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落之前不愛妳(1)

第一章         
她安安靜靜地坐在樹下看她的書,相較於身旁來來往往學生熙熙攘攘,若不是從她身上的制服,霎那間我還可能以為她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不,我第一眼看到她時,還以為她是落入凡間的精靈。
之所以會這麼說,因為大雨剛過陽光露臉,路旁雨水匯集的的水池波光粼粼,陽光映在水上反射在她的身上雪白制服非常耀眼。樹蔭遮住了她的臉,我走近一看,低頭的她披肩長髮與粉嫩臉龐形成強烈對比。
基於好奇還有我的雞婆,我還是慢慢靠過去,低頭問道:
「同學,大家都要去禮堂參加開學典禮,妳怎麼不過去呢?」
她雙手把展開的書輕靠在胸前,抬起頭來向我一望。嗚,又大又亮的眼睛,不過她跟我眼神一交會,馬上別過頭去,慢慢站了起來順手拍拍裙襬,緊閉的豐唇張也不張,理都不理我逕自往圖書館方向走去。
……她整整矮我一個頭,但是她的傲氣,似乎高過我好幾倍。
雖然我有些不高興,但我不是那種爲一些小事就會跟人爭吵理論的人,算了,我還是乖乖的走向禮堂……即使開學典禮真的是很無聊又沉悶。
我也不敢像那個女生那麼率性。
台上的校長正經八百地講述他的治校理念,站在台下前面的學生無奈地臉朝前方發呆,而站在後面的學生不是私下竊竊私語,要不就是像我一樣,我邊打哈欠邊往外看。窗外一片晴空白雲,讓人無法想像半小時前的雨勢…….喲,我看到彩虹了!彩虹一端從遠方的山頭開啟,我沿著她的弧度一直看到我們學校校舍屋頂為止。
……屋頂上有人!我再仔細一看,是個女生。
我正擔心說是不是有人想要尋短,可是我又怕跟其他人說會引起騷動,我向班長說要去洗手間後,便往校舍方向快步走去。反正我身上有帶手機,萬一真的有狀況時我還可以打電話叫季伶去通知老師。當然也有可能是那個女生想跟男生約會,或是不想參加典禮跑到屋頂曬曬剛露出頭的太陽。
……該不會是我剛剛在樹下看到的那個女生吧?
一來我很好奇,二來我還是想避開無聊的場合。
後來我回想起來,這真是個糟糕的開始。
一上屋頂,果然沒錯!就是剛剛我看到的那個女生,她正坐在水塔旁邊,在我打開鐵門時可能是聲音太大,我一踏上陽台,我跟她的雙眼便和她對上了。
跟她對眼不過五秒,不知怎地我臉熱了起來,心跳也加速了,因為她的表情從一開始的驚訝、轉變為平靜而認真,最後,我卻感覺到她似乎有些在取笑我的意味。
不過不論如何,我還是先問道:「請問妳在那邊做什麼?」
她笑笑:「那妳猜我在幹嘛啊?」
「是不是跟我一樣,不想聽校長的長篇大論,跑來屋頂曬太陽?」
她雙腳懸空地擺呀擺地,剛剛在我上來前看到她所在位置的正下方有好幾顆樹,不過從五樓高的地方掉下來,誰敢想像會有什麼結果。
我跟她相距不過五公尺,但是她一有奇怪的舉動,我也沒辦法即時做出任何回應。
「才不是,妳再猜猜看。」她笑得天真燦爛,但我可是有些緊張:「呃……妳要下來嗎?」
「那就得看我的心情囉!」
這傢伙是不是在開玩笑啊?可是,她不笑的時候,一臉認真讓我不寒而慄。
「那、那我上去陪妳好嗎?」
我才向前一步,她站了起來:
「妳想幹什麼?」
我有些慌了:
「妳先不要站起來,很危險!」
她探了頭往下看:
「哇,這裡還真的很高耶。」
「請妳……請妳不要這樣,真的很危險。」我有點是在求她了。
我後悔了,一開始就不該那麼好奇,一開始就不應該到樹下去跟她接觸,也不該爲了逃避參加開學典禮而翹頭,更不應該上校舍屋頂……
對了,我還有手機呀!我伸手到我裙子側邊口袋拿出手機時,她喊道:  
「妳想幹嘛?」  
我一下子嚇呆了,我緊張地說道:  
「我……我想說要……要叫我朋友一起上來曬太陽……」  
她蹲在屋頂看著我,不發一語。我再次說道:  
「我叫我朋友上來好嗎?」  
她又站了起來,望向遠方:「妳知道一件事嗎?」  
「呃……什麼事?」  
「我沒有朋友。」她的眼神閃過一絲憂鬱。
「我可以當妳的朋友啊!」我想都沒有想便脫口而出這句話。
她看了我一眼,緩緩說道:「妳想當我的朋友?」
我用力點頭。
「其實我並不是真的很想跟人交朋友耶,怎麼辦?」
她一邊說一邊開始伸起懶腰。大姐,妳不是在玩我吧?我問道:
「妳……是不是在開玩笑啊?」
她開始脫鞋子了,不會吧?
「我像是開玩笑嗎?」她拎起鞋子背對著我,還是我遇到了一個精神狀況有問題的女生啦?
「我還是去請老師來好了……」
我準備要打電話了,突然聽到她喊了一聲:
「唉呀!」
我嚇了一跳,一時手滑行動電話掉到地上,手機電池掉了出來。
「妳怎麼了?」不過我的注意力馬上回到那個女生身上。
「我的鞋子掉下去了。」
靠近欄杆一看,一隻鞋子掛在樹上,她繼續說道:
「如果人掉下去不知道會掛在樹上,還是直接摔到地上咧?」  
我著急了:「妳想怎麼樣妳可以說出來,我一定幫妳好不好?」
她認真地看著我,我也是很認真地回望她,我真的很怕她縱身一跳,我無法想像對此場景壓力我能否承受的了。
「妳發誓我說的妳做得到?」
「嗯!妳先下來好不好?」
「那妳發誓以後我說什麼話妳都會做。」
我遲疑了一下:「我盡量……」
「妳去找老師吧,反正我發生什麼事妳也毋須負責。」
「不要啦!妳說的我一定做到,我發誓!」我急得快哭了,現在我全心全意只希望她平安無事地下來。
「……妳先把鐵門關上。」
「妳想幹嘛?」
「不要問,去關就是了。」
我照做了,轉身看著她。
她坐在屋簷上,兩腳晃呀晃的:
「制服脫掉。」  
制服脫……
「等一下,妳叫我幹嘛?」
「制服脫掉。」
「……妳不是在開玩笑的吧?」
「妳剛剛不是發過誓的嗎?」她一臉認真地看著我,應該不是在開玩笑……的吧?
「……」我猜我現在一定是脹紅了臉,一開始我以為她像是個落入凡間的精靈,搞了半天原來是個惡魔!
「妳不脫就算了,反正我怎麼樣也沒人關心,大家只會嘴巴說說以為這樣就能交朋友;妳是不是以為發完誓就不當一回事?」
她滔滔不絕地說道,我卻是顫抖地看著她,我大可不理這一個瘋子,但是……但是……
我把心一橫:「我說話算話!但是,妳也要對我發誓,決不能做出傷害妳自己的事!」
她只是看著我點點頭。
好嘛,脫就脫,我先往四周張望,幸好學校附近沒有更高的建築物了,而且頂樓我記得沒有裝監視器,今天我的胸罩跟內褲剛好是一套,有時我都會隨意亂搭……不過,現在可不是為了內衣是否亂搭配而尷尬的時候吧?雖然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先把裙子側邊的暗扣解開,然後緩緩地裙子放下,折好後先放在腳邊,接著再把上衣脫下後折好疊在裙子上。
「好啦!我制服脫下來了。」現在我可是覺得全身發燙,熱氣彷彿要從頭頂衝出,我兩隻手一時之間不知該往哪裡擺,遮下面不是,叉著腰也不是,雙手往後背更不是,只好雙手抱胸瞪著她,心裡想著:
「如果她還要我脫內衣怎麼辦……」
還在胡思亂想時她已經走下來了,她看著我緩緩走過來到我面前,我本能地退了一步問道:
「妳還想怎麼樣?」
「……不要……」
不要?什麼意思?我正想問她時,她猛然抱住了我,放聲哭道:
「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
「......?」
低頭看著在我懷裡的她,一下子變成像是孤苦無依的小孩,彷彿找到什麼依靠之後卸下心防,把所有的情緒狠狠地抒發開來……
「哇啊……哇啊……」
她真的是很用力地、很使勁地在哭,現在覺得被她命令脫掉衣服不是什麼糟糕的事了,現在全世界最可憐的,就是在我懷裡的她,哭得不成人形。
「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
本來我還抱著的手輕輕地掙開她的擁抱,一手順順她的頭髮,一手摟住她的肩膀:
「沒事了、沒事了,我會一直陪著妳,我不會離開妳的。」
「嗚……」
她臉埋在我的胸口不斷啜泣著,可以感覺到我的胸罩被她的眼淚鼻水跟口水給沾濕了。那時候我並不知道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從此刻起,她的事將會變成我的事了。
我抬頭仰望天空,彩虹早已經消失無蹤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青蛙王子我愛你(6)
  • 下一篇
  • ONE MORE TIME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