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落之前不愛妳(9)

 
第九章 
什麼是「HAPPY ENDING」?我只知道,只有人死了才會所有事都ENDING,活著的時候所遇到的人.事.物,都只是階段而已。 
所以我當然也知道,從天堂掉落到地獄的感覺,俐偵老師應該可以體會,但是,那就是ENDING了嗎?這我就不知道了,對她而言,到此為止了嗎? 
我也只能祈禱還沒。 
老師在公車上跟我說的,如同小說的情節,可惜不是那種高潮迭起柳暗花明,而是家人認定「同性戀」是罪大惡極,全力要老師趕快結婚生子,去追求平凡女子該有的幸福。
我該說什麼呢?目前我還不會遇到,未來不一定。
我現在能做的是,跟平常一樣,上學,上課,下課,放學。
一個禮拜了,這些動作週而復始,老師上課時也無異狀,認真接學之餘在課堂上跟同學聊些八卦或冷笑話。我也沒有去醫務室,因為我沒病,就算是心病也不該是佳瑞姐能解的。
放學時季伶要拉我去唱KTV,我推說身體不適課業要顧,當然這讓她有些不高興: 
「喂,以後可別說我『有異性沒人性』喔!」 
我苦笑:「怎麼妳現在思維邏輯都跟臭男生同一等級啊?」
「高樹君一直想約妳,而且他表現得很積極耶......」 
我看得出來,但是關於這一點我實在是很不想表達任何意見,我只說道:「下次好不好?下次要到哪裡狂歡我一定奉陪。」 
不是我想虛應那些男生,老是推四阻四地到時我怕會跟季伶交惡,即使我跟她從國中開始就是死黨,但真的沒有必要為了男生而破壞我跟她的友誼。 
回到家之後,電視機打開,我就開始猛按遙控器,從大愛台按到幼幼台,從綜藝台按到新聞台,在從電影台按到鎖碼台(呿,真的鎖碼!) ,接收了許多資訊,觀賞了幾部影片,掌握了目前時事。 
但是我整個人還是一片空虛,腦袋跟心都被掏空似的。 
岳靈,我知道全都是岳靈的關係。 
與其說都是她害的,倒不如說是我自找的,既然知道我喜歡她,而她也喜歡我,為何有些事我不肯相信她,她又不願跟我說呢? 
是因為她姐姐嗎?我忌妒她姐姐嗎, 
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好笑,再怎麼樣她們是有血緣的親姊妹,感情好是應該的,但......那如果是愛情,那......那她們不就是亂倫了嗎? 
「......我在想什麼啊?」我吐我自己槽,拿遙控器敲了自己腦袋一下,......可是,也無不可能啊?她父母親都已不在了,她們兩人在一起想怎麼搞也是她們的事啊...... 
為什麼自己的獨占慾強到讓自己想歪想得很邪惡呢? 
關上電視,把遙控器丟到茶几上,整個人趴在沙發上,心情一整個低落沮喪。我右臉貼在沙發上,眼睛盯著茶几上的手機,要不要打電話問岳靈,那天看她面有難色可能是因為關係人都在場,現在的話,打過去應該沒關係吧?可是我不敢。那天她打給我時,我也只是先把她號碼儲存下來,並沒有特別註明那號碼的主人是誰...... 
「嗶嗶嗶嗶!......」 
我嚇得坐了起來,拿起手機一看,是媽打來的:
「媽幹嘛啦?」 
「姿寧啊,我跟妳爸晚上喜宴上都喝了一些酒不好開車,今晚不回去了。」 
「好啦,妳們玩得盡興點。」 
「自己要注意門窗有沒有關緊,還有妳弟應該回家了吧?叫他別亂跑了。」 
「喔,我知道了,先這樣吧。」 
掛上電話我才想到弟要去同學家過夜,他走時還要我跟媽講一下。唉,反正就是一個人看家啦!想說乾脆叫季伶過來陪我好了,這時間她們應該也該唱完歌了吧?我再次拿起手機,一邊按著通訊錄一邊翻報紙,看還有沒有其他有趣的電視可以看,眼睛稍微瞄了一下便按下通話鍵,回到剛剛姿勢,右臉貼著沙發,左臉貼著手機,一接通,我就說道: 
「季伶嗎?我是姿寧啦,在忙嗎?」 
「......沒有。」她聲音怪怪的,好像拿手帕還是面紙摀著鼻子說話。 
「妳們KTV結束啦,妳聲音有點怪怪的?」 
「嗯,剛剛唱得太用力了,喉嚨怪怪的。」 
「喔,對了,過來陪我好嗎?」 
「幹嘛?」 
「我爸媽今晚不回來了,我弟跑去同學家,現在整個屋子只剩我一個人。」 
「這樣喔,可是.......」她語氣似乎有些為難。 
「妳現在是有誰陪妳嗎?」突然想說是不是有男生正在陪她...... 
「沒有,我也是一個人。」 
「那妳就過來咩!」 
「......」電話那端沉默了。 
我有些不高興了:「喂,妳還說別怪妳『有異性沒人性』,去玩去唱歌會找我,可是我想找人訴苦抱怨時,我該找誰啊?」 
「妳可以去找岳靈啊。」她的語氣很酸,比酸菜白肉鍋的菜跟湯還酸。
「還不是因為她的事。」 
「怎麼了,她欺負妳嗎?」
「不……我跟她一個星期沒聯絡了。」我手賤拿起了遙控器,下意識又打開電視。
「為什麼不跟她聯絡?」
「上星期我們本來在一起用餐,後來……」我覺得不好把俐偵老師跟佳瑞校醫的事跟季伶講,簡單說道:「後來不知怎地為了小事跟她吵了起來,我就先走了。」
「妳真沒風度。」
「什麼叫我沒風度啊?如果她真的喜歡我,難道不應該對我坦白嗎?」
我有些激動,腦袋想了什麼不多思考一下就說了出來。
「那……妳會對她完全坦白嗎?」
「我……」一時說不出話來,因為我還沒跟季伶說我喜歡岳靈。
「嘿嘿嘿……」看來季伶還是很想知道我到底選擇了哪一條道路。
「好啦季伶我跟妳說,妳不要告訴任何人喔……至少目前啦,妳可以發誓不跟其他人說嗎?」
「發什麼誓啦,妳要我發誓總先該有所表示吧?」
「表示什麼?」
「比如說,我現在肚子有點餓,衣櫥有點空,荷包有點緊……」
「游季伶!」
「終究妳還是要說的,快啦!」
真是……為什麼我會跟她是死黨:「我是真的很喜歡岳靈學姐啦,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能不能不要再把高樹君推給我了?」
「高……為什麼?」
「還為什麼咧!他是個好男生沒錯,但,我就是對他沒感覺。」
「……」季伶沉默了一會兒沒有回應。
我眼睛一瞄電視,畫面出現了一男一女主持人的搞笑談話節目要開始了,我趕緊說道:「十點了,妳趕快過來啦!從妳家到我這還得花三四十分鐘耶!」
「……我還沒洗澡。」
「妳又不是沒在我家洗澡過,十點半我在樓下等妳,就醬!」
掛了電話隨手丟向茶几,總覺得今天季伶怪怪的,是今天跟同學去唱KTV唱得不愉快嗎?
其實我想了一會兒,季伶的話也提醒我,我要求岳靈對我坦白,可是我自己呢?我知道我自己的人際關係很單純,理論上我說了什麼無俚頭的話應該不至於傷到任何人,但是岳靈父母早已不在,姐妹倆人相依為命又得自立自強撐起家族事業,人際關係上當然會更加複雜,更何況她跟她姊姊、姊姊跟校醫、校醫跟老師……
唉,我這單向思考的笨蛋,卻喜歡上變幻莫測的妖精了,所以說我這是自找的。
嘆了口氣看看時鐘,時間也差不多了,鑰匙手機拿了便出門下樓,在大門口跟管理員伯伯打聲招呼,便靠在欄杆上等季伶。
「明天還是去找一下佳瑞姊好了。」我邊玩著手機裡的小遊戲邊想著,那天老師她們倆鬧得不太愉快,雖然我不是直接關係者,但就是對她們感到不好意思。手機裡的貪食蛇我怎麼玩都玩不好,一來我反應不是很好,二來手機因為遇見某人不小心摔過一次,手機銀幕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哈囉!」
我抬頭一看,居然是岳靈,她側背著一個包包走了過來,霎時我覺得不知所措,一個禮拜沒見了,她卻毫無預警地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妳……妳怎麼跑來了?」
她淺淺一笑:「妳那天突然跑回去,我好擔心妳。」
我應該也無須問是不是她們家的老黃送她來的了,不過我有些不高興:
「妳不是要去美國嗎?回來啦?」
「妳怕我不回來啊?」
「隨便妳,反正妳又沒有打算跟我說。」
「對不起。」她突然向我深深一鞠躬,害我嚇了一跳。
「妳幹嘛啊妳?」因為她平時對我就很強勢,一下子低頭道歉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其實說去美國算是很倉卒的決定,以為很快就會回來,所以只跟校醫簡單說了一下。」
「那妳怎麼沒跟俐偵老師說?」
「也是當天的事,還來不及跟她講。」
「……反正妳是跟姊姊回去,我沒啥立場表達意見。」
「原來妳在忌妒啊?」她恢復了以往的笑容,又開始捉弄我。
「我哪是忌妒啊?那天妳又不說清楚,害得大家晚餐都鬧得不愉快……」
「我已經分別跟俐偵老師還有佳瑞校醫解釋道歉過了,我並不是有意的。」
「那、她們有沒有和好啊?」這是我最擔心的。
「是有啦,不過,妳應該知道俐偵老師的狀況吧?」
「我知道,我當然還是希望她們倆人能好好在一起,但,那就是HAPPY ENDING嗎?」
她聳聳肩,跟著在我身旁我靠上欄杆:「不管HAPPY 不HAPPY ,日子還是要繼續過。」
她伸出手來握住了我的手,感覺有些冰冷,就這樣我們手牽手一起望向街上稀疏往來的人車,彼此沉默了一會兒。
「我可以吻妳嗎?」她過頭來突然冒出這句話。
「啊?」我臉熱了起來,血液彷彿直衝腦門,我慌亂說道:「這、這裡不行啦!認識我的住戶進進出出,還有、還有管理員伯伯都出來巡查……」
她對我燦爛一笑:「那我們到妳房間好了。」
我真的好尷尬:「不、不行啦,我家……我家人都在,而且……」
「我知道妳打從心裡也想跟我接吻的,對不對?」
「哪……哪有!」
「因為妳只說不能在這裡,又怕被家人看到,卻沒有明確拒絕我。」
「……」真的,我想吻她,我還忘不了那天在昏暗的包廂裡接吻的滋味,岳靈的雙唇是那麼柔軟,像是咬著棉花糖般甜蜜可口,更忘不了在接吻時她的鼻息吹拂在我的臉上,濕濕熱熱那誘人氣味……
「妳的臉好紅,是不是想到什麼啊?」
岳靈一句話把我拉回現實,而且,她的臉早已靠近我面前約 十公分 ,低頭看著她的我,心裡的欲望想必早已寫在臉上了。
「我……不行啦,等、等一下我同學要來。」
「是喔?」她突然一臉沮喪,是因為我一直拒絕她,還是有人來殺風景?
「對啊,不然明天好了,明天我們再約時間看要去哪裡玩好不好?」
她兩眼盯著我看:「看著我的眼睛老實回答我。」
強勢的命令句,雖然有些不願意但我還是看著她。
「妳喜歡我嗎?」
「……」我不想回答,只是以點頭代替。
「那妳會對我坦白嗎?」她認真的問我。
「會啊,我當然會啊!」
她偏頭過去冷笑一聲:「妳騙我。」
「我哪有騙妳啊!我是真的……」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又不敢太大聲:「我真的很喜歡妳啦!」
「妳爸媽根本就不在家,妳弟也出門了好不好?」
「……妳怎麼知道?」心裡頭莫名緊張起來。
「不然這麼晚了妳怎麼還會叫妳同學來。」
她的推理一點都沒錯,我只好說道:「好啦好啦,我同學等一下就要過來了,妳……」
「說妳ㄍㄧㄥ還真的很ㄍㄧㄥ,讓我親一下是會死喔!」
「不要啦!我怕……」我還是老實說了:「我怕我跟妳接吻之後,我會捨不得妳走。」
她笑了,不是開懷大笑,而是那種如釋重負一掃陰霾的笑容,不過她還是嘆了口氣: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但是我告訴妳,妳同學不會來了。」
我有些驚訝:「妳怎麼會知道?」
「妳完全都不知道妳一小時前電話是打給誰嗎?」
「啊?」
我拿起手機一按通話紀錄,我剛剛撥打的居然不是季伶的手機,而是一組我並沒有特別記下來的號碼,而那組號碼正巧就在季伶的號碼的上一格。
岳靈拿起她的手機在我面前一晃:
「感謝妳的邀請囉!」
我腦袋下意識聯想起某部搞笑卡通裡一個女配角口頭禪的調調:
這就叫做「引狼入室」嗎?
「岳靈妳好爛耶!!!」
我又羞又氣的掩面大罵,也改變不了有個豬頭犯下了這可愛的錯誤。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販售會的一天"加強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