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魂留在大天池

        從蘭嶼回來已經十天,但靈魂好像已經留在大天池了。雖然該尚有幫我們做收魂的儀式,它還是應該寧願留在悠閒的「人之島」,不想回台北吧!麥丁說最懷念的是坐在防波堤上吃芋頭冰棒,看著八代灣夕陽的感覺。而對我來說,難忘的事太多,整體就是一個很異國文化的經驗,實在很難一一詳述。羊群在路上走,還會快跑閃車、爬欄杆、擠在岩石上躲雨....光是這樣的描述,簡直就像是夢囈一樣令人難以置信啊!更別提夜間觀察時,姆里塔竟能跟角鴞(嘟嘟嗚)對話、龍門港海面佈滿會發光的浮游生物、一連抓到三條海蛇,研究蛇的團友還拿起來繞在身上....這一切都是夢吧?芒草可以拿來做成詛咒的標記插在田裡、芒花可以吃(我還吃了)、「大葉雀榕」是罵年輕人徒有其表而無用的話(年輕人卻聽不懂,跟漢人一樣有傳統文化流失的代溝)、帶著鐮刀是為了保護小孩的靈魂(因為小孩靈魂會跟著父母出門)、從小打打鬧鬧、互相捉弄的玩伴,長大後才會成為互相談心的好友....在這島上的一切....
        總共騎著車環島了兩圈半以上,時晴時雨,在前一個村落才被淋成落湯雞,下一個村落卻又是曬死人的大太陽,叫人摸不著頭緒的神秘天氣。相機可以拍到許多美景,但拍不到的東西似乎更多。海邊的岩石上,羊群悠閒的趴著,看著海發呆。第一天看到時大吃一驚,到了第三天也就習慣了,大概是被這裡的海風感染了吧!路旁茂密的林投樹及棋盤腳下,其實也就是公墓,「不立碑,不作塚」,不遺留亡者的東西,雖說是源於懼怕惡靈的習俗,卻也有種順化流轉的自然態度。一個不去紀念什麼的島,空氣似乎格外清新。
        在島上,會明顯覺得自己是客人,要多多尊重主人家的一切。不過,面對異文化的衝擊,雖說想要很自然的表現出「本來就是這樣子啊!」的感覺,心裡還是會明確的感到不同。不想讓自己的心態像個獵奇者,卻又一直被超乎經驗的事物逼著發出驚嘆。尤其是上飛機前的「機場復仇記」。一個當地人拿著一把刀來找機場地勤尋仇,由於除了髒話用台語外,其他全文用母語,所以不知道他們的過節是什麼。中間有個女人擋著,企圖攔阻拿刀的男人。然而你一言我一語之中,男人忽然揮刀刺向那個地勤,是真的刺,不是作態,機場中的旅客都驚叫了起來,我也真的嚇到了—幸好女人擋著,沒有刺中。按照漢人的想法,應該警察會衝上前去制伏持刀者,用手銬把他銬住,帶回警局吧?然而並不。兩個警察出現了,沒有對砍人者怎樣,反而先勸那位地勤避一避,就把他帶到一旁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實在讓人很好奇啊!此時登機廣播響起,所有人幾乎都在第一時間站起來,衝向登機門,隱約聽到有人談論說是復仇,但還是不知詳情。想起該尚說的,島上有什麼衝突的話,如果談不攏就是武力解決了,大概是當地習以為常的文化,所以警察也不以為意吧?
        隨著飛機起飛,這個美麗的島嶼越來越遠,小小島上的復仇記,不可能被台灣媒體報導的,就這樣遺留在遠方海洋中。自成一格的人之國度,真希望她永遠這麼美好。因為,我們的靈魂已經留在那裡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