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個人」

        日本平安朝幾部具代表性的女性文學作品中,提到人物總是不指名道姓,而以「那個人」、「那一位」來代稱。當然日文裡本來就有這種用法,不過我想這些日記的真實性應該頗高,為了不讓大家認識的人困擾,所以含糊帶過吧!(嗯,這種文學集團彼此知道身份的社交之作,也是我論文要寫的東西之一,尤其是前兩天發現徐陵大虧周弘讓的一封信,更是讓我深感興趣。我這外人能破解他們的祕密嗎?)另外,像在和泉氏部日記、蜻蛉日記中,男主角也只有一位,似乎也沒有指名道姓的必要。但我還是覺得這種稱呼很奇妙,以前也跟學長討論過,為什麼日文會用「彼氏」、「彼の女」這種泛稱(那個人/他、那個女的/她)來特指戀人呢?如果前提不是只有一個,誰知道那個是哪個?所以這種看似可指任何人的泛稱,其實有著微妙的認定與專一,因為心裡的寶座只有一個。
        不過呢,這種情形在源氏物語中就出現了大混亂,畢竟真實人生中很難永遠是同一個人坐在寶座上。在這部人物、情感關係複雜的巨著裡,原文中人山人海的「那男的」、「那女的」就讓後世讀者、譯者眼花撩亂,進而衍生出以居所、身份或特定事件等來為人物命名的共識。這讓我想到陳昇的「責任」(怎麼每次引經據典都引陳昇...):
        「假如你心裡只有一個人  我當然是你的唯一
            假如你追究孤獨的責任  那一定都是我的錯
            假如你心裡佔有兩個人  絕不要流露你的真情 
            假如你追究孤獨的責任  我希望還是我的錯」
        只能說,「那個人」的寶座不是那麼好坐的,坐上去的人就莫名其妙有責任。(這樣說好像曲解了陳昇的意思啊....)但陳昇以「責任」的觀點來詮釋,還蠻表現出天蠍座深情細膩的一面,讓我爭執的星星中的天蠍星們深表贊同,雖然同時射手星們也在取笑他們:「什麼責任啊!滾下寶座拍拍屁股走人不就好了?」因為他們是勢均力敵的三對三,所以還會繼續爭執下去吧!
        此外,時至今日,提到「那個人」,社會的共識已是「哈利波特中的佛地魔」,書中因為大家太害怕而不敢稱他的名字,只有鄧不利多跟哈利波特敢於說出「佛地魔」。在第一集中,鄧不利多教導哈利波特的話,想必讓很多讀者動容(這....引經據典引到哈利波特....):
        「叫他佛地魔,哈利。記住,永遠都要使用事物的正確稱呼。對一個名稱的恐懼,會強化對這個事物本身的恐懼。」
        「那個人」也因而成為隱喻「每個人心中不敢面對的恐懼」的符碼,或是一種威脅、逼迫的陰影。寫到這裡,忽然想到上次系版大論戰時,G一方面為了護衛我,同時也是基於他自己辯論的興趣,和學弟「大打出手」,其中一部份是把我的一些言行當成他們辯論的話題。我實在受不了,推文叫他們不要再討論我了,「我又不是那個人(佛地魔)!」結果被自己同學虧:「你明明就是那個人!」ㄟ....這場禍真的不是我闖的,人也不是我殺的啊!我只是脾氣比較壞一點,又比較任性一點,何況近年也已收斂很多了,怎麼會變成都是我的責任?
        不過我也不是不知自省啦,其實我心裡知道,有的人,我真的欠他們一個道歉。因為我的幼稚、任性、兇暴,還有很多很多惡行。因為妄想把目標不同的人納入未來,而白癡的把渾沌鑿了七竅,沒有勇氣去承認不同,沒有勇氣放手,都是因為我太軟弱,「那一定都是我的錯」。會建構理論或宣揚意識型態的人,通常都是感到自己受壓迫,例如沒有中共的話,也就不用刻意的強調自己愛台灣。當以前我感受到傳統婚姻模式對我的威脅時,(因為那不是我想要的未來),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就這樣走開,但是我沒有,我竟然希望有一種更高層次的東西可以說服對方,就像「愛台灣」。雖然對我來說,人生的一切都是經驗,我從不為過去後悔,但以「責任」的觀點而言,「我希望還是我的錯」。
        然而,為什麼我要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自己認錯呢?這樣有什麼意義嗎?嗯...我想「吾日三省吾身」的意義應該更大一點吧!(笑)時隔多年,我想以前的苦主(們)應該早就沒有人還在怪我,覺得我欠他一個道歉吧!不過人生總是要這樣總結一下目前的意義,才能更心安理得往前走。(自訂的莫名其妙規則)雖然看來有點自high的嫌疑,但這是我的日記,自high也沒礙到別人吧!
        最後想到一件事,應該說是我跟麥丁交往時期的對話:
        我:「奇怪,你為什麼不會怕我?」
        麥:「為什麼我要怕你?」
        我:「你不覺得我脾氣很壞又很情緒化,會讓你受傷嗎?」
        麥:「一開始會啊,可是現在我已經知道怎麼對付你,而且知道你是氣話就不會放在心上。」  
        我想我身上的「那個人」魔咒因此被解除了,因為終於有一個勇敢的孩子不怕「那個人」,敢於面對他,大大方方的稱他「佛地魔」。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