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high咖蘇東坡

        昨天旅行回來,正好看到關於「博鰲論壇」的新聞,說是博鰲在海南島。一提到海南,自然又會想起史上被放逐最遠的文人—蘇東坡。傳說島上還有他留下的「天涯海角」題字,不禁覺得這人還真是個high咖,只有他,才會把流放當成是校外教學那樣高興吧!以前系辦會議室翻修前,有一幅臺先生的書法,寫的就是東坡詩:
        「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妨長作嶺南人。」
        嘻嘻,果然射手座的臺先生也會喜歡這種調調吧!真是high到最高點。別的遷客逐臣在那邊「杜鵑聲裡斜陽暮」的時候,偏就有人在高高興興的大啖荔枝,看了都讓人擔心「吃這麼多不會流鼻血嗎?」這不禁讓我覺得,一件事的意義到底是懲罰還是經驗,真的是由自己決定的。在各種狀況下,都能找到生命中值得玩味的喜悅,這樣不是很好嗎?
        「沒有人不喜歡蘇東坡,至少我沒遇到過。」以前來中研院訪問的外國人說他最喜歡蘇東坡,我就是這麼回答的。去年古典詩詞選讀的學生們票選最喜歡的詩(詞)人,當然也是他。年輕學生們不太能理解李商隱那種性格,上完「落花」一詩後,還有人苦著臉特地來問我:「老師,為什麼中國詩人都要這麼苦?」雖然當時我解釋了一番,不過其實這也是我的疑問。當然蘇東坡也有傳統文人的問題,但不知道是不是個性太high的關係,最後他總是會找到出口。或許他比較符合我們這時代的價值觀,也或許他讓每顆困境中的心靈看到一絲曙光,告訴你不用在時空推移中感到孤獨,鶴道士會來找你的,而你終究會明白,你就是他。
        我還很喜歡蘇東坡的一點,是他看待回憶的方式。就像我用來寫在大學畢業紀念光碟上的那首詞所說過的,喜歡「記得歌時,不記歸時節」那樣,當回首過去時,只記得快樂的時光,不記得分別的傷痛。雖然這樣有缺乏教訓的危險,不過回想起來都很快樂的話,不也是很幸福的一生嗎?還有另一首我沒談過的〈和子由澠池懷舊〉: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
        我喜歡的原因是,前四句寫得非常瀟灑,先把人生放在一個更大的時空中來看,除了偶然留下的一些雪泥鴻爪之外,其實是匆匆走過,什麼也留不住的,人會死,壁會壞,這樣不是很悲哀嗎?然而最後兩句卻歸結於兄弟之間的回憶,問弟弟還記不記得那段崎嶇的歲月。這出乎意料的結句,讓人在荒涼的人生中,感到一絲溫暖。在人世間的漂流、別離、死亡、毀壞...之中,唯有付出過情感的記憶是抓得住的真實,即使是窘迫不堪的畫面,最終也成為值得懷念的記憶。而這種看待方式,有著瞭解人生本質之後的寬容,正因知道一切都將失去,所以更珍惜擁有(過)的。high咖之所以這麼high,不是因為他像「烏龍派出所」的阿兩一樣,天生是個動物性的無腦傢伙,我想應該比較接近「人生這麼短,玩夠本都來不及了,不要無謂的煩惱」吧!
        其實蘇東坡還有很可愛的一點喔!就是他的話常會說得非常滿,很有自信的樣子。像上週讀到的:「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賦詩必此詩,定非知詩人。」就引起後人很多爭議,東坡是這個意思吧?不,應該是那個意思吧?大概也是在他自信的話語前有點畏懼。(笑)還有:「古今如夢, 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歎。」這...連千古之後,後人會把他當成懷古的對象都設想好了,會不會太自high了點?可是,也就真的被他說中了,畢竟是蘇東坡,這麼聰明也讓人無話可說啊!
        我還是很想到海南島去看看「天涯海角」,雖然老公說,現在去海南島都是打高爾夫球或買春團。不過,想像蘇東坡站在海邊的畫面,還是會覺得很震撼,真的走了好遠好遠呢,不是嗎?簡直是放逐到世界盡頭。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也讓人有種很自由的感覺,想像他看到的是藍藍的海,吹著溫暖的南風。所以也跟著想去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本來面目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