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屬於我的幸福快樂

(本篇文章屬限制級,心智年齡未滿十八歲者請慎入)
屬於我的幸福快樂
那個人走了,就此灰飛湮滅。
望著火化場熊熊烈火跟濃濃黑煙,所有的親朋好友對我說道:『妳再也不用擔心害怕了,去追求妳的幸福吧?』
我從此就能幸福快樂了嗎?我不知道,也沒有人可以給我肯定句。
他對我殘酷的毒打還刻在我身上,無情的羞辱烙印在我的心裡。
我猜我擺脫不了他吧,但身邊的人說的也沒錯,我還活著,我還是得去追求我的幸福。
大學唸的是社工,因此踏入社會時,可能是來自自身曾經受創的陰影,我決定從事協處家暴案件這一類的社工領域,阻止其他可能會步上我後塵的女子身陷不幸。
每當一個個傷痕累累、淚眼婆娑的女孩坐在我面前哭訴她們的男人種種不是時,我除了義憤填膺之外,也盡可能地幫助她們重新來過,看是要循法律途徑對男人提出告訴外,也讓她們決定今後的路該怎麼走好好思考。
當然,也有不少個案面對曾經傷害她們很深很深的男人回過頭來祈求破鏡重圓,低聲下氣的模樣彷彿是對方的奴隸一般,她們還是終忍不住言歸合好,彷若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恩愛如故。
也有個案不斷重複和好破滅再和好的戲碼,除了再三叮嚀警告,我也只能祝她們幸福快樂......即使她的幸福快樂旁人無法認同。
自己的親身經歷,還有許多個案的實例,並沒有阻止我去交男朋友,去談戀愛,但是,我會很小心很謹慎地,去避開去閃躲那些可能存有暴力傾向的男人。
我決不會讓自己發生那個人曾在我身上心裡做過的事。
目前身邊的他,溫柔體貼,對我呵護有加,紳士如他對待我彷彿是款待一位淑女......不,我甚至可以感覺我像是他捧在手心上的公主。
每當激情過後依偎在他懷裡時,我常懷疑這就是我的幸福快樂嗎?
我知道我很愛他,他也百分之百地愛我,毫無疑問。
只是夜深人靜時,那個人又出現在我的腦海裡,他就站在我眼前揮之不去。
難道他是來阻擋我追求我的幸福嗎?我不允許,我絕不允許。
可是,男友對我越是呵護,越是聽到那個人從心裡面正辱罵著我,罵我是低賤下流的女人,我抓著耳朵搖頭晃腦,難道我一輩子真的都擺脫不了他嗎?
男友發現我的異狀時,對我的關心呵護,卻莫名讓我產生厭惡,他對我的好反而讓我作噁想吐。
他一再容忍我,我一再質疑他,他一再安慰我,我一再諷刺他。
『妳到底想怎麼樣?』終於,他忍不住了,開始對我惡言相向,我也反唇相譏,說他的溫柔只是懦弱,紳士只是虛偽,笑容的背後是在嘲笑我那不堪的過去。
從言語的針鋒相對轉變成肢體直接衝突,他一掌把我打到床上,我起身抓住他的衣服使勁想撕開,他一手將我的頭壓向枕頭,我雙手雙腳伸往空中揮舞,什麼也抓不住。
我用盡吃奶力氣肚子用力將腰挺起,身後的他手中不知了麼東西,開始在我的臀部及大腿拼命抽打著,我邊哭邊叫,近無意識地撕開了我的上衣,扯掉自己的胸罩,他邊拉下我的裙子內褲,仍不停地抽打著我。
在他對我施暴的過程中,我把我曾聽過所有下流不堪的字眼對他吼罵,他停止抽打我,伸手狂暴地捏住我的乳房,咬住我的耳朵咒罵我是個低賤齷齰的臭妓女。
『我操...我操...』他把我的乳房捏的好痛好痛,我奔著淚咬著牙哀嚎著,下體湧出一股暖流滑過兩腿之間,騷味染滿了我的床鋪。
我達到了之前未曾有過的高潮,莫名的幸福感佈滿全身,雞皮疙瘩顯而易見。
當我還沉醉在痛楚和快樂餘韻時,抬頭發現抱著我的他滿臉罪惡與不捨,眼神還透露出犯錯無辜的訊息,我對他說道:
『我不准你對我說什麼抱歉或對不起的任何一字,你敢說我就去驗傷把你告到死!』
沐浴過後站在落地鏡前,看著自己的胸口臀部大腿小腿滿是傷痕,發現自己除了剛剛被打的巴掌的指印外,我全身正在發燙,飢渴還有慾望在下腹部不斷燃燒著。
在鏡中我的身後出現了一個人,溫柔又深情的抱住我,我知道那是誰。
在很早很早就痛失身邊的愛妻的爸,原來一直在我的身邊不曾離去。
完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