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不會寫詩

        以前,不知道是出於哪門子的驕傲,大家都死也不承認自己會寫詩。而且只要一被虧是「詩人」、「文藝青年」,甚至是一句「文筆真好」,就會馬上翻臉。可能是身在學院派的環境中,大家都希望自己是理性而銳利的,不想被認為是被感情、感覺牽著走的人吧!尤其自己是研究詩的,更希望保持一種黑傑克醫生般的冷靜,可以精準的拿著手術刀去解剖詩,而不是也跟著詩人一起呻吟。
        可惜這不是真的。其實你早該明白,如果你不是那種性格的人,也就不需要這樣宣稱了,因為根本不會意識到這是個問題。本質上你跟蕭子顯也差不多,花開葉落、早雁初鶯之類的外物總是讓你「有來斯應,不能自已」。更糟的是,你的木星還是雙魚座,注定要在人生哲學這種大節上感情用事。你總是學貓咪哼哼來裝酷,驕傲的說「我不會寫詩」;然而事實上,你實在是受夠這春天了!為什麼讓人有這麼多話想說,藉以逃避自己理性的責任呢?在批判馮延巳「誰道閒情拋棄久」無聊的同時,你自己又比他好到哪裡去?
        之前寫在我們喜帖上的那些話,意外引起廣泛的迴響,許多人稱讚、認同或表示被感動到,不過,他們都認為那是一首詩。就連接我電話的張亨老師都順便跟我說:「妳的詩寫得真好!」我也只能笑著說:「沒有,那好像不是詩。」雖然它的確是分成了很多行,但不分行喜帖怎麼印呢?所以我還是堅持它不是詩,它不能是,也不該是。這種無謂的堅持,就像陳昇的「恨情歌」吧!情歌為什麼可恨呢?正因為受不了需要寫情歌的那個自己吧!軟弱、雜亂、受支配、需要出口。妄想只要戒掉詩與情歌,自己就會更自由,然而這「妄想」還是說個不停的話語,我想,閉上嘴的人才有可能真正的自由。
        你今天又一直在想跑到哪裡去,雖然再過十天就可以去南部爬山,五月又可以去馬祖。總之,你就是很不想寫論文,希望有點意外的新鮮事,讓你有種活得很熱烈的感覺。(可是同時也要注意到邊界。)其實這種想法真的很幼稚,連寫在這裡都有點難以啟齒,好像真的是「浮光掠影」中,張藝謀那段短片裡的孩子似的:電影放映師來到偏僻的小山村,孩子們都高興得又叫又跳,其中一個特別好奇,去觀察放映師的準備工作,一臉期待的等著天黑看電影。好不容易天黑了,燈光打起來,孩子們又興奮的在布幕上做出各種投影,那孩子還把雞丟起來,讓他投影,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然而還要等放映師先吃完飯。孩子不耐的盯著放映師在布幕後吃飯的投影,彷彿那就是電影似的,等著等著,他的眼皮越來越沈重....最後果然如我預料,電影終於開始時,孩子已經累得睡著了。看完後,老公和我都不約而同的覺得,這孩子還真像某人,(沒辦法,連自己都不得不這樣覺得),臉上不禁出現三條線...人來瘋、好奇、沒耐心、累了就睡,重點應該是那種只要過程好玩就好的任性吧!可是你畢竟也不小了,要是再繼續這樣任性下去,一方面也沒人要奉陪了,就算有,你也只是又拉一個人下地獄,這種事別再做一次了吧!另一方面,你的生活也老是被自己的任性弄得一團糟,該做的事不做,或是忽然丟下這個又去做那個,然後再寫這種日記罵罵自己,問自己到底要怎樣....
        所以,你真的很討厭像個「浪漫詩人」般的自己,你衷心希望把自己整理好,該做什麼做什麼去。然而,在今天這樣天氣還不錯的三月天,你仍然想帶著相機小D,突然跑到什麼地方拍照去。「恣意盲目的飛翔/躲在時間也停止的地方」,不用說,還是陳昇的歌詞。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