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章太炎的書房裡為什麼會有鱷魚啦?

        哈哈,這件事是芥川龍之介在《中國遊記》中爆出來的,他去拜訪章太炎(因為習慣的關係,我還是稱他的號):
        「在章炳麟氏的書房裡,不知出於怎樣的趣味,有一只很大的鱷魚標本爬在牆壁上。在這間堆滿書籍的書房裡,這只不協調得有點離譜的鱷魚,令人感到沁膚刺骨的寒意。」
        一看到這個開頭,我就笑了出來,ㄟ?是「那個」章炳麟嗎?真想不到!可是,這又是為什麼呢?為什麼會在書房裡掛鱷魚標本?又是從哪弄來的呢?這跟他本人實在是個反差太大的印象,想到《國故論衡》再想到鱷魚,就止不住的覺得好好笑。
        另外,雖然這本書才看了一小部分,卻也打破我對芥川的既定印象。以前看他的小說,總覺得他是很敏感、纖細、陰鬱的那種性格,應該是挺孤僻的人。想不到在中國遊記中,發現他還蠻搞笑的,而且也有親密的朋友。這段後來,他寫到章太炎自己穿得很暖,滔滔不絕的對他闡述高見,卻完全沒注意到他穿太少:「而我...只是覺得很冷。」(笑)「我一邊洗耳恭聽著,一邊不時抬頭望著牆壁上懸掛的那只鱷魚,暗自思量著與中國問題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那只鱷魚一定知曉睡蓮的芳香、太陽的光芒和河水的溫暖吧?如此的話,對於我此時的寒冷,鱷魚應該最為清楚。鱷魚啊,被製作成標本的你真是幸福啊。請憐憫一下我這個還活著的人吧。」總之不管章太炎講什麼,他就是很冷就是了,還說這種傻話,哈哈!讓我意外芥川龍之介竟是這麼孩子氣的人。但雖然看似不同,其實也跟我的既定印象不衝突,就是有種異於世俗常理的天真。而且他最搞笑的地方,往往就是以其細膩的觀察,突顯出某種對比,讓人覺得「怎麼這麼荒謬」而笑起來。除了鱷魚之外,還有寫京劇名伶白牡丹「忽然挽起那大紅底兒上繡著銀線的美麗的袖子,俐落地往地板上擤了一下鼻涕」,也是這種感覺。
        其實,發現成見之外的另一面,是我覺得很重要的讀書樂趣之一。像總被認為火爆的張飛,竟然擅長工筆美人畫這種事,總是令我很開心。之前才讀到《晉書‧苻堅載記》的一段,大驚不已:
        「大宛獻天馬千里駒,皆汗血、朱鬣、五色、鳳膺、麟身,及諸珍異五百餘種。堅曰:『吾思漢文之返千里馬,咨嗟美詠。今所獻馬,其悉返之,庶克念前王,髣髴古人矣。』乃命群臣作止馬詩而遣之,示無欲也。其下以為盛德之事,遠同漢 文,於是獻詩者四百餘人。」
        ㄟ?這真的是那個帶著八十萬大軍攻打東晉,號稱投鞭就可以斷流的兇狠苻堅嗎?他的夢想竟然是想當無欲無為的漢文帝?哈~會不會差得太遠了點?不過真好玩,無論他是故作姿態還是真的想學漢文帝,看到他竟然挑這個對象來認同,還是覺得...嗯...人是很複雜的。方老師曾說蘇東坡會那麼崇拜陶淵明,是因為陶可以做到他永遠做不到的事,真的跑去歸隱田園。可以瞭解這種心情,東坡過著那種轟轟烈烈的人生,始終會嚮往有個可以休息的地方吧!可是以他的個性卻是走不開的,他就算被貶到黃州都還要揪人去遊山玩水。人生啊,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嚮往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生。
        所以,章太炎的書房裡會有鱷魚,應該也是有什麼理由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