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也是會擔憂

        老公本來就預計要去兩次阿根廷,一次是他自己去爬阿空加瓜(南美最高峰),一次是跟我去旅行,到布宜諾艾利斯跟伊瓜蘇瀑布等地。但我堅持不能在明年春節期間去阿根廷,再怎麼說,在寫論文的最後關頭出國十七天,都太說不過去了,連我自己都會有罪惡感。所以老公決定那就他先獨自去爬阿空加瓜好了。聽起來很合情合理吧!我當然不會阻攔他,但也還是會合情合理的有所擔憂,理由也就是一般人能想到的那些。當然,老公是個非比尋常的強人,這個目標或早或晚都是要去實現的,而且以他的能力,我也相信他可以達成。雖然如此,說不擔心還是不可能的吧!畢竟那是世界七大峰之一的阿空加瓜呀!
        由此衍生而來的情緒是,其實也一直都知道,雖然不能說他不需要我,但沒有「那麼」非我不可。他太強大了,總是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神采奕奕的往前走。如果我能跟他一起,當然很好,如果我不能,他也不會為我停下腳步。就像他不會陪我拍照或逛街一樣,他不會阻攔我,但也會坦然的表示沒興趣,自己跑去看風景或做別的事。這樣說並不是抱怨喔!因為在某種程度上我也是這種人,而且我也知道,若非兩個人都能獨立的做自己想做的事,也能尊重對方自由的話,是不可能處得這麼好,以致走到結婚這一步的。然而,有時還是讓我有點傷感,覺得「因為彼此都是大人了,關係的形式才會是這樣吧!是付出過很多眼淚換來的成熟,而那些流淚的日子,都已經是逝去的青春了。」老公跟我都幾乎不會為對方流淚,因為老公幾近於從來不會說錯話,這一點真的讓我很驚嘆。你知道,年輕時大家都總是說錯話的,明明不是那個意思,說出來卻老把對方弄哭。雖然麥丁一再強調他的真誠,但不會說錯話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並不是他圓滑狡詐,我想,就是因為長大吧!
        所以我也明白,我當然不會是老公的世界中心,我也不會以眼淚去羈絆他的壯志。如果有一天我先死了,也會希望他再續絃,因為他是那種沒辦法一個人生活的男人。而我想,長大後會變成這樣,也是因為某種單一世界的破滅吧!會以自己的人生為重心,也因而瞭解對方以他自己的人生為重心,不再算計著誰愛誰多少,只希望彼此都能實現自我,幸福快樂。不像一般夫妻什麼事都開誠布公,我們始終都有很大一部份自己的世界,像對方到底薪水多少這種現實事務,我們都搞不清楚,(尤其是我都搞不清我自己的,因為有台大、世新跟一些「打零工」的錢,總是讓我很混亂。)更別說知道對方帳號密碼了。對方不在時,幾乎都不會踏入他的書房。也不需要定省對方的父母,平常就各自回家看自己的就好了,大節日才需要見個面。(像明天)莘瑜說像我們這樣的婚姻關係很難得,其實我自己也這麼覺得。不過在他決定要去阿根廷之時,我還是會明顯感到一種身為「家人」的聯繫,以及對於成長的感慨。〈孽子〉中龍子與阿鳳的傳奇,是不會安頓在現實生活中的吧!你不能殺了人還說是因為對方拿走了你的心,這種事是行不通的。我們都只是平凡人而已,該快樂的會快樂,該擔憂的也是會擔憂,世界不是繞著一個人打轉的,你也不比其他人特別。望著老公強大的背影,我不禁這麼想,卻又暗暗的有點不服氣,希望事實並不全然是這樣。:)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