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夏宇詩選

乘噴射機離去  
總會遇見這麼一個人的有一天
隔鄰的桌子 陰暗的小酒館
陌生的語言當中
筆直的對角線 分別屬於
完全相反的象限 有這麼
一個人 放下行囊 耐心的
用餐巾摺疊船隻
和女人 非常之
精緻無聊的餐巾
這樣一個人
和我
沒有任何明顯的理由
在同一個屋子裡
傾斜的影子遠遠的
守著,在偶然的移動間
會合,落在一個
羅馬尼亞人的皮鞋上
羅馬尼亞人的胡疵像雪
革命後的第三場雪
如此不夠,遠處
遊行的行列走過
七支鼓錘興奮激昂的
斷裂,何人縫製的鼓
春天裡那樣強烈
可怖的貞潔 啊蜻蜓 蜻蜓
飛了出去,舞者走進來
無話可說的人繼續喝茶
黃昏裡一聲嘆息,沿著
溫暖的空氣傳遞
應該是無意的,但也不妨
一些了解一些
能量不減——遇見這個人
會的
總有一天
可能
非常可能
在彼此憂患的眼睛裡
善意的略過 無法
多做什麼
四下突然安靜,唯剩一支
通俗明白的歌
(乘噴射機離去)
哼著哼著
想讓自己隨意的悲傷
在淺薄的歌詞裡
得到教訓
你知道有一張郵票
自從離開集郵冊
就再也不曾
回去,有一個蓋子
儀器了它的鍋
我想把你的地址寫在沙灘上
把你留在我的睡袋裡
在睡前玩一遍
填字遊戲
藏匿你 在我的書包裡
連同一本新編好的詩集
連同我的登山鞋
望遠鏡和
潛水艇
我對世界
最初的期待
我秘密的愛
當所有的花都遺忘了你睡著的臉
星群在我等速飛行時驚呼墜落
最後的足跡被混淆消滅
風把書本吹開
第八頁第9行
(事情就是這樣決定了)
決定了
句點下面
淺淺的西瓜漬,西瓜生長
在沙地裡,在最炎熱時
成熟爆裂,如同你曾經
之於我,如同水壺
在爐火中噗噗
燒開,是的 那麼
一個人 有一天 忽然
我完全明白,和他
我們在各自的
不同的象限裡
孤單的
無限的 擴大
衰老 死掉
永遠永遠
不能有
交會——
沮喪的中國女子散步回來
坐在窗前練習
法文會話:『這是一匹馬呢
或是這是一頂草帽?』
這是一枚炮彈
炮彈在黎巴嫩落下
激烈的改革者溫馴的
回家吃晚飯
等邊三角形切過
圓的時候
雞和兔子不明白
為什麼它們會在同一個
籠子裡:
[而且,郵局在銀行的對面
在醫院的左邊
河水在橋下流過
人在橋上走]
我們是否可以放任自己
在會話裡
在銀行的對面
在橋上走
或者
乘噴射機
離去
回到開始
陰暗的小酒館
陌生的語言
羅馬尼亞人
遊行行列
會的
總有一天
完全可能
有人讀到這裡
有人會問我:
[你是鼓還是鼓錘?]
唉那是愚笨的問題
而且不是我的意思
我只想說我可能遇到的一個
一開始我是誠心誠意的  
而且是悲傷的
但後來事情有了變化
事情
總有一些
變化
有一天
可能
非常可能  
你正百無聊賴我正美麗  
只有咒語可以解除咒語
只有秘密可以交換秘密
只有謎可以到達另一個謎
但是我忽略健康的重要性
以及等待使健康受損
以及愛使生活和諧
除了建議一起生一個小孩
我沒有其他更壞的主意
你正百無聊賴
我正美麗  
一些一些地遲疑地稀釋著的我  
一些一些地遲疑地稀釋著的我
如此與你告別分手
草草約了來生,卻暫時也
還不想死。游離著
分裂著。在所有可能的過去
我們或許也曾這樣陷入於
以訛傳訛的政黨或秘教以及清晨6時
市集裡傾翻的香料
用十匹騾子交換一個廝混的黃昏
你盛裝而慘敗
顛覆了
我最冷淡不祥的感官,傾斜的剎那
我們的相遇只是為了重複相遇的虛無
當死亡的犁騷動著春天的田畝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