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奇怪準女友

我們不是情侶,我們也沒有交往,要說清關係的話,就是一對會心靈慰藉的砲友罷了。但他喜歡把我當總裁,而她自己稱自己為貼心小秘書,我知道那是她最喜歡扮演的,但說實在的她很符合這個職位,她的貼心可以細緻到告訴我感冒少吃什麼,頭痛喝什麼,生病洗澡熱水沖哪裡最好,考試把申論題準備好,甚至告訴我出題機率的高低,讓我用最輕鬆的方式準備考試然後輕鬆過關,但她不喜歡我。
她交往過幾段戀情,個性活潑貼心大喇喇但其實心思甚為細膩,外表嘛,大大的眼睛是她最大的優點吧,常常笑的可愛,那是她自己這麼說的,其他的合起來算中上,身材卻挺好的,她並不吸引我,要不是她突然衝進我的生活,打亂我的作息,我想我就算大學畢業也不會跟她說上幾句話,一切的源頭來自於她的過分貼心,甚至讓我曾經懷疑她還在跟前任交往時喜歡上我,可惜我發現她對我的貼心跟她那時在乎的人比起來,根本微不足道。
其實我本身很不能接受這樣模糊不清的關係,卻不小心被她影響,然後習慣,應該說是習慣彼此的角色吧,我們有彼此的角色,跟一般情侶一樣我們為對方取了綽號,更清楚的說,是為了彼此的角色取的名字,我是Aki 而她是Yui ,這兩個名字只有在我們彼此需要才存在,她說過我要是覺得焦慮或不安,可以脫下這個角色,做最想做的自己,而她也亦然如此如此,儘管我根本沒叫過我幫她取的名字。
「Aki ,我回來啦!」嗯她回到家了,她每天早上六點零五起床回她們家開的早餐店工作,通常會忙到十一點半或一點半不等,但她每天一回來就會傳語音訊息給我,告訴我她到家了,「辛苦啦!」而我每天都會在她回來時告訴她辛苦了,這是我們彼此的默契,然後她就會進行她的例行公事:洗澡,她說過她完全受不了身上的油煙味,而且只要流汗就會洗澡,甚至有過一天洗三次澡的紀錄,我很常懷疑她到底會不會刷破皮呢。她有時候會視訊洗澡,然後趁機誘惑我,我卻依然時常掉進她的陷阱,常常受不了,當她得逞時總笑的特別開心,到底誰會想到活潑可愛的她私下竟如此好色,而我竟也無能為力被她這樣牽著鼻子走,畢竟我也好色。
「電話?」我例行公事的問她,「好呀!」然後她也例行公事的回答,我們在暑假時常煲電話粥,但內容多半是十八禁話題,另一部分就是生活上的瑣事還有在工作期間所發生的趣事,又或者很偶爾的聊到家人遊戲等,因為她不玩遊戲,連手機的手遊也只有一個,她說不刪的原因是因為過關過太高,捨不得刪,但一年裡開起來的次數不到五次,我問她怎麼會打到高階,她說「那時候剛有網路吃到飽,難免沉迷嘛!」令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議,真是個怪人。


分類:藝文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