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落之前不愛妳(13)

第十三章
很多人都會祈求老天爺,讓他或她忘掉讓她傷心難過的人,事實上,根本是忘不掉的。
而有些人,越想記住最珍貴的人事物,偏偏就是會忘掉,現在的我,消失的那兩個月的點點滴滴,我知道對某人而言,可能是最珍貴的記憶與時刻。
搭著爸的車經過公車站時,看到遮雨棚七零八落好像被撞過似的,正想問說是怎麼回事,爸瞄了一眼說道:
「凱誠說當時妳衝到馬路要撿手機,一輛卡車本來要右轉,司機看到你衝出來,一時慌了手腳,再加上天雨路滑,一傢伙就衝上站牌了。」
天啊……
我心裡咒罵著自己,一切都是我闖的禍,我低頭說道:
「那司機有沒有怎麼樣?」
「他沒事,不過他打算提告。」
頓時我背脊涼了起來:「爸,那我會不會被抓去關啊?」
爸看了我一眼笑說:「這種只是民事訴訟地方小事,罰款賠錢就沒事了。」
我呆呆望著前方擋風玻璃,不過爸又接了一句:「錢能解決的都是小事。」
我轉頭看向爸爸,他繼續說道:「岳靈岳小姐她除了請了最好的醫生幫妳診療以外,還跟那卡車司機所屬的貨運行達成協議,另外,還聯繫市府公車處表示要出錢整修站牌還有遮雨棚。一個高中生,……心思細膩,行事又大方果決,連我都望塵莫及呢!」
我又低下頭來不語,爸繼續說道:「我跟妳媽向她道謝,還有提說要還錢的事,她只說你是她的救命恩人,是她欠妳的……」
校門口快到了,我趕緊說道:「爸,我在這裡下車就好!」
「喔!」
跟爸揮別了之後,我背著書包走進校門,穿過走廊進了我的教室,同學們一看到我回學校了,都很擔心地靠過來七嘴八舌問道:「姿寧妳有沒有好一點?」
「有啦,謝謝各位關心!」
亞亭問道:「聽季伶說妳喪失記憶了,是不是真的?」
「功課啦作業啦我是忘記了,不過我只記得你還欠我一千塊沒還。」
亞亭喊道:
「亂講,是妳欠我啦!」
東明推開她說道:
「喂喂喂,失去兩個月的記憶是什麼感覺啊?」
我愣住了,我家公寓三樓,真的就住了一個老婆婆,每天坐在輪椅上笑咪咪的。但是聽媽說,幫忙推輪椅的是她的先生;婆婆中年時因為懷疑先生有外遇,一時氣不過衝到馬路要自殺,結果沒死成,卻被一輛小客車撞上分隔島,下半身殘廢外,從此也失去了記憶,先生每天推著她在附近公園晃,但是婆婆永遠也不知道,她先生並沒有外遇,甚至不知道推輪椅的人是誰。
只能說幸好我沒變成那樣子,但是我就是忘了一個人。
「好了好了,」季伶擠進來揮揮手趕走其他人說道:「今天英文小考,請大家趕快喚醒昨晚用功唸書的記憶吧!」
季伶邊坐下邊唸道:
「這些傢伙真是的......」
我對她說道:
「對了,等一下下課後,陪我去三年級教室吧?」
她看了我一眼:
「妳要去找那位學姊啊?」
「嗯。」
「然後呢?」
「什麼然後?」
「妳想問她什麼或是希望她對妳說什麼?」
「. .....我不知道。」
「那、妳對她有什麼感覺呢?」
「愧疚.........還有感謝。」
「然後呢?」
「我不知道。」
我要幹麻呢?再請她對我告白一次嗎?還是我再對她告白一次嗎?感覺好像都不對。
「季伶,妳知道我出車禍之前,跟她到底是......」
「噹噹噹……」
上課鐘響了,季伶很快問道:
「我先問妳......雖然說我以前也問過了,但是現在情形不一一樣了;妳要選擇走向奇怪的道路嗎?妳明明知道她很喜歡妳,但是妳現在記憶中幾乎是沒有她了,甚至還有不少男生對妳示好......」
突然聽到班長喊道:
「起立!」
教室進來的是學校一位上年紀的英文男老師,敬完禮後,待大家坐下,我小聲問道:
「李俐偵老師呢?我記得這學期開始前學校本來就排定她教我們英文沒錯吧?」
季伶翻開課本說道:
「她媽媽前幾天生病了,老師請假回去照顧她,剛好也住妳之前住的醫院。」
「喔......」
不用說,我也跟著考試,一踏糊塗,不過老師知道我的狀況,下課後他把我叫過去跟我說這次分數不算。
隨後我趕緊拉了季伶往三年級教室跑,邊走我邊說道:
「那個楊凱誠是什麼時候跟我交往的?」
「我不知道,妳沒跟我說。而且......」
「而且什麼?」
「妳決定要知道妳跟她的關係了嗎?」
我不高興了:
「趕快講啦!」
「車禍前,妳說妳決定要跟岳靈在一起。」
我停了下來,想著季伶跟我說的:
我決定要跟岳靈在一起!
季伶走了幾步路,發現我沒跟上,又退了回來我身邊,看著我沒有說話,我看了她一眼後緩緩說道:
「那就是楊凱誠騙我囉?」
她兩手一攤:
「我不知道,搞不好妳是雙性戀......」
「游季伶!」
旁邊的人好像嚇一大跳,紛紛往我們倆這邊瞧。
我很生氣喊道:
「我知道我不是那種人好不好?」
她嘆了口氣:
「我只知道,那個男生確實喜歡妳,也的確也救了妳,但是,我不知道當初妳跟岳靈是怎麼認識的,也不知道妳為何決定要喜歡她。」
我沒有說話,她繼續說道:
「所以我說,我絕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妳;但身為旁觀者,我也不願意介入妳的感情生活。」
我緩緩說道:
「搞了半天,不是我的人際關係變亂了,而是我自己從不清楚表達我的情感......」
突然一陣暈眩感襲來,我不由自主地退了兩步,靠到走廊的柱子上。
季伶問道:
「姿寧......妳怎麼了?」
「我......有點呼吸不順,眼前好像有什麼東西一閃一閃的。」
她緊張問道:
「妳眼冒金星?會不會是車禍後遺症啊?」
「我不知道,只覺得有些頭昏......」
「喂喂喂,妳千萬別倒下耶,妳這麼大個我可抱不動妳呢!」
抱?
我腦海中好像閃過什麼但是卻很模糊的影像。
「我先扶著妳去醫務室,妳可以走路吧?」
「可......可以。」
季伶攙扶著我慢慢走到醫務室,季伶也不敲門了,一把推開門喊道:
「請問校醫在嗎?」
校醫剛好在辦公桌旁,不過正背對著我們,她彷彿嚇了一跳似的,趕緊抹抹臉回頭說道:
「是季伶跟姿寧啊!怎麼了?」
「姿寧她頭昏,我把她帶來這裡,請校醫幫忙看一下她。」
「謝謝妳,姿寧妳要不要先躺下來?」
「好的,謝謝校醫。」
我示意季伶不用攙扶了,我慢慢走向床邊,慢慢坐下。
「校醫,我猜她好像是車禍後遺症吧。」
她笑道:
「哇,妳一看她就知道發生什麼事,看來妳也有當校醫的天份喔!」
「校醫我不是開玩笑啦,我是真的很擔心耶!」
「嗯......」
她望了季伶一眼後,正色說道:
「這裡交給我就好了,必要時我會連絡醫院,妳不用擔心。」
我說道:
「季伶我沒事了,妳回去幫我跟老師說一聲,我在這裡躺一下就好了。」
校醫說道:
「等等。」
她拉開了抽屜拿出一可樂:
「這個給妳當謝禮,謝謝妳幫校醫還有同學這麼大的忙。」
「校醫不用啦,姿寧妳好好休息,我先走囉!」
季伶一離開,校醫轉身過來問道:
「妳現在有哪邊不舒服嗎?」
我躺在床上說道:
「還好啦,只是頭有點昏而已。」
我換個姿勢側躺,發現枕頭散發出一股香氣,一股我很熟悉卻說不上來的感覺……
「校醫。」
「嗯?」
「妳床鋪都有消毒吧?」
「當然囉,衛生第一嘛!」
「可是……」
校醫說道:
「怎麼了?」
「上面有一股味道。」
校醫愣了一下,笑笑說道:
「好啦我老實跟妳說,剛剛那裡有人躺過,不過妳不用擔心,她沒有傳染病」
「不是,這個味道讓我覺得很舒服....有一種讓人溫柔地被抱住的感覺。」
「那就好,妳先好好休息吧。」
「嗯...」
被這股香氣環繞的我,整個人彷彿變得很輕鬆,意識也開始模糊,不過我還是想跟校醫聊聊:
「校醫妳在忙嗎?」
「沒有……想跟我聊天嗎?」
「嗯,謝謝校醫那天來醫院看我。」
「哪的話。」
「我之前只知道校醫是誰而已,都沒來過這......」
「其實妳這段時間來過好幾次了,我們還一起出去吃飯呢!」
「那、我跟校醫很熟了吧?校醫應該知道我跟學姊的事......」
突然覺得好想睡覺好想睡......朦朧中好像有人也進了醫務室,但是隔著布簾我不知道是誰,悉悉瑣瑣地跟校醫聊了一會兒,只聽到校醫說了一些話:
「......不要因為LILY家裡的關係,而影響妳跟她的感情……」
誰呀?那個人並沒有回答,聽她的腳步聲好像走了過來,我看不清楚她的臉,但是那人身上的氣味……是剛剛床上香氣的主人!
她低下頭來,緩緩地輕吻著我的額頭,我的鼻尖還有我的嘴....
我開始懷疑親吻我的不是人,而是一個我觸碰不著的精靈,帶著香氣、卻不願現身在凡人眼前的精靈,而且她的吻……讓我像夢囈般地喃喃自語:
「好甜好香耶......」
不過這個精靈在我半夢半醒之間並不跳舞,只是在旁靜靜地守著我。當我一伸手想抓住她時,我驚醒了,現實中我是被一雙手給握住的,抓住我的明顯是一雙男生的手,定眼一看,原來是楊凱誠坐在我床邊。
他看我醒來了,笑笑說道:
「我的睡美人醒了。」
我尷尬地笑笑,手稍微動一下表示要把手收回來,他緊握一下之後便鬆開了。我問道。
「我......你來多久了?」
「五分鐘吧,剛剛我去你們班要找妳時,游季伶說妳人在醫務室,所以我便趕快過來看妳。」
「謝謝,我沒事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他認真說道:
「我很擔心妳呢。」
我轉了一下頭,看到校醫只是靜靜坐在一旁看著我們兩人,我笑笑對凱誠說道:
「放心啦,校醫在這裡,難道你能幫我看病嗎?還是你有什麼可以讓我馬上恢復記憶的秘方啊?」
「嗯,好吧,那放學時我們一起回家好嗎?」
早上我已經跟爸說過自己撘公車回家了,我便說道:
「好。」
他起身離開跟校醫打聲招呼後,推開門要走時,我想到了一件事,我趕緊對他說道:
「楊凱誠!」
他回頭:
「嗯?」
「這個星期五下午陪我複診好嗎?」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女娃人示範國軍體能戰技中標準的仰臥起坐姿勢
  • 下一篇
  • 主人老是不在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