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夫妻之間的一點事情

        呵呵,就說這件事一定要寫下來,沒想到我真的來寫了吧!早上老公在換衣服時,看到他穿著牛仔褲,但還沒穿上衣的性感身體,貓咪就從睡夢中驚醒,喵~的撲過去攻擊,就像「你知道穿黑內褲會有什麼下場」一樣,嘻嘻!不是因為我愛他才這麼說,老公的身材真是維持得很好,連一塊贅肉都沒有的那樣讓人驚嘆,即使去拍像三島由紀夫「薔薇刑」那樣的攝影集也毫不遜色。這也害我以前常被G虧,意指我只是迷戀青春健美的肉體。(笑,我可以說我不是嗎?)然而,在我接著提出希望可以拍他穿牛仔褲的半裸照時,他卻害羞的拒絕了。我不解,因為他也不是沒拍過泳褲照啊!那不是尺度更開放嗎?「給我一個理由,我就放過你。」我笑說。結果他的理由是,游泳穿泳褲本來就是正常的,但故意只穿牛仔褲感覺就有點猥褻。我覺得這個答案好可愛,其實一言以蔽之,就是在矜持啦!真拿他沒辦法。這個性感的形象只能悄悄放在我心中了。
        我在想,無論是夫妻或情侶,每段快樂的關係中應該都有很多這種瑣碎的小事,一閃即逝,「當時只道是尋常」的,因為太快樂,也就沒有特別去寫下來的。就像每天早上老公要去上班,我總是還在睡,(大概也只有這兩年如此好命,之前我也有上過8點的課),他就總是會來作弄我一下,像「hyrax公車」或「草履蟲」之類的,趁我睡得迷迷糊糊,無法反擊的時候。假日我們都睡很晚,有時老公會先起來,問藍貓公主要吃什麼早餐,他去買。「藍貓公主」就會哼哼的說,先幫我把五種配件拿來吧!順便考他一下是哪五種。有小皇冠、小項圈、小披風、小腳套跟小權杖。(不要問我為什麼,反正就是情人之間的耍白癡。)還有,老公非常重視兩個人要一起睡這件事,而我有時會著迷於手邊的事,一時還不想就去睡,他就會使出無辜小犬「寂寞抖抖」的絕招,我就會被他吸過去了。(好吧,我承認有時候也沒有,真對不起,我總是比較自私。)我們的棉被非常溫暖,是「婆婆」(還有點不習慣用這個詞,平常都是說「麥丁的媽媽」)特地去請人家打(棉花)的,雖然有時會互相捲被子,故意賭氣說:「我要請婆婆再幫我打一條自己蓋!」但現在春天來了,蓋棉被的季節快過去了,還是覺得有點留戀。老公很喜歡兩個人窩被窩的感覺,其實我也是,或許應該說誰不是吧?我喜歡撫摸他捲捲的頭髮,毛絨絨的,所以是捲毛犬,還有「捲毛犬專用梳」。也喜歡他可愛的小酒窩,常常忍不住要按一下。每天到了晚上七八點,我就開始期待他回來,聽到他的機車與蓋上坐墊的聲音,就知道是他了。有時我會跑過去整個黏住撒賴,有時也就是酷酷的說「老公你回來啦!」,還有時,我也在等他帶回來的晚飯。:)通常飯後睡前有一段時間,我們會各自做自己的事,他大多是打電動或看書,我則是整理照片或上網,其實我也很喜歡這種感覺,甜而不膩的兩人關係。這些都是看起來很平凡的小事吧!可是它的重要性就在於,你沒有辦法想像失去它的日子。這樣的說法好像很偏執,又是一種預支的快樂似的,有時也會害怕失去之後的悲傷。可惜我們人生在世就是這麼渺小軟弱,也只能「快樂就快樂吧!生命常有烏雲,輕聲的在我懷裡哭。」(陳昇「流星小夜曲」歌詞)
        為什麼好好的又說這些傷感的話呢?其實,自從前陣子不小心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之後,(雖然也是我自己好奇,活該),就像失憶多年的人一樣,忽然所有的事我都想起來了。我甚至覺得驚訝,是因為心理防禦機制為了保護自己,自動把那扇門關上的關係嗎?在過去幾年中,我就真的好像全都忘光了似的,好像真正的失憶症。不過想起來以後也沒什麼分別,畢竟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老公也不甚在意,因為他知道我現在愛的是他。(我真的很欣賞他這種自信與氣度)只是有點讓我不安的是,過去的我說了太多「永遠」,而不到一年,就自己毀棄了所有的誓言。雖然是對方先離開的,但那些誓言本來應該和在一起與否無關的,應該是永遠有效的。這讓我沒辦法解釋自己在幹嘛,即使這樣對大家來說都是最好的結果。或者應該說,我太震驚於自己/世事的改變了,而這是遲了好幾年的,後知後覺的震驚,對一切都沒辦法解釋,好像忽然清醒過來,發現「天啊!你做了什麼?」,可是早已沒有再說什麼的必要了。這不禁會讓我對目前擁有的快樂也很沒安全感,如果改變的力量是這麼強大,這些小事是不是很快也會被洪流沖走呢?而我還去寫它,不又像以前一樣,留下證據讓以後的自己傷心嗎?我還記得在當年某一封比較理性的信中,我已經預言到目前的狀況,知道自己終會成為一個遙遠而無意義的名字,也知道那時說什麼都只是盡盡自己的心。然而,對方信誓旦旦的回信說他永遠不會忘記我,不然他寧願如何如何的,而我也就相信了—戀人總是願意相信他們想相信的。而要是那個如何如何真的有實現,他現在也別在學術界混了吧...這也不禁讓我會想,都說成那樣了,也還不是這樣,我現在還敢再把話說得這麼絕對嗎?自己想下地獄就算了,幹嘛拉著別人也去?是的,我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我了,所以會擔心,將來我也不再會是現在的自己,或者,將來的老公也不再是現在的他。
        但也很矛盾的,就是因為人生如此無常,又如此容易遺忘,所以我還是很偏執的寫下這些生活中的點滴。如果沒有記錄,最後似乎就什麼都沒有了,雖然我現在也有點懷疑這樣是不是會比較好。就像我現在也會煩惱,如果我死了,日記、信件到底要怎麼處理?是像「海邊的卡夫卡」一樣,託人一把火全燒了呢?還是要留給誰呢?可是,十幾二十年來牽涉那麼多回憶,要讓誰來當那個決定日記要給誰的人呢?而且誰還會想幫我整理這些瑣事呢?看來自戀也有個限度,這一切最後也是只能隨我歸於空無。這樣說來,我在這世上所寫的,也只是短暫時光中的自言自語。一些小小的快樂,一些小小的傷感,然後隨風而去。到最後,不管寫什麼,為的都還是自己的心。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