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約法三章與聖人生知

        今天因為要查一段資料,又把世說新語拿出來翻,當然每次一翻就沒完沒了,看這也喜歡,看那也喜歡,看過很多遍的也不介意再看一遍。有兩段我覺得特別好玩的,一段是在排調篇:
        魏長齊雅有體量,而才學非所經。初宦當出,虞存嘲之曰:「與卿約法三章:談者死,文筆者刑,商略抵罪。」魏怡然而笑,無忤於色。
        這實在是虧人的經典啊!明明是笑他清談、文筆、商略一無可取,卻又說得這麼好笑,也難怪魏長齊不會生氣啊!不過我會特喜歡這個,卻是出於一種「真是大快人心!」的贊同感。因為啊,你知道,在我們中文系,隨便一腳都可以踩到無數自詡聰明的人,誰都可以開口就高談闊論、商略古今、舞文弄墨、出口成章,簡直沒有個平凡人了!有時候我還真厭倦這些,包括厭倦自己也身為共犯之一。所以如果真有這「約法三章」,大家豈不清淨省事?麥擱談啦~麥擱寫啦~違者處刑!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吧!又想到枕草子中,清少納言有位要好的男性朋友,一開始就跟她說他不會詠歌,叫她不要跟他來和歌贈答這套。可是她一時技癢逞才,還是送了一首過去,結果那位男士就翻臉不跟她往來了。我覺得我可以瞭解他的心情—就跟你說我不會寫詩了嘛!
        另一段在言語篇:
        孫齊由、齊莊二人,小時詣庾公。公問齊由何字,答曰:「字齊由。」公曰:「欲何齊邪?」曰:「齊許由。」「齊莊何字?」答曰:「字齊莊。」公曰:「欲何齊?」曰:「齊莊周。」公曰:「何不慕仲尼而慕莊周?」對曰:「聖人生知,故難企慕。」庾公大喜小兒對。
        今天正好寫到他們的父親孫盛,特別留意了一下這則,覺得好可愛喔!姑且不管齊由,只是想到齊莊明明還是個小孩子,卻講出「聖人生知,故難企慕」這麼成熟的理由,真的好聰明喔!難怪庾亮會大喜他的回答。其實這則的前一段也是記載齊莊回答庾亮,才七八歲的小人兒,就能引用詩經應聲而答:「所謂『無小無大,從公于邁』。」那模樣應該也是很可愛。而且啊,我覺得「聖人生知,故難企慕」,如果在當代已經是一種常識的話,這段其實可以跟王弼傳「聖人體無,無又不可以訓,故不說也。老子是有者,故恆言其所不足」互相發明,當作一個可愛的補充,把睡著的學生喚醒。(笑)不過好在我這輩子應該也不用教這個,實在是太累了!前年教過一次莊子就覺得夠了!
        其實庾亮自己的兒子也很可愛,「溫太真嘗隱幔怛之,此兒神色恬然,乃徐跪曰:『君侯何以為此?』」哈哈,唉喲,幹嘛一個一個都像小大人一樣啦!這樣問是要叫溫嶠怎麼解釋呢?「沒有啦...我只是無聊想嚇嚇小孩子而已啦...」,這樣嗎?反而顯得大人很幼稚,真好玩。
        嗯,還有禰衡當眾脫褲換裝,也是讓人一再回味的經典。不過老公買燒仙草回來了,就此打住吧!(一看到吃的就沒心情寫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