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情書&戀愛--摘錄短文

本文乃為《作家的愛情》選集寫的代序
作者為楊佳嫻  
看時有甚得我心之感...特摘錄其中兩段  
情書  
所 有的情書都醞釀著「反情書」,告訴對方「我愛你」,同時控訴「何以你讓我如此痛苦」,每一次的書寫,都是一種壓迫,因為收信人必然同時在甜美的字裡行間嗅 到「我正等待著你」的氣味,要做出怎樣的回應?多久之後才回應?以哪一種身分回應?--情書中一雙耿耿不寐的眼睛穿越時空,如幽靈般凝視著。熱戀中的人們 期待每個小時都能收到對方的來信,寫了長長的e-mail,附上最親密的問候和歡愛細節的提醒,讓對方讀著便熱血騰沸,浮想聯翩﹔這還不夠,還得親筆寫些 什麼,字跡是有生命的,勾畫間全是愛的重量造成的傾斜,具體的信件彷彿戀人的身體,提供一種代替,讓戀人撫之吻之,折起來貼藏在襯衫胸前的口袋,感染體溫 和心搏,攤開來壓存在最常翻讀的書本,讓層層指紋彼此糾纏。    
如斯敬慎其事,其實充滿情慾想像。愛情裡的權力關係亦往往不能以尋常視 之,服從者得到的委屈和快慰乃一體兩面。一如此刻我第十九次打開信箱,收到的居然是,哎,圖書館寄來的催還圖書通知,還以紅字警告某月某日之後未還書就得 課一天多少的罰金云云。但是,同時我又非常滿意於自己一心一意等待的態度,癡執無悔的愛情道德。臺北天空已經黯下來了,在心底對著半個地球以外,猶是白晝 的那座城市,默默抱怨著:「哪,你一點都不在意……。」  
戀愛  
戀愛使人產生青春的錯覺,也可以說,愛並不能延遲衰微,卻能讓生命中的衰微變得不是那麼可懼了,因為戀人穿過身體,已經到達了我們的內心,肉身朽敗並不會帶 走愛情。此時此刻,靜坐電腦螢幕之前,看冬日寒流的窗外,天色黑藍,雲氣鈍重,對街商店隱約傳來新年嘈鬧的廣告歌曲,第一千零一次打開電子信箱,沒有任何 新信件,久待的消息在神秘沙汀上擱淺,仍未到達。  空白比傷害更令人煎熬,這是愛情的鐵則。與其等待,不如迎向前去。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