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少年阿賓的笑話及其他

        嗯...這個笑話要先知道「少年阿賓」是什麼,才會覺得好笑。可是我也不便在此解釋那是什麼,所以,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算了吧!
        今天早上剛好轉到某政論節目,不知道誰問了蘇俊賓什麼,他正在回答一些個人的事情。最後他總結說:「我要感謝PTT鄉民們給我的支持與指教,不過,請不要再叫我『少年阿賓』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ㄟ?(呆了幾秒)
        啊!(就是那個!)
        然後我就一直狂笑不止。這個,會講出來明明就是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吧!自爆這種綽號,到底算是困擾還是得意呢?哈哈哈哈!其實我還蠻佩服他的,雖然我也不是沒在「豁出去」的場合下說過一些話,但如果是上電視的話,我做不到。佩服佩服!甘拜下風!
        這不禁又讓我想到另一位我做不到的公眾人物,因為罵了髒話而可能回不了學校的那位。那時我也是想,這....髒話誰不會講,連我都不免有時會當發語詞,但他竟能講到連我還要別人說白了才懂,真是不容易啊!不過這件事也讓我有點感慨,如果早知道四十歲以後會因失言被逐出學術界,何必花那麼多時間唸博士班,乾脆都拿去玩好了。(這應該算是我自己對目前處境的感慨吧...可是,就算最後人都會死,現在也還是不能不管論文啊...)
        比較正經的另一件感慨就是,今天社會上在討論周美青是否應該辭職的問題。這個問題本質上就是我幾年前面對過的,現代女性該如何在自我與傳統社會的期許下做選擇。當年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自我,或許現在也還是。但周美青的問題比我複雜得多了,我沒有辦法想像如果是我,會怎麼做。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能瞭解到人生的複雜,很多事不是憑著一腔熱血就能解決的,也不是英雄兩槍殺死壞人這麼簡單。情感上,我真的很希望社會能放過她,讓她做自己,開出一個新的女性典範,這是多麼振奮人心的結局!可是正因我面對過同樣的困境,我很清楚知道這有多不容易。如果她繼續堅持做自己,我也很清楚知道她會遭遇到什麼,只是不知道她有沒有勇氣。這不禁讓我好想跑去抱抱她,跟她說「我瞭解...我不能為你加油或要你妥協,可是我瞭解...」(笑...真是感情用事啊!)
        我一直說不清自己的人生到底要什麼,但如果一定要我說一樣的話,我想那就是「自由」—雖然人生中沒有絕對的自由,但起碼要什麼或不要什麼,可以由自己決定,後果也由自己承擔。在某種意義上,我是「不自由,毋寧死」的。然而就像柯老師說的,有件非常諷刺的事:中國詩歌中最早出現的「自由」二字,是孔雀東南飛中那位婆婆說的:「此婦無禮節,舉動自專由。吾意久懷忿,汝豈得自由?」ㄟ....這個學術發現還真讓人有點囧....不過我想我現在是自由了,雖然還是有很多責任與壓力,但畢竟都是出於自己的選擇,沒別人可牽拖,只能抓老公出氣。(笑)再也沒有人對我有錯誤的期望,包括我自己;也沒有人再企圖指導我的人生,要我扮演不屬於自己的角色—以孝之名,以愛之名。所以,我很希望世上所有被別人價值束縛的人,最後都能自由,除非他們非要被束縛才感到安全。一起乘著塞倫蓋提的熱氣球,飛向遠方草原的盡頭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