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年重聚

        借用一下陳昇演唱會的標題來做題目。最近由C發起聯絡大學同學的活動,終於在新年收到了畢業十年之後的第一份通訊錄,共找到24人。突然意識到十年就這樣過去,其實還蠻有感觸的。CC是我大學時喜歡過的男生,如今已是髮線大幅退後,即將當爸爸的人了,當年再怎樣,現在實在也已是「淚亦不能為之墮,心亦不能為之哀」了啊!(笑)有趣的是,十年前我還曾寫過一篇短文,想像十年後再與他重逢的情景,想不到人生的嘲諷這麼快就應驗了,完全不是當初想的那麼回事。主要是那時我沒意識到,長大以後的我們將不再是「個人」,而會進入一種社會化的情境。大家會若無其事的打哈哈,與對方的配偶小孩寒暄,那種「一生大笑能幾回?斗酒相逢須醉倒」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陳昇的歌詞說:「我們常常說,以前的日子好像都比較快樂。」我的確想到許多大學時快樂的事,像是常在S君宿舍喝酒談心、澎湖之旅從西嶼飆車回馬公,烏雲中神光四射的傍晚、畢旅時坐在遊覽車第一排,看著明亮的公路在眼前延伸開來...不過身在其中時,倒不都是那麼快樂。反而像是身在一團迷霧之中,太年輕了,不知道自己真的要什麼,就算知道,也不知道怎樣去得到才是最好的方式。但我仍認同陳昇的話,為什麼?因為「以前」的某種心情狀態,都是會隨著年齡逝去的,一旦逝去,就再也不會復得,所以會變成一個遙遠的圖像,讓人覺得懷念。再過十年之後,我也一樣會懷念現在吧!不再迷路之後,會疼惜起年輕時迷惘的自己,想念那時只看到眼前的單純。學長以前上課時,曾用「懷念」的觀點來解釋阮籍的「噭噭今自嗤」,「嗤」並不是真正的不屑或好笑,而是對過去流過的眼淚、疾呼過的真理,在「怎麼這麼傻」之中,有種懷念的感覺。我還是很贊同這種解釋,也很能說明我現在的心情。
        雖然不知道之後的同學會,我會不會剛好有事不能去,但可想而知的是,即使去了,在短暫的聚首之後,大家也依然是「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各奔前程。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總是會想見到故人?即使很多心裡話也不會再說,為何又要執著於知道故人是否安好?只是因為人生的長途太荒蕪,所以需要依偎著一些情感的溫暖與火光?就像上次我摟著喪父哭泣的J,自己也跟著哭了,因為人生有太多普遍性的傷痛,是同年齡的我們會相繼遇到的,所以有時要交會在一起互相打打氣,交換一些同情共感的瞭解。
        2007年的最後一天,在庫哈諾辛山,我終於承認自己意志薄弱,無法鞭策自己忍受痛苦以完成目標,而在半途不到決定下山。長期以來,我一直不想承認這點,總是認為是體力不足,但現在我知道了自己的缺陷與渺小。其實我是吃不了苦的,所以在過去十年內一直讓別人吃苦。我沒有好好為學業付出,只是憑著小聰明獲取利益。也沒有好好為我所愛的人付出,因為到頭來如果要犧牲自己,我就會退縮。其實我根本也沒什麼目標,一天到晚只是想要人生「好玩」,東晃晃西晃晃的,但不管玩什麼,一旦要付出努力以進入專精領域時,我又會覺得不好玩而放棄了。問題是我一直沒認清自己,還以為自己很努力,所以常常會因為偷懶而有罪惡感。想想我到底要什麼呢?新奇的經驗與總在異鄉醒來的人生?相較於同學們在各行各業的工作,與各自穩定的婚姻、家庭,我雖然也結了婚,算是個大人了,但好像還是一直沒有安定下來,(不是指感情方面),仍然討厭「平凡的幸福」這句話,當然平凡有它的幸福,但永遠的平凡就只是個泥沼而已。我想要像昨天一樣,在大太陽的南部小鎮間奔馳,找一條其實還不完全存在的快速道路,在公路旁看鹽田裡的海鷗們覓食,陽光照得鹽田閃閃發光...儘管知道追尋感官經驗的新鮮,而沒有昇華到更高層次的話,終有玩膩的一天,但不知道我此生會不會遇到這天。
        也許是自己這種特別幼稚的個性,似乎隱隱然已和故人們走上不同的道路,或許是我比他們慢一步吧!還沒有正式踏入社會。但重新和他們有種情感上的聯繫,坦白說我還是很高興的。相忘於江湖也很好,能再重聚也很好,總之大家一起度過了一些時光,無論是笑是淚,總是令人珍惜的回憶。其實我也不是像G所說的完全不念舊,只是時移事往,如果不再能自由的說些什麼,與其像路人一樣寒暄,倒不如一城風絮,滿腹沈默。
        更早之前,我想寫一個題目「情歌與sweet lies」,但可能會引起麥丁誤會,所以就沒有寫了。我想說的大概是,回憶這種東西就像情歌一樣,信誓旦旦的被封印在旋律之中,即使在當時就知道"It's just a sweet lie'',人們仍然願意相信世上有些不變的東西,願意相信情隨事遷,回憶卻是永恆。多年以後,再聽到同一首情歌時,你仍然會為那段誓言感到悸動:
        Time may change my life                          
        But my heart remains the same to you            
        Time may change your heart                        
        My love for you never changes
        當年的團都解散了,吉他手也死了,然而在那一瞬間,你卻依然覺得它是真的,甚至仍然覺得 "But my mind is still in chaos, and..."    即使它早已隨著時光真的成了sweet lie。某個意義上的你渴望聽到來自過去的聲音,跟你說「在那之後,我...」,但另一部份的你卻也希望那聲音永遠沈默,讓那謊言永遠存在,以免被一個邋遢的中年歐吉桑或歐巴桑笑說:「你還記得啊?當年那些傻事我早就忘光了....」
        因為,你是那樣愛著回憶裡的自己。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