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落之前不愛妳(7)

第七章
我敲了敲醫務室的門,沒有回應;過了一會兒再敲,還是靜悄悄的,最後還是放棄,轉身離開。
我到醫務室之前還真的跑到岳靈她們教室去,不過大家都已經放學,教室裡還有 一兩 位學姊,但我並沒有特意去問,就算問了似乎也沒啥用。手機……打過去我該跟她說些什麼呢?還是放棄吧。
「真是,說我要趕著回家煮飯也可以啊!」我自言自語唸道,不過季伶知道我是那種在家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人,她也知道我不用去補習。本來就沒有跟校醫說要去找她了,何況我也搞不懂自己下意識會說要去找校醫咧?而且我也只是找個遠離男生的藉口罷了,季伶是一定要把我跟那個男生送作堆嗎?
漫步往學校大門走去,中途在走廊停了下來,上次岳靈痛到快昏倒的地方。我坐在她那時坐的位置,看向操場上蓼蓼可數的田徑隊學生,天色也漸漸昏暗下來,我想季伶現在應該跟那些男生又吃又喝有說有笑吧?
我到底是在幹嘛呀!嘆了一口氣後,打算要回家了。正要起身時,發現有人走了過來,是校醫。
「……妳不是唐姿寧嗎?」她比我先問道。
「校醫好。」問好後我張開了口,還在猶豫該不該說本來想找妳……
她笑笑:「怎麼啦?」
「……沒事。」
她望了望四周,便在我身邊坐了下來:
「上次岳靈就是倒在這裡對吧?」
我轉向她,為何這種事她都知道?
不待我回答,她接著說道:「岳靈有稍稍跟我提過,看妳剛好坐在這裡,很容易聯想到。」
……校醫妳另外一個身分是偵探嗎?不過,我真的太容易把心事寫在臉上了。
「我們剛剛開完校務會議,要不要到醫務室坐坐?」
「不用了。」
「是因為岳靈不在所以就不想來嗎?」
我有些不高興:「校醫,妳不用把我每件事都跟岳靈扯上關係,她有她的想法,我有我的人生。」
對啊?幹嘛想說要找只會揶揄我的校醫咧,直接回家還比較快。
她倒是愣了一下,繼續說道:「好吧,不過看妳心事重重,要跟我聊聊嗎?我也是學校的生活輔導老師喔?」
……輔導學生去當同性戀嗎?當然這種不禮貌的話我沒說,但是,她臉上漾著笑容,感覺很甜,跟一般老師對學生的笑容不太一樣。
是因為我長得像岳珩,她曾經喜歡過的人嗎?
「…前幾天,岳靈她姐姐跑來找我。」
她眉毛挑動了一下:「然後?」
「我想她最主要的,就是要向我道謝,說我在學校很照顧岳靈,其實我並沒有。」
「所謂照顧,並不是供給某人生活起居食衣住行才叫照顧,讓人心裡有所依靠有所寄託,比提供物質上的服務效果更大。」她一本正經地回答。
「我也跟她說了一些話。」
「嗯?」
我思考了一下,緩緩說道:「我說『我不希望她把我當成是妳。』」
她依然保持笑容,跟著我望向操場。沉默了許久,我再開口問道:
「校醫,能問妳一件事嗎?」
「說啊。」
「妳如何分辨什麼是友情、什麼是愛情嗎?」
她轉過頭來看看我:「是有跟妳比較要好的男生跟妳告白,還是妳對『某個學姊』的感情產生疑惑?」
「說真的,我對男生沒有太多興趣,是不是代表我是同性戀?」
「很多女生都有類似問題,她們會跟自己的手帕交、閨中密友非常要好,甚至懷疑……」
「校醫能不能說說妳的經驗?」
她嘆了口氣,苦笑說道:
「我曾經向岳珩表白,但是被她拒絕了。」
「……」
「我也曾親吻過她,卻也被她推開了。」
好尷尬,真不該問校醫這個問題。
「雖然事後我跟她都是以開玩笑來帶過那時尷尬的氣氛,但是我知道,她不是,我是。」
「也就是說,她把妳當成朋友,但是妳對她的感覺包含了愛,對吧?」
「沒錯。」
「那,校醫心情如何調適過來呢?」
「當時我真的很沮喪,雖然還是跟她保持友好關係,但是每次夜深人靜一想到她,我整個心都揪在一起了。」她邊說邊捂著胸口,眉頭也皺在一起,彷彿當時的傷痛還揮之不去:「最後,當然還是靠時間、靠朋友、靠課業囉。」
「校醫妳是說,這段時間妳就讓自己變得很忙,交朋友忙功課,讓時間一點一滴地度過這段歲月,對她的感覺再次退回到像朋友一樣嗎?」
「大概就是這樣子啦,而且,我認識了現在的女朋友,跟岳珩保持聯絡時,也就純粹把她當朋友了。」
「……」
她發現我沒有說話,再次轉過頭來看我,慢慢說道:「聽我講這些事,對妳有沒有幫助?」
「我不知道,或許有吧。」我低頭撥弄著自己的手指,想到校醫親吻岳珩時被她推開了,而岳靈吻我時,我沉醉了一下下卻推開,那我到底是怎麼樣咧?到底我是或不是……
等一下等一下,我用的是「沉醉」字眼?不就表示我喜歡女生了嗎?
「妳在想什麼,臉這麼紅?」
校醫話一說完我猛然驚醒,我盯著她結巴說道:「我…臉紅啦?」
她突然以手捂著嘴把臉轉過去,只見她肩膀不斷抖動著。
「校、校醫妳在笑我?!」我糗大了,她還是「嗚嗚嗚」個不停。
她背對著我向我搖手……算了,笑就笑吧:
「我要回去了,校醫再見。」
「等、等一下。」她拉住了我,不過還是依然笑容滿面:「跟我們去吃飯吧,我請妳。」
「校醫不用了啦……」
「沒關係,順便帶我女朋友讓妳們認識認識。」
「……」校醫的女友?這倒是讓我有些好奇,而且既然校醫要請客:「好吧!」
坐上校醫的車出了校門口,往跟我家反方向的路前進,一路上我思考著,即使校醫會拿岳靈來虧我,但是有個人可以聽聽我的抱怨或煩惱也是不錯,至少她給了我一些信賴跟依靠的感覺。
坐在她身邊我四下張望:「當校醫很賺錢嗎?」
「哪有,兩三萬,幾乎算是酬庸而已。」
「兩三萬買得起這麼好的車?」我有些驚訝,當然這輛車不是賓士或BMW,是豐田頂級的CAMRY,對我而言就是一部好車,爸開的是中古ALTIS,他在出版社當編輯一個月薪水不過四萬出頭。
「我家有錢。」校醫簡單扼要回答。
「校醫……」我還有些疑問。
「幫個忙,出了校外就別叫我校醫了,叫我佳瑞。」
「佳瑞姐,我現在坐的位置平常都是妳女朋友在坐的吧?」
「其實平常她很少坐,放假時她才會坐到。」
我好奇地問道:「妳女朋友是幹嘛的啊?」
她轉頭要回答時,儀表板上的手機正好響了,她接了起來:
「LILY我快到了……什麼?剛好,我也帶了顆小燈泡,等妳們囉!」
小燈泡?我就知道我打擾到人家的情人晚餐了,當然我會看情形,吃飽喝足就腳底抹油……
有人說妨害人家談戀愛會被馬踢,雖然在大都市裡被馬踢的機率極低,但還是識相一點比較好。
我想到一個蠻重要的問題:「佳瑞姐,其他人知道妳是……喜歡女生嗎?」
「很少,沒必要的話不會讓太多人知道。」
「是喔,那很辛苦囉?」
「沒辦法,我是在學校工作,形象還是得保持好,不然人家會說同性戀老師輔導出同性戀學生,這種黑鍋我背不起。」
我媽媽也是老師,她是教國小的,國小學生那種年紀應該都還停留在「男生愛女生羞羞臉」的想法,同性戀對她們而言,應該是想都沒想過;不過我小學時是如此,現在資訊如此發達,小蘿蔔頭有更怪異的想法也不足為奇吧?
……只是,媽對於同性戀的看法是如何呢?
「……妳家人會反對嗎?」我還是問道。
「我爸留下一筆錢就走人了,我媽三不五時往加拿大跑,她應該也不會反對,也不是很有時間反對。」
「妳女友咧?」
她轉頭看看我,隨後繼續住視前方路況:「她就辛苦多了,鬧家庭革命,幾次陪她回去都被當成透明人。」
「喔……」不知道我跟岳靈……我會不會想太遠啦?
「到了。」
這一路上花了將近半小時,車子停好後,佳瑞姐領著我走進一家小餐廳,裡面燈光還有裝潢還蠻別緻的,四周還擺設一些仿中古世紀的圖畫跟古董器皿,佈置得好像是穿越時空一樣,就差服務生跟顧客沒有穿起古裝而已。
我們坐定位後服務生遞來菜單,佳瑞姐她點了道迷迭香雞腿套餐,我從封面裡的本日特餐翻到封底裡的甜點飲料,菜單來來回回翻了五次,最後還是決定吃白酒海鮮義大利麵。待服務生收走菜單走遠後,我壓低嗓音問道:
「佳瑞姐,妳不怕我跟人家說妳是同性戀嗎?」
她喝了一口水說道:「是喔,我好怕,我該拿你怎麼辦咧?」
「……」
她這麼回答害我話接不下去,只好吐吐舌頭:「反正我不會跟人家說的啦!」
她笑笑:「我相信妳,妳也相信我,不是嗎?……LILY這裡!」
她突然往我身後方向揮手,我一回頭,居然是我英 文 老師李俐偵!我趕緊再回頭看著佳瑞姐,她說道:「所以我不是說過我跟她很熟嗎?」
李老師一過來便摸了一下我的頭:「小燈泡妳好!」
我結結巴巴說道:「老、老師好……」
不待 李 老師坐下,佳瑞姐首先告狀:「剛剛這傢伙還威脅我要跟人家說妳跟我的關係咧!」
李老師笑得很開心:「是喔,唐姿寧,妳覺得妳有立場說人家嗎?」
「老師我剛剛在開玩笑的……」
我正要急著辯解時,旁邊又有個人坐下來了,我一轉頭,不會吧……
岳靈對著我笑瞇瞇的說道:「二比二平手。」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F。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