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愛(上)

最後的茉莉 
「妳跟她做了吧?」 
才剛回到寢室,就被她這樣質詢著。 
可是,這不是我平常認識的她,現在她雙頰正緋紅,眼神有些迷濛。 
我又聞了聞味道,她身上慣有的茉莉淡香中有一股酒味。 
我把包包放在地上:「妳喝酒?」 
「對,妳還不是嗎?」她用力點了個頭:「回答我的問題。」 
我皺了眉頭苦笑:「幹嘛啦妳,我都不知道妳也會喝酒。」 
「為了慶祝啊!」 
「慶祝什麼?」 
「慶祝妳的第一次啊!」 
我有些尷尬,平常她並不是這種女生……應該說,我跟她很要好沒錯,但不至於好到分享這種私密話題。 
 「別亂說啦,我要去洗澡了。」 
 「幹嘛,怕我嫉妒發現妳身上剛留下來的男人味跟草莓印嗎?」 
……我不想跟喝醉了的人計較了,要往浴室走時,猛然被她一拉,我重心不穩跌坐到床上,沒想到她趁勢一跳,躍到床上雙手把我壓制住。 
我生氣了:「妳發什麼酒瘋啊!開玩笑也別開得太過份喔!」 
「我才沒有開玩笑!而且過份的是妳!」 
「我?」 
「妳明明知道我明天就要走了,妳不留下來陪我就算了,居然還跑去跟男朋友約會,妳真的是有異性沒人性啊!」 
我躺在床上仰視著她,燈光不是很亮,所以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我今天沒有去找他好不好,可不可以別再無理取鬧了好不好?」 
「那妳到底去哪裡?」 
其實我只是去了附近的酒吧喝了幾杯紅酒,並沒有約任何人,我一個人。 
我只是冷冷地回應她: 
「妳突然決定跟公司說願意被派到英國也不跟我提一下,那我幹嘛要跟妳說我去哪?」 
 「還不是因為妳!所以找才想說……」 
突然有東西打在我的臉上,濕濕熱熱的: 
 「又跟我有什麼關係?」 
 「因為妳……我才想……」 
 「妳想什麼?」 
 「我……我想吐!」 
她連忙爬了起來,搖搖晃晃地走進了浴室,我起身偏頭一看,她正抱著馬桶在嘔吐,聲音聽起來煞是淒慘。 
我走了過去,蹲下來拍著她的背,她則是不斷反胃,眼淚鼻涕齊流。 
今天的她,跟我平常認識的理性冷靜的她判若兩人。 
她接了我遞給他的面紙擦呀擦的,過了一會兒,她緩緩說道:「我們是好朋友沒錯吧?」 
我笑笑,慢慢扶她起來:「對,還是工作上好伙伴,雖然妳都會罵說都是妳在收我的爛攤子。」 
「那妳嫁過去之後一定還要來找我喔!」 
「妳在說什麼醉話,我又還沒要結婚。」我好不容易讓她躺上了床。 
「妳的小孩一定要認我當乾媽喔!」 
「會啦會啦一定會。」 
「妳知道嗎?其實我好……我好……」 
我幫她蓋上了被子:「好好好,我都知道。」 
她含糊地念道:「我不可以……所以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喔!」 
「對,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她睡前最後一句話我倒是聽得很清楚,但是我回應她時,話在我的嘴裡卻是滿滿的苦澀。 
等她開始打呼已確認熟睡時,不在意她才剛吐過,我低下頭吻了她的唇。 
我抬起頭看了看化妝台上的那瓶香水,提醒自己要放進行李,讓她帶去英國。 
我想,以後不管有沒有看到或是聞到,一想起茉莉花的香氣時,我就會流淚。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