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落之前不愛妳(10)

第十章 
岳靈跟著我進了家門,她坐上沙發來看了看客廳擺設,我則是去廚房倒可樂過來,端過去給她時她說道:「謝謝妳。」 
「不用客氣。」 
她搖頭:「我的意思是……謝謝妳打電話給我。」 
「我說過了,我本來是要打給我同學,並不是打給妳。」 
「……不管怎麼樣,也就是因為這個機會,我現在才會在妳的身邊。」 
她一直低頭說話,即使她說謝謝我,看起來也不怎麼高興。我坐在她身邊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背靠上沙發,望著她的背影,一口一口啜著我的飲料。 
「妳房間咧?」她轉過頭來問道。 
「本日休館,暫不開放。」 
「妳以為這麼講有比較可愛嗎?帶我參觀一下今晚我們的洞房吧!」 
「洞妳個頭,妳是不是在諷刺我房間是『山頂洞人』的『洞房』?」 
「妳真沒情趣耶……我得先放行李跟換衣服準備洗澡吧?」 
「好啦,這邊。」 
帶著她推開我的房門,我房間填充玩偶東一個西一個,制服跟睡衣攤在床上,小說漫畫丟在地上,反倒是我的書桌很乾淨;因為季伶常來我這,所以我根本就沒想到…… 
「很小很亂耶。」她皺眉頭。 
「那妳今晚去睡客廳,那裡絕對比妳的房間還大。」 
「真是。」她白了我一眼,放下包包拉開拉鍊取出她的盥洗用品跟衣物。 
「妳慢慢換,我先去開瓦斯。」我轉身正要離開。 
「瓦斯現在開跟待會兒開有差嗎?還是怕留在這裡被我吃掉?」 
岳靈把我留下來,她語氣有些不高興。 
「喔……」不過說真的,我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是岳靈要換衣服。她脫掉了POLO衫跟牛仔褲,唔......好誘人,看到她穿著綠色花紋蕾絲內衣,胸部好像跟我一樣大,解開胸罩時兩邊白皙的乳房霎時蹦了出來,乳頭就像落在玉盤上的櫻桃彈跳著...... 
「色鬼,把口水擦一擦吧!」岳靈冷不防轉過頭來丟出這句話來。 
我嚇了一跳,口水還來不及嚥下:「是妳叫我留下來的耶!」 
「要妳留下來要沒要妳看!」 
妳這蠱惑人心的撒旦! 
「妳不換衣服嗎?」 
「不用,反正我這身衣服都要換洗,直接去浴室就好了。」 
「好了,我們去洗澡囉!」岳靈開心地拿著一個小袋子要走出房門。 
「妳先去洗吧,我去開瓦斯......」 
岳靈開罵了:「開瓦斯開瓦斯,妳打電話來是叫我來看妳開瓦斯的嗎?」 
我好無辜:「啊本來就沒有叫妳來了啊,而且不開瓦斯妳要洗冷水澡嗎?」 
「妳去開啊,我等妳咩!」 
「等我幹嘛?」 
「當然是一起洗澡啊?」 
我瞪大了眼睛:「一起洗澡?」 
「對啊!」 
「可是......」我全身血液彷彿集中到了我的臉上,隱約還感覺到她正在冒著熱氣。 
「妳喜歡我我喜歡妳,那一起洗澡也很正常啊!」 
「可是......可是......」我還是覺得很害羞,我喜歡岳靈沒錯,但是我還沒有心理準備真的跟她坦承相見......不,是裸身相見。 
「到底要不要一起洗啦!」岳靈又開罵了。 
「妳兇什麼兇啦!人家還沒有心理準備......」 
「洗個澡要心理準備個鬼啦!衣服脫掉身體淋濕抹上香皂沖掉泡沫擦乾身體抹上乳液穿上衣服。這些動作是很困難嗎?」岳靈有些氣急敗壞,卻不知道她在急些什麼。而我又急又羞,甚至掉了眼淚。 
「妳就不能......不能溫柔地邀請我嗎?」 
岳靈她半張著嘴看了我一會兒,然後露出了微笑靠了過來,雙手捧起我的臉頰,她先輕輕地吻去我的眼淚,再啄了我嘴唇一下: 
「對不起,我剛剛太激動了些......我們一起洗澡好嗎?」 
「......嗯。」我看了看她點個頭,有點不情願地笑了一下。 
她捏了我的臉頰一下:「好吧,請妳帶路囉!」 
我拿了要準備換的內褲還有睡衣,開了陽台上的瓦斯兩人一起進了浴室。 
「妳家沒有浴缸啊?」岳靈怪罪地唸道。 
「滾回去泡妳家的天池啦!」我生氣了。 
我家的浴室只能淋浴,而且真的不大,已經兩個人了若是再加一個人就要擠爆了。為了避免尷尬,我背對著岳靈脫衣服,最後一件內衣脫下來時,岳靈突然從背後雙手抱住了我的胸部! 
「呀......!」她突如其來的動作把我嚇得大叫。 
「小聲一點啦,又不是發生命案!」 
她居然邊搓揉著我的胸部邊說道:「妳的胸部也不小嘛,跟我一樣是C罩杯的吧?」 
......我得承認被她搓揉著很舒服,而且她兩胸口正緊貼著我的腰際,溫度極高極燙耶! 
「不要這樣啦,我要先刷牙洗臉啦!」 
沒想到她的手一上移,猛然捏了我的乳頭好幾下。
「啊啊......唔啊......」 
我居然呻吟起來?天啊! 
「岳靈妳......」我很用力轉過身來想罵她,可是她雙手卻停在半空中,兩眼直盯著我瞧,臉頰紅嘟嘟的沒有說話。 
「.......?」我不知道岳靈她怎麼了,她整個人就僵在那邊漲紅了臉。 
我跟她兩人莫名沉默了一會兒,我還是先打破沉默:「先......先刷牙好不好?」 
「喔,好。」她轉過頭去,有點尷尬地笑笑。 
接著我們就各自在角落洗臉洗頭沖水抹香皂,然後再輪流拿蓮蓬頭沖掉泡泡,過程中我們都沒有再交談,不過還是會偶爾偷瞄一下岳靈,偷偷地將她從頭看到腳:她的臉龐,頭髮,脖子,肩膀,胸部,小腹,私處,屁股,大腿,小腿,腳踝......忽然她轉頭過來,發現我正在盯著她瞧,我們兩不約而同地回過頭專心洗自己的澡。雖然直到出浴前我們還是沒有交談,但我卻感覺到自己的心正猛烈的拍打著胸口,下腹部一股暖流持續加熱中。 
我頓時驚覺,那是種慾望!一種很原始的生理需求。 
「我先出去了。」我丟下了這句話匆忙離開浴室,直奔廚房打開冰箱,拿出了罐冰水倒進杯子一口氣喝下去。 
「姿寧?」岳靈邊拿著毛巾擦著頭髮邊過來,她穿的是一般常見有可愛兔子圖案的睡衣。 
「......我以為妳會穿浴袍戴著浴帽咧。」 
「妳偶像劇看太多是不是?」她笑笑,臉上紅暈還未退去,是浴室太悶熱了嗎? 
「看妳要先到客廳看電視,還是到我房間等我,我洗個內衣很快就好。」我遞給她一罐礦泉水。 
「我先回妳房間好了。」 
待我回到房間時,發現房內燈沒有開,岳靈正坐在床沿,望著落地窗外的路燈燈光。 
雖然那不是月光,但是水銀燈照射在她的臉龐皮膚顯得分外白皙,水汪汪的眼睛直挺的鼻子,還有豐厚卻嬌小的雙唇,我就站在門口靜靜地觀賞著她。 
剛剛生理的慾望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心中對眼前的女孩一種難以自拔的迷戀,我是女生,但是我確實愛上了像精靈般的女生。 
她轉過頭來說道:「妳的窗外除了路燈外,還真的沒什麼好看的。」 
......個性很糟糕的精靈! 
我找來一個枕頭跟毛巾放到床上說道:「對啦,比不上妳家窗外的湖光山色。」 
「對了,下次來我家陪我好嗎?」 
「我有這份榮幸嗎?」 
她笑笑:「當然囉,不過,得再等一陣子,最近我不會在家。」 
「妳又要去哪裡?」我邊收拾地上的書跟玩偶邊問道。 
「美國。」 
「美國?」我猛一抬頭:「妳不是剛從美國回來嗎?」 
「我根本就還沒出去好不好?」她一臉無奈。 
我靠過去坐在她身邊:「那你這禮拜都在幹嘛啊?」 
「妳那天離開餐廳後,我胃潰瘍的毛病又犯了,一方面住院讓醫生評估我的病情適不適合出國,另一方面準備出國的證件還有行李。」 
我有些不知所措:「那,妳什麼時候出國?」 
「明天上午十點的班機。」 
「明天上午十點?」我瞪大了眼睛:「妳現在還跑來幹麼啊?」 
「是妳叫我過來的啊?」 
「我是叫......」我懶得解釋了,先把情緒穩定下來:「要去多久?」 
「兩個禮拜而已,妳放心。」 
最好是能放心啦!之前一個禮拜沒有見面,現在見了面之後又是兩個禮拜才能相見...... 
我低頭問道:「妳到底去美國幹嘛?」 
岳靈雙手撐著床沿,一屁股坐靠到牆壁:「我姊結婚。」 
「......恭喜妳姐了。」不知該如何回應,只有祝福她囉。 
我們兩又沉默了一段時間,奇怪,今天跟岳靈碰面,不是跟她鬥嘴,就是跟她保持沉默。 
「睡覺了,免得妳明天起不來。」 
「嗯。」 
雖然我背對著她側躺著,但心裡卻是一直撲通撲通地跳,因為我還是期待她能夠抱抱我,而且,明天她就不在了。 
「唐姿寧。」岳靈她從背後叫我。 
「幹嘛?」我並沒翻過身。 
「高樹君是誰?」 
唔,有些尷尬,差點忘記在電話中曾說出這個名字:「一次被同學硬邀去的聯誼時認識的男生,明星學校的學生會長,長得滿斯文的,個性不錯。」
「妳很欣賞他吧?」背後一酸味飄來。
「我也說了,我對他沒有感覺。」
「是嗎?」
「是的,我們早點睡吧!」趕緊結束話題。
眼睛才閉上了一會兒,背後又傳來她的聲音:「姿寧,妳知道嗎?」
「厚,妳要講我才知道我知道不知道!」
「其實也是有很多男生追我。」
我轉身過去,她依然背對著我。
「妳有拒絕他們吧?」
「廢話。」
「那妳......為什麼沒有想到要跟他們試著交往?」
「跟妳一樣,我對他們沒有特別感覺,另外一點就是因為我姐的關係。」
「妳姐反對妳跟男生交往啊?」
「不是,她很鼓勵我多多拓展人際關係,但是我姐能力那麼強,又這麼照顧我,如此一來,我認識的,想追我的,沒有一個比得上我姐。」
想到他姐姐曾跟我聊過,不過看來岳靈真的太依賴她姐姐了,而岳珩也真的太寵岳靈了。
我問道:「妳姐姐要結婚,妳看起來不怎麼高興。」
「......」岳靈並沒有回應我。
我自顧自地說下去:「因為原本照顧妳的人無法在待在妳的身邊了,妳覺得失去依靠,所以妳不高興,是不是?」
她肩膀震了一下,但仍沒回應,我怕我自己再說下去又會把氣氛弄僵,轉身繼續背對她睡我的覺,一會兒,聽到背後岳靈翻身的聲音,接著,岳靈抱住了我的腰。
「妳還記得我們在校舍屋頂的事吧?」
「當然。」我的心正奔撞著,靠得很近的她的心跳聲,彷彿也傳進了我的耳朵裡。
「那天一大清早我接到她的越洋電話,告訴我她要結婚了。」
「......」
「那時我當場愣住,因為我一直以為我們姊妹倆可以很獨立地,相互扶持到永遠,而她也承諾會一輩子照顧我的。」她越說越機動,摟著我的手越抱越緊。
「......妳姐再怎麼照顧妳,她還是有她的人生要過,有她的幸福要去追求。」
「幸好,那時候妳出現了。」
「是啊,很像妳姐姐的人出現了,但是妳卻對她出氣,還捉弄她,甚至還拿她當替代品。」我說到最後很不高興。
「妳錯了,而且我也錯了。」
我們都錯了?什麼意思啊,我翻身過去,她依然緊摟住我,且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她繼續說到:「除了外表以外妳根本就不像我姐姐,而且,要是妳真的完全像我姐的話,我根本就不會愛上妳的。」
「是嗎?」
「我說過我喜歡的是妳的特質,因為妳根本能力差而且又不懂得照顧人體貼人。」
我不知該高興或是生氣還是難過,心中五味雜陳。
「所以,我不會要妳承諾要照顧我一輩子,就算以後只有我一個人而已,我還是會好好地活下去。」
「岳靈妳不要這麼說,我一定會陪妳......」
我說不出口,因為岳靈她以她的雙唇堵住了我的嘴。
一個既深切又甜蜜的吻後,岳靈緩緩說道:
「乖乖等我回來,我會送一份禮物給妳的。」
「不要妳的禮物,我只要......」
「我知道。」她再次打斷我的話:「我可以從妳的眼神中看出妳的渴望是什麼?」
不會吧,妳真的看得出來我想要的是什麼嗎?
「好啦趕緊睡覺吧,我明天還得早起呢!」
這傢伙居然一個翻身倒頭就睡,丟下了剛剛一下子從甜蜜深吻被拉回現實人生的我錯愕不已。
結果,我今晚得到的,真的就只有失眠而已。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這張是想用來作販售會場刊的圖......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