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喵個屁

        附近寵物店自己養著一隻貓,虎斑背、白肚皮,戴著紫色的小鈴鐺,常常像看門犬一樣坐在門口,名字就很平實的叫做「咪咪」。咪咪很愛講話跟撒嬌,每次看到她都不免要說上幾句,哈哈!有次我跟老公經過時,寵物店還沒開門,咪咪卻從旁邊防火巷冒出來,大聲的對我們喵喵叫,看來是昨天收店時被關在外面,在防火巷躲了一夜。這時,隔壁攤子的老闆娘也走過來,或許是怕我們抱走她,就一直要把她趕回防火巷:「咪咪,回去啦!老闆還沒來啦!」咪咪很不願意,也看著老闆娘「喵~喵~」的一直叫。結果老闆娘竟然罵她:「喵個屁啦!」我們只好忍著笑先走了。
        哈哈~喵個屁!喵個屁!一來是在於老闆娘也認真在跟貓說話,雖然有點粗俗,不過還蠻有力的。二來,強悍的老闆娘完全無視於貓咪裝無辜那招,(參見「史瑞克」裡的鞋貓與「貓狗大戰」中的俄羅斯藍貓),不因為她可愛就折服,撒嬌鬼咪咪遇到這樣的對手,應該也很囧吧!後來這句話老公也常用來罵我,當我開始煩躁變貓喵喵叫的時候。而且咪咪也因此被我們擅自改名為「喵個屁」:「我今天有看到喵個屁耶!」「喵個屁今天也坐在門口!」但就像「海邊的卡夫卡」裡寫的,貓不會在意被叫做什麼名字,若為了方便田中先生記錄,也不會在意被稱為「川村先生」,哈哈~
        住在中和也一年多了,我也建立起住家附近的貓際網絡。浪板上的珠兒、理查、肯,珠兒去年春天的小貓—貓球、貓蛋,秋天的小貓—小獅、小寶,是最直接「朝夕相處」,帶給我們許多回憶的。還有雜糧店的蘇洛(老公取的名字),真好笑,有一天我們忽然看到有兩隻一模一樣的蘇洛坐在店門口,才發現我們一直自以為認識的蘇洛貓,其實是不同的兩隻貓。哇~好像電影「頂尖對決」的情節喔!" The only thing we knew for sure about Henry Porter is that his name wasn't Henry Porter." (Bob Dylan 的歌詞)世事真有那麼眼見為憑嗎?這是蘇洛貓的教訓。另外還有花店的虎斑媽及其季節性推出的小貓,後陽台浪板的虎斑貓及其小虎斑們(其中一隻老公叫他斑腿,雖覺不是很好,卻也想不出更好的),中秋節時認識的,全身雪白的「玉兔」及其小貓「小兔」,讓人想到夏目漱石「我是貓」中,那隻貓以世故社交的口氣說的:「白先生喜得四隻如玉般的小貓...」玉兔跟小兔就是那樣的白貓。有時候出門一趟,一路上左右逢源,招呼連連,感覺真愉快。前天老公還說在土地廟前看到疑似「貓的集會」,因為蘇洛兄弟跟花店虎斑近距離的坐在一起發呆,就像以前在南雅漁村看過的情形。真好,真想跟他們一起坐著發呆。雖然貓們來來去去,但這世界因有他們而更美好。當貓出現時,整個世界的氣氛都不一樣了,因為是有貓的世界啊!
        我最喜歡模仿的,還是電影「我不笨,我有話要說」裡的那隻壞貓,故意告訴小豬,豬在農場裡的作用就是被做成火腿或培根吃掉,讓小豬大受打擊,再故作善良的舔著手說:「哦!我這樣說沒有傷了你的心吧?」等小豬哭著跑走,就面露微笑的躺在本來被小豬佔去的位置。貓真壞!可也因為這樣而好玩。所以,「喵個屁」這句話是個魔咒吧?只有不在乎貓咪裝可愛的伎倆,才能不被他們的壞心眼傷害吧?
        「喵~我沒有傷了你的心吧~」「喵個屁啦!」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