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青蛙王子我愛你(5)

五、變調的約會
 難得的星期假日,我舒服的躺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吃零食;爸爸陪公司的老板去打網球,媽媽則是在補習班為那群莘莘學子教導英文,家裡就剩我最大啦!
 正當搖控器快被我按壞的同時,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我一抬頭,原來是媽媽進來了:
 「媽?妳不是在上課嗎?」
 媽媽把一張紙條跟幾張鈔票遞給我:
 「去。」
 「什麼?」
 「把我在字條上寫的東西都買回來。」
 「什麼?」
 我正要提高分貝抗議時,媽媽丟下一句話就走了: 
 「晚上 何 老 師跟他 太太會過來,我要煮幾道好菜請他們,我們也好久沒聚聚了。」 
 除了看著關上的門興嘆,我還能怎樣呢?
我看了看紙條,天啊!除了一大堆菜,居然還要我去買教科書?
「媽!妳跟何老師是老朋友也就算了,幹嘛跟他聯手陷害我?」
我不耐煩的邊穿衣服邊唸道:
好老師、好主婦、但不是好媽媽!
思考了一下我家跟菜市場及書店的距離,決定先去買菜。
我拎著菜籃在我熟悉的傳統市場裡晃呀晃的,按著我媽寫的菜名、斤兩,甚至是在哪個攤位的紙條一個一個找。
「小妹, 趙 老師怎麼沒來?」
「她今天還要上課,我來幫她買菜。」
「真乖啊,來,送妳一塊牛小排!」
「哇……謝謝老闆!」
媽媽說她喜歡來逛傳統市場,除了是菜色新鮮看得見,這裡的人情味也聞得到。
我看見不遠處的水果攤前站著一個我很熟悉的人影。
「宋飛葉。」
我靠了過去。
「誰?是誰在叫我?」
這傢伙故意舉起手來在我頭頂上四處張望:
「喔,是小不點啊?下面空氣新不新鮮?」
我實在是好氣又好笑:
「上面空氣這麼稀薄,你不怕得高山症啊?」
他蹲了下來,把臉擺在我面前,摸著我的頭:
「我可以蹲下來,可是妳得架著梯子才能跟我面對面說話吧?」
我搥了他胸口一拳:
「討厭!」
水果攤老闆看了說道:
「喲,小倆口好恩愛!」
老闆,你是哪隻眼睛看到我們好恩愛?
「來!」
篤的一聲,老闆把半邊的西瓜再切成一半,遞給我們倆:
「請你們吃,一人分一半,感情不會散!」
「所以我就是愛來這裡買水果嘛,老闆你真會做人。謝謝老闆!」
宋飛葉已經伸手接了過來,他看我還在遲疑,他就先咬了一口:
「很甜耶!趕快吃呀?」
我小心翼翼的接過來,謹慎的咬了一口。
事實上,並不是真的很甜,不過,看宋飛葉這麼會說話,又跟老闆聊得這麼開心,想必等一下有便宜可撿。
跟他並肩離開菜市場,他手中的袋子也是裝滿了蔬果:
「你……你自己來買菜?」
「對啊,菜也是我自己煮的哩。」
他得意的笑笑:
「我曾在外面的辦桌酒席打過工,家常菜一點也難不倒我。」
「你好厲害!」
我由衷的欽佩,因為我是典型的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女生。
「今天是假日,妳怎麼沒跟志玟出去玩?」
「她呀?早就被紀子揚訂走了。」
他指向我身邊的一棟建築物:
「這就是紀子揚他父親投資建設的文化會館。」
我看了看:
「還沒蓋好嘛!」
「聽說他快三個月沒付錢給建設公司,公司老闆也快急得跳樓了。」
「這麼慘啊?」
聽到天空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
「天色轉陰暗了。」
「啊!我還有書沒買。」
「書?」
「我媽要我買的一些教科書。」
「那我陪妳去。」
「你也要買教科書?」
「小姐,我買漫畫書行不行?」
我聳肩笑笑。
靠近書局時,看見志玟跟紀子揚兩人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往另一方向走去。
「志玟……」
我正要向前叫她時,飛葉拉住了我:
「幹嘛去妨害人家談戀愛?」
「這……我……」
也對,好朋友在談戀愛,我也沒必要去打擾。
我們倆一起走進書局,直接往語言教材書櫃走去。
「可是,我有一點擔心。」
飛葉看我要拿的書搆不到,一舉手便拿了下來。
「擔心什麼?」
他把書遞給我。
「謝謝。」
我抱著書走向櫃檯:
「我上次無意間聽見紀子揚打電話給他父親,而他父親似乎對我們學校有什麼計劃……」
「紀子揚是紀子揚,他父親是他父親。」
「謝謝您,一共是七百五十元。」
櫃檯小姐在幫我的書裝入紙袋同時,我轉頭看看著他。
「幹嘛?」
「……你不是要買漫畫書嗎?」
「我忘了挑戰者明天才出刊。」
「……『挑戰者』?太空科技書籍嗎?」
「很類似啦,我都有定期看他們的「飛行俱樂部」專欄 。」
「……」
結完了帳,我們走出書局。
「……我怕紀子揚接近志玟會另有企圖。」
「不用擔心,紀子揚是個好男孩。」
唷?這傢伙居然會稱讚他的情敵。
「你怎麼知道?」
「從他的眼神我就可以看得出他是什麼樣的人了。」
「真厲害啊,宋大師,那你有辦法從我眼神看出什麼嗎?」
「妳?讓我看看。」
他蹲了下來,面對面的注視著我。
趁此時我仔細的看著他的臉,嗯,不嘻皮笑臉時的五官還算蠻端正的,微揚的眼角,帥氣的嘴型……
「我看到了!」
「真的?你看到了什麼?」
「妳沒有大腦!」
「宋飛葉!」
我氣得甩起手中的購物袋要砸向他,偏偏好死不死袋子破掉,錢包跟柳丁灑落一地。
「妳看,我沒說錯吧!」
「囉唆什麼,快幫我撿啦!」
我連忙蹲下去,一個一個把它們抓回來。
他撿起了我的錢包,順手打開來看:
「天啊!妳裡面真的擺郭富城的照片!」
他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的興奮。
「宋飛葉你太過分了!」
一顆柳丁從我腳邊滾了過去。
「唷……妳的生日是 四月二十三日 呀,太好了!」
我趕緊一把搶過來:
「你……」
有個東西打到我的臉上。
「下雨了!」
慘了,我沒帶傘。
宋飛葉迅速的脫下夾克,蓋住我的頭,一把抓起我的菜跟書,對我說道:
「還不快跑!」
我們倆慌忙的跑回了公寓,按了電梯等它下來。
除了我的平底鞋沾到一些水,我身上和頭髮都是乾的,轉身看看宋飛葉,全身淋得濕答答的。
「哈!報應。」
他笑笑,伸手要跟我拿溼透了的夾克。
「……我洗好之後明天拿去學校給你。」
「真感謝妳啊,我該怎麼回報啊?」
「你不是已經知道我的生日了嗎?」
他裝酷的用手梳理他的頭髮:
「妳的意思是……」
「該怎麼做你應該知道了吧?」
「那我送妳一個男朋友。」
「如果是青蛙我才不要。」
「什麼青蛙?」
噹的一聲,他跟我走進了電梯。
「我所認識的男生大多都是青蛙。」
「妳太殘忍了。」
他捧著胸口假裝心痛:
「說不定妳的一吻可以讓他們變成王子哩!」
「我幾歲了還相信童話故事?」
「妳不想試試看嗎?」
他低下頭來,往我的鼻尖緩緩靠近,我直覺的閉上雙眼,當我的嘴唇跟他的唇微微接觸時,覺得好溫暖好溫暖……
男孩子的嘴唇居然如此的柔軟,一種舒服的感覺流遍全身。
「噹!」
我猛然醒來,天啊!我在幹嘛?
用力一掌往他臉上打過去。
「啪!」
我急忙退出電梯,靠上了牆壁。
他則是一臉不解的看著我。
「……為什麼打我?」
「你……為什麼要吻我?」
「那妳為什麼不拒絕?」
為什麼我不拒絕?
為什麼?
我抓起夾克往他臉上一丟:
「你滾!你滾!你滾……」
他靜靜的把菜跟書在電梯口,在門緩緩合上之前,他只是凝望著我,不發一語。
等門完全合上時,我抱起地上的東西衝進家門,一進寢室我就抓起枕頭往床上猛打: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哭累了之後,呆看著整個房間的羽毛輕輕飄落。
窗外的雷聲正隆隆作響。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何謂專業?
  • 下一篇
  • 想法很雜,簡單的說...近況part-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