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性別成見

        在日常生活中,我覺得自己並不是個很man的女人,起碼大學至今,95%的時間我都留長髮;逛街購物時,總是對印花的、蕾絲的、有亮片或發光材質的衣服毫無抵抗力。唸的又是中文系,手上抱著裝氣質的古書也是常有的事。以前在某高職兼課,曾蒙學生評價為「溫柔婉約的氣質國文老師」、「國文老師是可以娶回家的那一型」。(大笑....倒不是我故意做作,回家再痛打玩偶,但我也一直覺得,那種外在的形象只是後天教育形塑而成,卻常被誤以為是你內在個性的表徵。)
        儘管自認為不man,然而我卻有兩大在性別成見上屬於男性的嗜好,一是登山,一是聽重金屬。愛好登山的理由說來話長,之前的日記也略有述及,就不贅述了。而後者呢,我想大家都同意,聽音樂這種事往往是很本能的,也沒什麼道理可言,只好歸為或許我有咬掉蝙蝠頭的潛在因子吧!當然這兩項活動也有女性同好,但有趣的是我在這兩件事上正面遭遇的性別成見,讓我意識到「原來性別真的是一種概念啊!」
        先說登山。十多年前台灣的戶外用品市場還不是很廣大,不像現在各種商品都很齊全。我首次去登玉山要買裝備時,整間登山友只有「一件」羽毛衣跟「一雙」登山鞋符合我的size,只好別無選擇的買了它們。是的,我人小志氣高沒錯,不過那時的登山用品大多數是以男性市場為訴求,女性的size已經很少了,何況還是女性中的矮小者。隨著時光流逝,這狀況已經漸漸改善,不過....
        前年,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忽然發神經說要建高山纜車,引起山友與環保團體的強烈反對,大家串連著發動一場遊行。當時我也在BBS上寫了幾篇長文,舉出纜車對於生態環境造成的破壞,號召網友參加「愛山林 反纜車」遊行。可能因為寫了好幾篇,網友們的回響與鼓勵頗為熱烈,令我十分感動是沒錯,但是他們的回應與來信往往是這樣稱呼:
        「S兄,你說得太好了!」「正如S兄所言,我們應該....」「辛苦了,S兄....」(S為我BBS的ID的簡稱)
        他們好像壓根沒想過我是女性的可能。這時我才發現,即使我在這版上貼了數年的相簿連結,也有很多人看了並與我互動,然而明明相簿中通常只有我與麥丁兩人,他們卻以為我是麥丁!這可能又是另一成見--愛好攝影者多數是男性。因為這種小事無關反纜車大業,我也就沒有特別說明,所以至今這個板的板友還是「S兄」長「S兄」短的稱呼我。這也就算了,後來我又在另一個站的山板回某網友的文章,貼出我們溯溪的照片給他參考,明明裡面我的照片最多,得到的回應還是:
        「多謝M兄!下雨後水位果然很高,我們會小心的。」
        ㄟ....反正不會認為我是三男一女中的那個女的就對了。這一切其實也習慣了,但奇怪的是,現實中爬山的女性也不算少,一個隊伍中也常有被稱為「X姐」的人,為什麼在網路上卻有這種先入為主的成見呢?
        再說重金屬。有在聽的人都知道,台灣的重金屬市場實在很小,要買唱片,除了去專門的小店之外,很大一部份是要向國外訂購,或是買二手的。有一次,我以email跟一位專在網路上賣二手CD的老闆約在捷運站面交,「貨」是兩張黑金一張歌德,都是我蠻喜歡的團。話說我在出口等了十幾分鐘,附近也有個男子在等人,但是沒有向我招呼,看起來不是賣家。就在我準備打手機給賣家時,忽然那男子從包包裡拿出CD來,封面正是TOT那張,原來這個比我還早到的人就是賣家!於是我上前招呼。從他臉上大驚的表情,我立刻明白:他沒有想到買家是女性(還穿著蕾絲洋裝),才會一直傻站在這那。果然,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之後,他還是忍不住問了:
        「這是你自己要聽的嗎?」
        「對啊!為什麼這樣問呢?」我算是明知故問吧!
        「因為從來沒賣CD給女生過...」老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妳喜歡金屬喔?」
        「TOT的主唱不也是女生嗎?」我說。
        「也對啦...」(但是感覺得出這理由並未讓老闆釋懷。)
        反正就是這麼回事。我是女生沒錯,可是會喜歡重金屬我也沒辦法啊!即使註明性別,也還是不免成見。在我的重金屬分享部落格中,個人資料寫明是「女」,還是有網友留言調侃:「根據以往的經驗,會聽重金屬的女生大多是暴龍型XD,開玩笑的....」哈哈~於是我想像一隻有氣質又適合娶回家的暴龍,正在隨著主唱含滷蛋般的嘶吼甩頭....
        其實這些成見都不會讓我生氣,只是覺得很有趣,因為自己剛好位於成見之外,而能清楚看到我們人類的侷限。我想到「屋頂上的提琴手」,一開始唱出一個充滿成見的世界,什麼事由爸爸做,什麼事由媽媽做,一切都是「根據傳統」。然而最後三個女兒分別嫁給了異族人,甚至異教徒,老爸爸信仰的世界完全被顛覆了。當然我的情況還不至於此,應該也還談不上「歧視」。不過我也得承認,在以男性為主的範疇中,有些事的確比較辛苦。像登山,我沒辦法背得跟男性一樣多,走得跟男性一樣快,有些長程縱走我就是沒辦法去。也曾有走不動而讓男性幫我背東西過,在山上極端的狀況,真不是「女性同胞要爭一口氣」所能一言以蔽之。男性的登山文化常常是以「趕路」、「攻頂」為中心,瞧不太起把兩天的行程排成三天,慢慢晃上去的人。有時坐在路上休息還會被經過的山友取笑,或「好心」的鼓勵你別摸黑。(問題是誰會想摸黑呢?)一個肉腳的女性身在其中,常會覺得很挫折、自己能力很差。又像金屬板,大多是男性網友在對話,為了符合某種重金屬的氣氛,常常口出穢言或不甚客氣。而前幾次來台的金屬團演唱會,據說觀眾席上菸酒滿地,又或是會玩推人的遊戲,以此為樂。我喜歡重金屬沒錯,可是這種衍生而來的文化,我真的無法參與其中。我就是很討厭講話沒禮貌的人,討厭吸二手煙聞二手酒,更討厭跟一堆人推來推去。也許看在男性樂迷眼中會覺得「這哪算喜歡重金屬?一點都不high!」但說真的,我就是寧願像聽古典音樂一樣,在家裡開著音響,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甩頭。(笑)為什麼登山一定要競爭?為什麼聽重金屬一定要很high?或許我「成見之外」的女性立場,也正好可以提出一種相對於男性文化的對照吧!
        最後我想到網路上流傳的一則「腦筋急轉彎」。一個卡車司機載著兒子送貨,結果出了車禍,卡車司機當場死亡,兒子被送到醫院急救。而當外科醫生一看到他,卻立刻驚慌大喊:「這不是我兒子嗎?怎麼會在這裡?」
        這是怎麼回事呢?
        想好答案了嗎?
        我要說了喔!
        因為「卡車司機」或「外科醫生」其中一位是女性,是兒子的媽媽。
        你突破性別成見了嗎?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