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落之前不愛妳(14)

第14章
身邊的凱誠盯著電視機裏的新聞報導,礙於醫院一堆規定還有音樂智產權,無聲的畫面只能讓大家靜靜地「看」電視,而我則是看著藥局前方顯示著號碼的螢幕發呆著,到我的號碼還有五十幾號,還有的等。
醫生在診斷之後,說明目前他開的藥也只是讓我穩定情緒好好睡眠,與記憶無關,他很樂觀地認為我在男朋友跟家人的陪伴下很快地就會恢復記憶,我也只是笑著感謝醫生,凱誠在我看診時全程待在旁邊,很認真很緊張。我出門前有跟媽說過我請凱誠陪我去醫院,她們也都很放心。
「你在想什麼?」冷不防聽到凱誠在我耳邊說道。
「啊......沒有啦!」我笑笑。
「妳是不是很擔心不能恢復記憶?」
「還好啦,兩個月的記憶......對我來說並不會對我人生造成重大影響吧?」
其實這句話我有些言不由衷,我知道我忘了我跟岳靈的點點滴滴,也造成了她的痛苦,然後凱誠的突然出現,我的人生彷彿就此重新開始。
「楊凱誠。」我轉頭喚他。
「嗯?」他還盯著電視螢幕沒有轉頭過來,現在正是廣告時間,正撥放著一部警匪動作片的預告。
「我們是怎麼開始交往的?」
他轉過頭來,微笑地說道:「某天就在我們家的那個公車站牌下,我向妳告白,就是這樣開始交往囉!」
「我那時候的反應呢?」
「嗯......妳那時候只有點點頭而已,不過我們也才剛交往一個月而已,妳當然會覺得我們兩人似乎不夠親密,但是......」
「但是什麼?」
他認真地看著我說道:「我看著妳已經好幾年了,從國小開始懂事以來,我期待每天能夠看到妳一眼,妳的身影還有妳的聲音讓我......」
他停頓了一下,看了我一會兒之後,繼續說道:「妳對我而言就像是天使,天天我都渴望著妳能降臨在我的身邊。」
聽他這樣講我很不好意思,半開玩笑說道:「是喔,我這種迷糊的個性怎麼會是天使咧?還搞得差點被車撞上天堂當真的天使!」
他握著了我的手笑笑:「所以我抓住了天使,請求上帝讓妳留在我身邊。」
楊凱誠真的很會說話,任誰聽到這些話一定會很陶醉。
「呃......我的號碼到了。」我趕緊站了起來過去窗口,讓藥劑師確認身分之後取了藥包,凱誠他也靠了過來,我對他說道:
「能不能陪我去看一下我們老師?」
「妳們老師也住院啦,誰?」
「李俐偵老師......不是她住院啦,是她媽媽。」
「好啊。」
他很主動地牽了我的手問道:「往哪邊?」
我沒有拒絕他,跟著他一起走到了八樓的三號病房,這也是佳瑞校醫告訴我的。
當天凱誠離開醫務室時,我坐了起來,校醫看我坐了起來,拉了椅子過來坐我床邊,但並沒有說任何話。
只有兩個人的醫務室裡寂靜了好一陣子,彷彿一根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
我還是先打破寂靜說道:「在楊凱誠進來之前,是不是有個女生進來?」
「對。」她簡單回答。
「是......那位岳靈嗎?」
這回她只點頭代替了回答,面無表情。
「LILY是誰?」
她皺了一下眉頭:「我想說我們話說得很小聲了,妳還是聽到了.......就是妳們李俐偵老師。」
「她怎麼了嗎!」
「她媽媽住院了,就這樣。」
「我知道她媽媽住院了,但,不只這樣吧?」
校醫嘆了口氣說到:「我還以為妳會想知道妳跟岳靈到底感情是好到哪裡,沒想到妳卻是進問些別人的事情。」
「因為校醫妳說不要因為她家裡的關係,而影響到我跟學姊的感情。」
「......叫我佳瑞姐好了,如果妳真的想知道的話,至少......讓我感覺妳沒有出過車禍,我可以跟妳好好談心,而且,我壓力好大......」
說到這裡,佳瑞姐開始掉眼淚了,我一時慌了手腳:「佳瑞姐......」
她對我搖搖手:「我沒事......」
過了好一陣子,她擦拭過眼淚緩緩說道:「LILY她媽媽其實是自殺的。」
我倒抽了一口氣:「......自殺?」
「不知道妳還記不記得我有說過......我跟LILY是情侶?」
「呃......」說真的,聽到她媽媽因病住院其實是自殺的消息後,誰跟誰是同性戀好像就沒啥衝擊性,但我還是很難回應佳瑞姐。
「很早之前她媽媽就一直以自殺來威脅我們兩人分手,所以我們經常也是分分合合的狀況,吵架就更不用說了。」
「......妳愛她嗎?」
佳瑞姐抬頭看了我一眼,一時沒有回應,我突然覺得問這問題好像太冒失了,趕緊說道:
「佳瑞姐對不起,冒失地提了個蠢問題。」
她呆了一會兒,突然笑了:「我想我知道了。」
「妳知道什麼?」我有些摸不著頭緒。
「因為妳都不知道妳忘掉的兩個月的回憶裡,妳跟岳靈的感情到底如何,而且,妳完全也沒有自信。」
「.......」
「所以到目前為止,妳都是透過別人去探聽妳的事,卻不敢正面去問她。」
我想要辯解,不過想想怎麼說也沒有什麼意義吧,我低頭玩著指甲說道:「對啦,我真的很沒有自信,車禍醒來身邊多了一個男朋友,然後有一個學姊幫我打點了一切住院的診療還有賠償,我又是何德何能呢......」
她看了我一會兒,轉身拿了一張便條紙,邊寫東西邊說道:
「這是LILY她媽媽住的樓層跟病房,有空就去探望吧,順便替我向LILY問好。」
我接了過來:「為什麼要我幫妳替她問好?妳可以......」
頓了一下,我沒有繼續說下去。她伸手過來撫摸著我的臉頰,笑笑說道:
「我當然愛她囉,但不是我的最愛。」
「不是......?」
她凝視了我一會兒,最後緩緩說道:「那男生會不會是妳的最愛我不知道啦,但是,妳有權選擇跟誰一起追求幸福吧?」
我邊走著邊咀嚼佳瑞姐說的話,跟凱誠走到了俐偵老師媽媽的病房前,舉起手來要敲下去之前門卻自行打開了,定眼一看,是依臉倦容的俐偵老師,我們兩四眼交接呆了一會兒,我趕緊說道:「啊......老師好!」
老師也有些嚇到,回神過來說道:「妳們怎麼會跑來呢?」
我說道:「我來醫院回診,聽說老師的媽媽也生病住院,所以過來探望一下。」
老師苦笑:「謝謝妳......對了,前陣子抱歉我一直都在照顧我媽,沒時間去看看妳。」
「老師不用啦!」
她看了看我旁邊的男生:「他是......」
「老師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叫楊凱誠。」
凱誠趕緊問好:「老師好!」
我偏頭一望,病房裡還有個人,一位中年男子滿臉倦容,瞧了瞧門口的訪客,又專心望向病床。
「妳們先進來好了,我爸會招呼妳們,我先去裝熱水,等會兒在聊。」
我們倆進了病房,向男子鞠躬問好:「李伯伯您好。」
他回望我們,只是點點頭沒說什麼。進了病房轉頭看向病房,老師的媽媽鼻孔插著管線有規律地打呼中,她的臉色蒼白,不過似乎正在熟睡中。
「妳們是俐偵學校的學生嗎?」李伯伯總算開口問道。
「是的,老師教我們英文,她......是個好老師。」
李伯伯笑笑:「謝謝妳們來探望,招呼不週的地方......」
「您客氣了,您也辛苦了。」
凱誠低聲在我耳邊問道:「她媽媽是生了什麼病啊?」
我聳肩搖頭,對李伯伯說道:「我們班同學都很擔心,也都一起為老師的媽媽祈禱能早日康復。」
「謝謝妳,老師有妳們這麼乖的學生真是幸福......」李伯伯轉頭望向病床上的太太,表情似乎有些無奈。「是嗎,李伯伯你們有老師這樣的女兒應該也很幸福吧?」我的心中突然有些念頭在浮動著。
「是啊......」
「李伯伯,你們會讓自己的女兒追求自己的幸福嗎?」我意有所指地說道,李伯伯轉頭望向我,眼睛裡閃著一絲光芒,欲言又止中透露出複雜的表情。而凱誠也轉頭看看我,眉頭皺了一下。
「......我跟我老伴都太固執了,或許......」在沙發上他本來前傾坐著,緩緩往後一躺:「小姑娘妳說得對,就是因為我們一直不放手才會演變成今天局面吧。」
我繼續說道:「就是因為老師不能選擇父母跟學生,所以我們也祈禱老師能得到自己的幸福。」
凱誠從頭到尾一臉狐疑地看著我,他絕對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而李伯伯看著我久久不發一語。
門打開了,老師拿著熱水瓶走進來,難得露出笑容說道:「妳們幹嘛站著,坐啊!」
我說道:「不了老師,我們該走了,祝老師的媽媽早日康復!」
「啊?」老師在搞不清楚狀中,我拉了凱誠鞠躬完走出了病房,離開醫院。
我提議到醫院旁的公園走走,凱誠答應了。
「......妳是不是有心事?」挑了一個在樹蔭下的石椅,我們兩並肩坐下來,不過凱誠先問了我一個問題:「妳願意告訴我嗎?」
我用力呼了一口氣:「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他一臉認真看著我。
「對......」猛然一股心酸湧上喉間,我好難過好難過,千言萬語卻無從解釋,唯一能夠表達的,只有不停流出的眼淚:「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妳......」他困惑了,但隨即似乎明白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越喊越大聲,可是也越哭越大聲,我死命地抓著大腿上的包包放聲哭著,四週的路人紛紛往我們這邊指指點點,不知道我哭了多 久,我有些沙啞了,胸口的苦悶也稍稍紓解了,只是淚還在流,還有些鼻塞。
「好一點了嗎?」凱誠笑笑地地來一罐礦泉水,還有一包面紙,我靜靜地收下了。
「楊凱誠......」我沙啞地說道。
「我也對不起妳,不過,」他搔搔頭,轉頭對我說道:「至少可以是朋友吧?」
我抽了幾張面紙擦眼淚還有鼻涕,側著臉看他。
「我說了謊......其實我是不信上帝的。」
「......?」
「所以我會被媽祖打屁股的。」
「ㄔㄣˋ!」
我摀著鼻子笑了出來。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