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Vocaloid 推歌向剖析 】十七才/一二三


歌曲

(擷取自: https://youtu.be/8Ouug7zCS2s)

 「在這樣下去的話、就要變成大人了啊。」作者下的歌曲註解。 
 
  十七歲,一個騷亂的年華,開始理解了世界再也不是那麼的單純的年紀。開始意識到就連「說謊的人就會受到報應」這句話或許本身就是一種謊言。在經歷了許多惡意之後,認為自己心早就變得矛盾而醜陋,早已與以前所受到的教育背道而馳。
  一二三(一個名字簡單到不行P主,但我推爆) 筆下敘說著十七歲少女的心事。這曲算冷門,由初音未來所唱,niconico上再生數只有五萬,卻是我最喜歡的歌。
他設計了一個月台作為演繹著故事的舞台,少女站在月台上究竟想的是什麼?
願意停留的過客不妨坐下聽聽,一起欣賞一下一二三的細膩心思與曲風。
甚至順便陪我思考一下,如何去好好剖析這首歌背後要表達的故事。
 
◆歌詞翻譯
當察覺的時候   就再也不是個小孩了
卻無法像大人般 狡猾的 四處漂泊著
「如果對誰說出   說謊或是背叛的話
終有一天會   報應會回到自己身上的   請記著這句話」 等等
理應被教授過的道理邊緣   滲透出了違和感
一旦在飄舞著各種聲音的世間  找的出謊言的話
究竟是為什麼呢?   若盡是聽大人  所言的話
會變的不幸的這種感覺   就會持續著下去 (就會不斷感覺自己逐漸變得更不幸)
若是如此的話  我好想越過這條白線
本應將我的未來   奪走的列車   逐漸遠去
「如果沒有被拆穿的話大家都會變得幸福的吧?」
「若是先欺負別人那被欺負的就不會是我對吧?」
「脫口而出的流言緋語是止不住的對吧?」
「確實如此……這世間不就是長這樣的嗎?」 等等
當察覺的時候   這醜陋的感情   已經沾染上了心靈
連被教授過的道理   也想不起來了啊
到底是為什麼呢?   若盡是模仿大人   所做所為的話
似乎會奔往不幸的末路   我有著那樣的預感
但若如此的話   那麼究竟該去模仿誰去活著才好?
即使如此如今依然   無法跨出那條白線   俯首不前
即便是大人肯定是如此在這世間
歪著頭納悶地長大的吧
所以 才把這偏斜的視野中映出有關我們的事物
當作「錯誤」來責罵
究竟是為什麼呢?   若盡是聽大人  所言的話
會變的不幸的這種感覺   就會持續著下去
若是如此的話  我想要跨過這條白線
能夠改變   我內心想法的
絕不是非是下一趟   列車的目的地
而是我自己
-------
 ◆歌詞剖析
--三段副歌的變化的兩種解讀結局截然不同--
『理應將我的未來奪走的列車逐漸遠去』
『即使如此如今依然無法跨出那條白線俯首不前』
『能夠改變我內心想法的並非是下一趟列車的目的地,而是我自己』
1. Bad Endding:在畫面的引導下一般人認為的結局,第一、二段副歌沒有勇氣臥軌看著列車而過,第三次決定好好鼓起勇氣縱身一跳。
2. Happy Endding:「將我的未來奪走的列車」雖然用字強烈但並非真的想尋死,「列車」開往的是「無法自行決定的下一站」這種被迫順著軌道走的單調人生,所以才會認為列車將他的未來奪去。第三段的歌詞是選擇了自己好好的面對內心想法,放棄了既定的軌道。
  我個人偏向第二種看法,因為其中歌詞有一段『即使是大人肯定是如此在這世間,歪著頭納悶地長大的吧,所以,將這偏斜的視野中映出我們的事物,當作「錯誤」來責罵』,或許無意間成為了大人的我們,以偏斜的視野看待了畫面中十七歲少女的選擇,才會覺得她想要去尋死吧。或許她只是在人生的交叉點排回,最終走出了這個既定目標的月台,這是我最能夠接受的解釋。
--白線與黃磚位置似乎是相反--
  從畫面中可以看到白線與黃磚位置設計與一般的車站月台是相反的,這應該不是偶然的作畫失誤。就以畫面中來講,十七歲少女站在這個「黃線內」規範中的位置,也就是白線與鐵軌之間,反而卻是最危險的地方。前方左下角的「あしもと注意 」小心腳下又是只有觀眾視角看的到,不知道是寫給誰的卻不須講出來大家都知道的可笑規範。
  似乎就是在暗示著,身邊教育過我們的事物,在社會競爭中反而派不上用場,反而讓我們被規範在一個最危險的地方,往回頭走並「跨出白線」的行為卻是安全的。不跨出白線的人們,或許少數早已被擠下軌道,但大多數也不會怎麼樣,就只是同大多數人隨波逐流繼續生活而已。
◆ 個人省思
『這個世界只想教你當個發揮善意的人,卻沒有人真正能夠教你如何去面對惡意。』
『社會總是希望你當個循規蹈矩的老實人,要你陪大家一起埋頭苦幹,而實現夢想的路需要的卻是完全相反的人格特質』
『一昧地活在別人眼中,會迷失自己;一昧地模仿別人,會讓自己傷痕累累』
『模仿著、成為眾人的一部份,或是成為自己?其實無論怎麼樣,都沒有錯』

#歌曲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