嗎?耀眼熾熱的陽光,好想突然跑到海邊去,或是突然有什麼瘋狂事。當然,上週就有去海邊騎腳踏車,這週末也會去玩,不過,我的意思好像不是那樣。就是有時候會想打破常軌,越獄逃走。寫論文與坐牢孰勝?至少在今天,我覺得坐牢好像略勝一籌,因為不用動大腦,還有牢友可以講話。當然這也不是實情,但我好累,好寂寞。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