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落之前不愛妳(8)

第八章
「校醫,原來妳們都得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約會啊?」岳靈的炭烤羊小排端了過來,不過她還不急著開動,反而先問了佳瑞姊一個我也想問的問題。
「在學校得保持同事間友好關係,出了校門又得跑遠一點免得被熟人發現。」李老師點的香橙豬肋還沒上來,一邊吃著沙拉一邊說說道。
「就算被熟人看到應該也沒關係吧?」我問道,不可能看到兩人在一起就可一眼判定誰跟誰是同性戀吧?
「是沒錯啦,能避就避,不能避時……再說囉!」佳瑞姊一派輕鬆。
我轉頭問岳靈:「李老師也教你們英文啊?」
「嗯,她也是我們班導。」
我看過二年級自然組的公佈欄,岳靈英文成績排她們年級前五名,至於我,英文只要考過七十分,我媽就要高興個三天三夜囉。
李老師面向我說:「姿寧,妳的英文……」
我趕緊接口:「老師我會好好用功的!」
「我想說請岳靈來幫妳補習一下,應該會很有幫助的……」
「啊?」我看看岳靈,她居然給我撂了句英文:
「I’II always love you , now and forever.」
我苦笑了一下,引用某部電影台詞:「阿鬼,妳還是講中文吧……」
佳瑞姊很開心地說道:「喲,居然在我們面前做愛的告白啊?讓我開始忌妒囉!」
看她們三人開心地笑著,我當然也跟著陪笑了,平時看李老師的打扮跟一般女性教職員沒啥兩樣,她在上課時也很少談到自已的事.…‥至少在我們班是這樣。
我偏過頭去問道:「岳靈妳……」
「想聽中文的話我們私下聊好嗎?」她雙眼漾著愛意。
「不是啦,李老師在你們上課時會聊到自己的事嗎?」
「她是跟我們說她的情人是外交部特聘非洲邦交國家的醫療志工,一年難得回國幾天,她父母一天到晚叫她趕快結婚。」
我覺得很好玩:「扯那麼遠的謊啊?」
佳瑞姊說道:「哪會遠,我還真的曾跟聯合國的和平部隊一起去過伊拉克呢!」
老師的餐點終於送上來了:「所以找在學生面前是不撒謊的。」
佳瑞姊切下一小塊雞肉很親密地餵老師享用:「別只光顧著討論我們,說說你們自己吧?」
我有些不好意思:「我們又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是說妳們兩個進展到什麼程度啦?應該坦承相見了吧?」
我突然回想起剛見面那天,在校舍屋頂我幾乎裸著身體被岳靈緊緊抱住的場景,霎時全身熱了起來,從腳尖燙到頭皮:「我們不是老師所想的那樣……」
岳靈卻在旁搶我的話:「她那麼ㄍㄧㄥ目前也只願意脫到剩內衣而已,下次我就要把她……」
「哇哇哇……」我慌張起來,抓了岳靈的手用力晃,一時語塞只好哇哇叫進行干擾攻擊。
「哈哈哈.…‥」佳瑞姊她們兩人笑得好開心,加上岳靈三人一起攻擊我,害我招架不住。不過說真的,餐桌上的氣氛很融洽(即使我總是被虧),佳瑞姊跟老師互動相當親密,兩人互望的眼神彷彿眼中只有對方而已,我再轉頭看著岳靈,她放下了手中的玻璃杯,伸手過來握住我的左手,她的手比我小一些,但是很柔、很暖。
岳翎說她喜歡我,我……真的可以接受她的感情嗎?不知怎地,我的內心一陣激動、喉嚨似乎硬咽,我長這麼大了,第一次有人明白地說她喜歡我,我自己心裡也受到影響而感動……
我也喜歡她,沒錯吧?沒錯吧!
「我、我要去洗個臉。」我趕緊藉口去洗把臉,不過岳靈似乎有些依依不捨地放開我的手。來到化妝鏡前看著自己,我的臉真的很紅,大口深呼吸幾下,但仍無法將奔馳著的心緩和下來。
「妳喜歡我嗎?」
最熟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是我聽錯了嗎?是為何如此的真實?發現鏡中出現了她的身影,那也是我的視覺殘像嗎?此時該引用某部電影名言「這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來自娛嗎?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回了頭,岳靈真真實實的站在我眼前,聞得到她的氣味,看得到她的臉龐……
「妳喜歡我嗎?」她再問了一次,語氣很堅定,但是她的眼神卻一直閃爍著,是很興奮、還是很不安?
有個號稱戀愛達人的傢伙說過,當一個人無法分辨哪個是幻影哪個是真實的時候,他不是瘋了就是戀愛了。我覺得我是瘋了,瘋狂地迷戀上一個個性古怪女生……
以岳靈的外型對男生而言絕對是個超級可愛的女生,我也敢說想追岳靈的男生疊起來的高度一定超過一O一大樓,可是她為什麼……
「妳為什麼會喜歡我?」我反問她。
她一笑:「因為看妳有點傻、有點勇敢、有點笨拙、有點愛心、有……」
「都是有點?在妳眼裡我都沒有完整的部分嗎?」
「就是這些點點滴滴才會湊合成完整的妳,所以找喜歡妳。」
「即使我們都是女生?」
「女生愛男生、生愛女生就保證會有完美的HAPPY ENDING嗎?」
「……」
她的眼神轉為堅定:「我喜歡妳,這是千真萬確的。」
「……我可以嗎?」
「可以什麼?」
「我可以……就這樣接受……妳的感情嗎?」
我長這麼大了,第一次有這種戀愛的感覺,平常看那些愛情小說或文藝電影都沒有那麼強烈感覺,今天我才發覺,妳所懂憬的美好,跟呈現在妳眼前的真實,差距極大。甜美嗎?又莫名的苦澀。
 「嗚……」不知怎地,我哽咽了,一股想痛哭的衝動,可是卻很是那種痛快開心的哭:「怎麼辦……?我……」
她靠了過來,緊緊抱住我:「我在這裡,姿寧,我在這裡。」
「妳……好討厭,我怎麼辦……我……」我已經哭得語無倫次,也緊緊抱住她,拼命地用鼻子在她帶著淡淡香味的頭髮上來回磨蹭著。
「我……喜歡妳,可是……我的心卻好痛,為什麼?」
喜歡上一個人原本是件美好的事,但是我哽咽心痛是因為我第一次談戀愛嗎?只是我開始擔心現在抱著岳靈,哪天她卻要離我而去時,恐怕不是心痛,而是心碎。
我們兩人在廁所外面擁抱著,還身上還穿著高中制服,來往的顧客只要有眼睛有腦子的都知道我們在幹嘛,還是岳靈先說了:
「好啦好啦!」她拍拍我的背,拭去我的眼淚說道:「妳要先回去坐好,還是要留下來看我尿尿?」
我破涕為笑:「討厭啦妳,我耍回去吃甜點了。」
她放開了我的手,走進廁所前還對我一笑。
回到座位時,只看到佳瑞姊在位置上喝果汁,沒看到李老師:「老師咧?」
「在講手機,她家人打來的。」她手指了指在餐廳角落,正背對著我們的老師,我心情逐漸穩定下來,開始放鬆地享用我的提拉米蘇,佳瑞姊問道:
「妳們剛剛是不是在廁所那邊依依不捨啊?」
我不好意思:「啊……岳靈是有點囉唆啦。」
她笑笑:「她有說她很快就會回來,妳不用太擔心。」
「喔。」想說她身體應該好得差不多了,不至於在廁所昏倒吧……
「她去美國只是先辦理準備去遊學的相關資料跟證件,還有打點住的地方而已……
「美國?她什麼時候要去美國?」我突然覺得很奇怪。
她一臉疑惑,馬上改口說道:「沒事,是我搞錯了。」
岳靈笑盈盈地走了回來,不待她坐下我即刻問道:
「岳靈妳要去美國?」
她臉色馬上大變:「妳聽誰說的?」
我轉向佳瑞姊,她也是一臉茫然看向岳靈:
「妳連姿寧都沒說啊?」
岳靈咬著嘴唇,欲言又止,我想到一個人:
「妳是不是要陪妳姊姊回美國?」
她整個人震了一下,答案顯而易見。此時老師回座位了,只見她一臉不悅,悶著不說話。
十分鐘前餐桌上大家還在嘻嘻哈哈,為何一瞬間氣氛凝重下來了?
「老師,我要先走了。」岳靈面無表情說道。
「喔。」老師只是點個頭,沒有特別回應。
「妳現在就要跟妳『姊姊』去美國了?」莫名有一股氣在我的肚子裡翻滾著,話中我還加重了語氣。
「不是……我會很快回來的。」她看著我,眼神卻變得有些哀怨。
「妳要去美國?怎麼沒聽妳說過啊?」老師彷彿大夢初醒,連忙問道。
「沒有,不是、我……」岳靈著急了,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想要辯解卻無從說起。
佳瑞姊說道:「妳跟妳姊要回美國又沒怎麼樣,幹嘛刻意不讓所有人知道。」
她看著我又看著佳瑞姊,一臉要哭的模樣,老師在旁說道:「一定是岳珩不想讓妳知道這件事,她還真刻意啊。」
佳瑞姊猛轉頭看向老師:「妳是什麼意思?」
老師喝了口紅茶說道:「沒啥意思。」
佳瑞姊有些不高興:「我跟她是老同學了,不至於一些應酬話都不願跟我說吧。」
老師悠然說道:「就怕有人只是寒暄有人就會留戀吧……」
佳瑞姊怒聲說著:「李俐偵,我跟她的關係我已經很清楚的告訴過妳了!」
岳靈慌忙地解釋:「老師對不起,你們不要吵了,這件事是我自己沒有跟大家說講楚才會這樣……」
「我要走了!」唰地一聲,老師丟了幾張鈔票跟銅板在桌上:「我坐公車回家。」
佳瑞姊分明想站起來,可是她卻一咬牙,兩手拍在餐桌上喊道:「隨便妳!」
這下子全餐廳的人都往我們這裡瞧過來,弄得我好尷尬。老師猛然推關大門離開了,岳靈還站在桌邊,坐也不是,想離開又不是。
「佳瑞姊對不……
我開口說道,不過一一句冷淡的聲音打斷我的話:「妳不用叫得那麼親熱。」
佳瑞姊雙手掩面,一字一句從她掌縫中流出。
我低頭猛掏我的錢包,該死!以為有人請客就放心點餐,雖然不是點最貴的餐點,但末先考量到我的錢包裡有多少錢,除了糗。還是很糗。
「沒有要妳出錢,妳要走的話我就不送了。」佳瑞姊依然冷淡。
我還是把我所有錢都掏了出來,放在桌面上,起身離開:「對不起,感謝校醫的邀請。是我破壞了今晚氣氛。」
轉身時瞄了岳靈一眼,她兩頰已流滿淚水,依舊咬著下唇,她不出聲音,我也決定不理她。
走出餐廳後,本來想打電話回家叫我爸來接我,不過,我把心一橫,走就走嘛!不過是將近一小時半的路程……
或許岳靈是考量到岳珩跟佳瑞姊的關係,所以不好說明她去美國幹嘛;而且,或許佳瑞姊不介意,但知道她們兩人過去的李老師不一定能夠釋懷。
「我笨嘛!大腦不會思考嘛!」我一路走著邊哭邊罵自己,今天是怎麼搞的,以為得到幸福後就得意忘形,卻無意間破壞了我跟岳靈、老師跟佳瑞姊的感情。
但是,她卻對我隱瞞她要去美國的事,又是為了什麼?是怕我對她姊姊忌妒嗎?可是……可是……
「唐姿寧!」
有人喊我的名字,但,不是岳靈,卻是一旁等公車的李老師。我走了過去。發琨李老師雙眼泛紅,想必剛剛也是哭過了。
「老師……」
她看到我原本有些驚訝,但隨即「噗」地笑了出來,害我臉又熱了起來。
「妳被趕走還是自已要走啊?」老師斂起笑容說道。
「我還不趕快走嗎?氣氛被我弄成這樣子,我好難過……」
「是我把氣氛弄僵的,妳別把責任攬在身上。」
「老師,再怎麼說,我傷害了妳跟佳瑞姊的感情了。」我低頭說道。
「妳以為我們第一次吵架啊?」她抽頭伸出去望望川流不息的車潮。看來她等的公車還沒來:「妳也坐公車嗎?」
「不是,我打算走回去。」
「別這樣啦,陪我坐公車,跟我聊聊。」
「……我沒錢了,公車卡也剛好今天到期。」
「哈哈哈……」她爽朗的笑聲害我頭垂得更低了:「我出公車錢,不過,妳得聽我訴苦,可以嗎?」
我抬起頭來抗議:「哪有老師跟學生訴苦的啦!」
「那就聽我自言自語吧?」
幸好我家跟老師家有一段是順路,上了公車找個位置坐下後,老師倒是先沉默了一會兒。
「老師,妳不是要跟我訴苦嗎?」我轉頭看她,而她只專注在窗外的街景,不回頭地說道:「是啊,很苦,很辛苦。」
「……是感情還是家庭?」
「都有。」
「那……」
「我爸媽以死逼我去結婚,今天是第十次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