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

分享

《後真相:真相已無關緊要,我們要如何分辨真假》

粉絲 古巴 川普 喬治 瓦納
一本川普粉絲讀了會很不爽的書 XD
作者認為「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是進入「後真相時代」的指標事件。雖然書中舉的多是國際案例,但對照臺灣今年來政治環境也是滿滿地即視感。

後真相是什麼?

根據《牛津辭典》,「後真相」(post-truth)定義為:「訴諸情感與個人信仰,比陳述客觀事實更能影響民意的種種情況。」
簡單來說,即是為了現實的政治附屬目的,認為感覺比事實/真相更正確。美國總統川普的言論相信大家有目共睹,在這裡不多加贅述。
不過問題不僅在於特定信念的內容,而是貫穿這些信念的想法,也就是抱持一些事實比其他事實更重要的態度,以個人私心來決定是非黑白。
後真相並不是主張真相並不存在,而是比較貼近另一種狀態,即事實沒有我們的政治觀點來得重要。
後真相等同是一種意識形態霸權,以此手法來迫使別人相信某樣事情,無論是否存在良好的佐證。這是政治支配的一個秘訣。
在一個政治人物可以質疑事實並且不用付出政治代價的世界裡,後真相比任何一個人都要大。
談到這裡,有必要給真理/真相一個最起碼的定義。我們僅需要以陳述與現實的契合程度來判斷其真實性即可。

後真相的起源

「川普當選」或是「英國脫歐」並不是形成「後真相」的原因,而是結果。後真相生成有其歷史脈絡,主因有:
(一)否認科學。
最早起源於菸草工業,當時科學已證實吸菸與肺癌的相關性,菸業為了保護自身利益,開始資助對自身有利的科學活動,培養能為自己發聲的科學家,大量刊登廣告宣傳,營造出吸煙致癌尚未成為科學共識的假象。
「懷疑是我們的產品,這是與廣大群眾心中的『事實』相互競爭的最佳手段。」
同樣的伎倆在演化論、疫苗接種以及全球暖化的議題上也同樣有效。
(二)確認偏誤。
「只有在剛好符合自己意願時,人們才能預見未來,當事實難以面對時,即使明擺在眼前也會完全遭到忽略。」——喬治﹒歐威爾
在後真相時代,很多人在形成自己的信念時,似乎並不依循正規的推理過程,也沒有以良好的證據標準為依歸,而是跟著自己的直覺走,甚或是同儕的直覺。而當我們眼前的資訊告訴我們,之前信以為真的事其實是假的,這時會發生什麼?這會造成心理緊張。我這麼聰明的人怎麼可能會相信造假之事呢?這樣的心理緊張通常透過改變自己的信念來化解。
重要在於改變的是哪個信念。
當我們感到心理不適時,就會有動機去找一種不會威脅到自我的方式,來降低這種不適感,這可能會導致整個人往非理性調整,讓我們的信念去適應我們的情感,而不是說之以理。
確認偏差的觀念似乎可以讓人直接想到動機推理,因為通常我們有動機去捍衛我們的信念,會去尋找證據來確認其正確性。
動機推理是一種心態,我們自己願意(也許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根據我們的觀點來塑造我們的信念,而確認偏差則是達到這個目的的運作機制,是去詮釋資訊來使其符合已有的信念。
關於確認偏誤本書只是概而提之,市面上有更多詳盡探討的書籍。
(三)傳統媒體的式微。
媒體也曾經有過輝煌的時代,百家爭鳴之後為了提高獲利各出奇招。原本新聞是電視台最不賺錢的項目,配合時代背景開始加入政治評論,逐漸有了特定的政治立場。這些都在強化觀眾的認知偏誤,同時,事實與觀點的界線開始模糊。為了廣告收益,相較於事實媒體更喜愛爭議。
媒體碎裂化、資訊偏差、客觀性衰退在社群媒體時代似乎只有更為加劇的走勢。
(四)社群媒體興起與假新聞問題
社群媒體創造了「資訊孤島」,類似於我們所說的「同溫層」,為了避免認知失調,不讓自己的信念受到衝擊,社群的演算法或是人們主動進行追蹤、刪除等方式創造出一個只說我們想聽的媒體環境。
網路讓取得新聞變得容易和便宜,也讓我們變得懶惰。我們自覺有知的權利,但這也削弱我們批辦思考力。這是一股助長假新聞捲土重來的力量。
對於假新聞作者給予的定義:假新聞不僅是一則錯誤的消息,還有刻意造假的成份。這是基於特定目的而創造出來的。
假新聞的危害不單單只是分散現代人的注意力而已,在社群網路尚未興起的年代,假新聞可是曾經引起美西戰爭的。
1898年,美國海軍戰艦「緬因號」在古巴哈瓦納附近爆炸,造成250多名美軍死亡。原因一直不明。但是,黃色媒體妄下定論,表示這是西班牙人造成的。「緬懷緬因號」成了黃色媒體的口號,推動輿論走向戰爭。
資訊的數位工具可以用來傳播謊言,但也可以用來傳播真相。如果我們有值得爭取的理想,那就要去爭取。如果我們的工具被用作武器,那就去把他們拿回來。
對抗假新聞,我們可以這樣做:
  1. 尋找版權。
  2. 以多個新聞來源來驗證。
  3. 評估報導這則新聞的媒體信譽(例如,他們成立多久了)。
  4. 尋找發布日期。
  5. 評估作者對該主題的專長。
  6. 自問:這符合我先前所知嗎?
  7. 自問:這看起來符合現實嗎?

我們如何對抗後真相?

作者認為,後真相的危險不僅在於放任我們以觀點和感覺來塑造對事實和真相的認識,而且這樣做還會讓我們陷入脫離現實的風險中。個人認為後真相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創造現實」,在從前這可是只有國王這類的掌權人才能擁有的力量。有些學者認為「後真相」可能是獨裁政治的前身。
這是危言聳聽嗎?希望是,但光是希望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創造另一個「真相時代」的現實與之對抗,對此,我們該做以及能做什麼,在此引用書中文句共勉之。
除非我們願意,否則我們既不會進入後真相,也不會進入前真相。後真相並不關乎現實,而是關於人對現實的反應。一旦我們意識到自身的認知偏差,就等於是處在上風,得以伺機擺脫。如果我們想要有更好的新聞媒體,那就去支持優質媒體。如果發現有人說謊,可以選擇是否要相信,並且加以挑戰。在這個有人試圖遮蓋我們眼睛的世界,仍是由我們來決定要如何應對。一如過往,真理/真相仍然很重要。我們能否及時理解這一點,也是取決於我們自身。  
#粉絲  #古巴  #川普  #喬治  #瓦納 
分類:生活

閱讀,是心靈上的旅行;旅行,是身體上的閱讀,身體和心靈必有一個在路上。

評論
上一篇
  • 【讓寫作僅僅是寫作】|《寫作課:一隻鳥接著一隻鳥寫就對了!》
  • 下一篇
  • 【讀後感】〈拳王與學霸〉|《一本搞定K書、考試、時間管理的學習聖經》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