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鞦韆之戀

鞦韆之戀
四月二十三日 星期六 晴
 今天是個嶄新的一天!我們搬家了,搬到距離市山中心二十分鐘車程的市郊一個社區。我的新家有三樓,從三樓的陽台可以清楚看到社區裏的一個小公園,還有遠方的高樓大廈呢!這裏車子少,變安靜的;這個社會有一些是媽媽的老朋友,所以今天剛搬來的時候,有不少的叔叔伯伯來幫忙,當然也少不了阿姨嬸嬸來串門子。
 我現在正別在我房間裏的紙箱寫日記,今天好累。
 新的環境,新的同學,雖然帶給唐家琦些許的不安,但是家琦是個活潑伶俐的女孩,有自信能夠很快的跟同打成一片。每當放學的時候,都會和兩位住在同一社區的同學一起經過社區裏的小公園。
 「哇!」家琦有一點興奮:「沒想到這社區的小公園比我舊家的公園還大!」
 「家琦家琦,」一個長髮的女孩子開玩笑的碰碰她:「有興趣的話晚上來這裏逛逛,會有許多情侶在水銀燈下談情說愛呢!」
 「晚上公園不會很危險呢?」家琦問道。
 「放心,社區山入口常有警察伯伯在巡邏,而且社區裏的大人們都很守望相助,這裏可是個摸範社區呢!」一個捲髮的女孩說道。
 「唐家琦,我們晚上要去補習,先走啦!」
 「好,拜!」
 家琦自己想想,她們也真累,同樣是國二,有的要補習,有的要學琴;媽媽很民主的讓自己去發掘自己的興趣,幸福多了。
 「天色還早,去公園走走也好。」
 公園的樹很高大,也很茂密,一些小孩子正在樹蔭下玩捉迷藏,旁邊的一個涼亭幾個老人在下棋。家琦看到公園的角落有一座鞦韆,就很高興的跑了過去,也不管自己還穿著裙子,把書包丟在一旁,爬上架子就玩了起來。家琦最喜歡玩盪韆了,國小四年級的時候曾為了跟男生搶鞦韆而大哭大鬧。
 喜歡那風吹在臉上的感覺。
 盪著盪著,感覺有點不對勁,不等鞦韆停下來,家琦縱身一跳,雙腳漂亮著地,回頭一看,有個高中生正坐在後面的石椅看書。
 「糗大了,他是什麼時候就待在那邊的?」家琦紅著臉看著那個高中生。他抬頭起來,看了看家琦,推推他的銀邊眼鏡,低頭繼續看他的書,似乎是沒有看到剛剛家琦盪鞦韆的英姿。
 家琦拎起了書包,快步的走回家了。
四月二十七日 星期三 微陰
 爸爸回來了!今天要特別寫下來,因為距上次爸爸回家的時間,快要兩個月了。
 晚餐的時候,媽媽煮了好幾道爸爸愛吃的小菜,爸爸把從金門帶回來的高梁酒打開,跟媽媽小酌一番。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電燈泡一樣,幸好爸媽沒有催我回房間,還給了我一大包貢糖,要我帶去學校給同學吃。
 吃完晚餐後,我提議爸媽去公園逛逛,自己留下來乖乖洗碗。嗯,今天又日行一善了。
 每個禮拜天是社區民眾動員打掃的日子,家琦拿著灑水桶在澆門口附近的花叢,她的父母親正和隔壁的王伯伯在疏通水溝。家琦澆完了水,拿著一大袋的空寶特瓶到社區的資源回收桶去,正好看見里長先生和里長太太跟清潔隊員聊天。
 「游伯伯,游媽媽好!」家琦很有禮拜的向他們問好;游先生和游太太非常熱心,經常到這個社區的每一戶人家去造訪。
 「小琦好乖喔!對了,妳爸爸今天是不是要回部隊去了?」游太太問道。
 「嗯,他下午就要飛機回金門。」
 「唐先生真是熱心,難得回來一趟,就為這社區出了不少心力。等他下次休假回來,我叫游媽媽做幾道好菜請妳們全家好好的吃一噸。」游里長是一位心寬體胖,非常好客的人。
 「謝謝游伯伯!」
 家琦看到上一次在公園石椅看書的高中生走了過來:
 「爸、媽,我上圖書館了。」
 「正人,你中午回不回來吃飯?」游太太問道。
 「不吃了,再見!」
 家琦禮貌的跟他點個頭,而游正人只是看了她一眼,發動他的機車便走了。家琦有點不高興,嘟起她的小嘴。
 「我家老二最沒有禮貌了!」游太太嘀咕起來;「他大哥跟小弟都不愛唸書,家裏就屬他最聰明;可是呀::他今年就要參加聯考了,也不曉得他有沒有把握?」
 「游二哥這麼用功,游媽媽不用擔心啦!」家琦笑著這麼說,心裏卻想著:
 「哼!跩什麼,祝你名落孫山!」
五月三日 星期二 晴
 今天在放學路上又碰到了那個戴銀邊眼鏡的討厭鬼,他還是一付很傲的子,他有看到我,不過我不想理他。
 游伯伯跟游媽媽晚上來我們家,和媽媽討論到一些有關社區活動的事;媽媽是個業務的小說家,游媽媽力邀她到社區的活動中心才藝教室擔任老師,不過媽媽還在考慮當中。
 心情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大概是因為看到了那傢伙吧!
 放學後到小公園逛逛已成了家琦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不過今天,在小公園的入口附近,停了兩、三輛賓士汽車,還有幾個穿西裝的中年人在公園外指指點點的。家琦看他們的模樣,心想大概是哪裏來的有錢人,也要準備搬進這個社區吧!這個社區的每個人都不是很富裕,但是大夥兒生活得很快樂。
 家琦也不去在意,走進公園,看見游正人坐在鞦韆板上看書。家琦正打算馬上走人不玩鞦韆了,正人卻抬起頭來對她說:
 「我是不是佔了妳的位子?」
 家琦乾脆回過頭來,走到他面前直接了當的說道:
 「對,請你走開。」
 他站了起來,走到石椅旁坐著,開口說道:「小妹妹,我們之前至少見過了三次面,我叫游正人,妳呢?」
 「我叫唐家琦,現在就讀國中二年級,我討厭人家叫我小妹妹!」
 「好吧,唐家琦小姐,很高興認識妳。」正人笑了笑。
 家琦第一次看見正人笑,而且他這麼一笑,讓家琦不會覺得跟當初碰面時那麼的傲了,也就降低對他的排斥感。
 「……游大哥,請問你今年是不是要考大學?」
 「咦?妳怎麼知道?」
 「是游媽媽跟我說的。」
 「那我媽媽還跟妳說些什麼?」正人好像很有興趣的樣子。
 「嗯……」想了一下:「游媽媽還說你非常聰明,非常用功」。
 家琦以為這樣說他會很高興,可是正人並沒有表示什麼,走過來晃晃鞦韆:
 「妳…喜歡盪鞦韆?」
 「嘿嘿,我在國小的時候被同學封為『鞦韆公主』哩!」家琦很得意。
 正人又晃了晃鞦韆,踏上板子,使勁的用力盪。
 「喂,以後來這邊教我盪鞦韆好嗎?」還沒幾下,正人便一屁股坐在板子上,不盪了。
 「你……不會玩盪鞦韆?」家琦覺得蠻好玩的。
 「小時候曾從鞦韆上摔下來,所以到現在還不敢玩。」正人一臉嚴肅,不像是開玩笑。
 「這樣子啊……
 「可以嗎,鞦韆公主?」
 「好,那以後每天放學後你要來這邊等我喔!」
五月五日 星期四 雨
 今天下雨,所以和游大哥的鞦韆特訓班暫停上課。目前還看不出游大哥有任何進步的跡象。
 出門時因為沒有下雨,所以也沒有想到要帶傘;結果下午上課時雨下得一發不可收拾。幸好放學時王伯伯開車來接小菁,也順便送我回家。王伯伯真是個好爸爸!晚上,媽媽從出版社搭計程車回來,也搬了一台除濕機回來,放在客廳使用。這個社區的濕氣還真重。
 不知道金門是不是也在下雨,希望爸爸在帶阿兵哥出操時不要被雨淋濕了……坐王伯伯的車經過公園時,看到有一個坐在鞦韆上淋雨,大概是無家可歸的老人吧,好可憐。
 里長家跟唐家相隔兩條街,比較靠近大馬路,不過還算變安靜的。此時,里長正在客廳跟太太和在貿易公司上班的大兒子討論有關社區的一些事務。
 「這種事情要和社區的每一位住戶討論過後才行,這個社區是大家共同擁有的。」
 「爸,我和媽媽也都同意你的看法,而且住宅區是不允許有聲色娛樂的商業場所的。」
 在一旁的游太太開口道:「今天那個趙先生有打電話過來,我推說你不在;我想他八成是要跟你討論想在社區裏開個視聽理容什麼的。」
 「妳們放心好了,我怎麼樣也不會答應讓他來騷擾我們這個安寧的社區。」游先生下了結論。
 「咳咳!」
 游先生轉頭過去,看見正人站在門口聽他們說話。
 「正人,你回房間休息,明天我跟學校幫你請假,待在家裏不要到處亂跑。」游先生說道。
 「我沒事了……」正人邊說邊咳嗽。
 游太太怪罪的唸道:「沒事跑去公園淋雨幹嘛?」
五月十五日 星期日 晴
 這個星期都在考試,今天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了。
 游大哥他盪鞦韆的技術還是不行,跟他講腰都必須出力,偏偏他就是硬梆梆的,真是沒辦法。公園裏的老爺爺和老奶奶很好奇的看著我跟他玩盪鞦韆,在一旁的小朋友則在取笑他;他倒是不會不好意思,可是我自己覺得丟臉死了!我問他為什麼這麼想玩盪鞦韆,他一直都不告訴我原因,還說他以後自然會跟我講。游大哥耍什麼酷嘛!
 晚上,家琦跟媽媽來到社區的活動中心,媽媽終於答應了游太太,來才藝教室教一些國小的小朋友寫寫作文和畫畫;才藝教室的隔壁是舞蹈教室,王媽媽正帶著社區裏的嬸嬸阿姨跳恰恰。
 家琦覺得好有趣,這個社區真是多彩多姿!
 活動中心的二樓是一個小型圖書館,雖然裏面的藏書不多,但是每天都有社區裏的高中生、大學生來查資料跟自習,甚至還有一些外面些的學生跟跑來這裏。
 正人在圖書館窗戶旁看書,看到家琦正在外面逛,便小聲的叫了她,亦意要她進來。
 「游大哥也在這裏看書啊?」家琦乖乖的坐在正人身邊。
 「在家裏看書看得很煩,而且我媽常跑進我房間問東問西的,乾脆跑到這裏來。」正人推推眼鏡。
 「游大哥好辛苦喔,大學聯考是不是真的很難考?」
 「我不知道,這是我第一次考;希望也是最後一次考。」他笑了笑:「對了,妳都不用去補習或者是練琴嗎?」
 「爸爸是讓我自己選擇要不要補習,反正我的成績都是保持在中間的程度,就替家裏省一筆開支啦!」家琦調皮的吐吐舌頭:「媽媽也常說我是個野ㄚ頭。」
 正人搖頭笑笑,沒說什麼。
 「游大哥,不打擾你看書,我先走啦!」
 「嗯,再見。」
 「拜拜!」
五月二十四日 星期二 陰
 今天身體不太舒服,就坐在鞦韆板上,游大哥也跟著坐在我身邊陪我聊天;不過大部份都是我在說話,他只是很感興趣的在聽,可是當我在罵我們老師或同學的時候,他就拚命的講道理給我聽,說我這裏不對那裏不對,說到最後好像我是壞小孩一樣。奇怪咧,不站在我這邊就算了,還要拚命數落我,我就連他一起罵!後來他為了跟我道歉,跑去公園旁邊買雞蛋糕,我們兩個就一起吃掉,結果晚餐就吃不下了。
 晚上看新聞的時候,立法院又打架了,其中有一個打得最兇又罵髒話的,居然是上次在公園入口那個穿西裝的人呢!
 「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來參加社區的里民大會。」游先生透過麥克風,做了一個簡單的開場白,他接著說道:「大家都是老街坊老鄰居了,我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跟各位說明今天這個會議最主要是討論什麼事情好了。」
 在活動中心三樓的會議室裏,每個人都在議論紛紛;因為最近有一些建築商在這社區進出,似乎是有意思要動土開工,只是不知道要建些什麼。
 游先生繼續說道:「最近有位趙先生想開一家視聽聲光娛樂廣場,他看上了我們社區,而且跟我交涉了好幾次,還打算把小公園推平作為建地。」
 在場的王先生首先發言:「那怎麼行,我家就在公園的正對,如果改成了KTV或MTV,那我們全家都不用睡覺了!」
 劉太太跟著附和:「不行不行,我當初就是因為看上這個社區環境優雅安靜,才勸我先生搬來這裏的;一旦有了那些娛樂場所,生活品質會降低很多。」
 「而且啊,」在旁的何老師說道:「現在的年輕人就喜歡搞那些花樣,消費高又不是很健康,報紙也常報導那種地方容易跟人起衝突;最重要的,是小孩子容易學壞!」
 平時就愛留鳥下棋的周老先生很氣憤的用柺杖敲著地板:「誰要是敢把我待了三十年的小公園給剷平,我就跟他拚命!」
 「好,好,我了解大家的感受。」游先生把大夥兒激動的情緒緩和下來:「既然大家都反對的話,我會再次跟那位趙先生說明我們社區每一份子的決心。」
六月六日 星期六 晴
 嗯,六六大順。今天是個大晴天,也是游大哥畢業典禮的日子。中午我坐在鞦韆板上,看到游大哥拿著一個獎牌,跟身邊的一位大姊姊有說有笑;後來他發現到我在跟他打招呼時,一下子變得手足無措,他向大姊姊道別之後,跑過來跟我說明她是他的同學,只是順路而已。
 奇怪,他跟我講這些幹嘛,而且我也不認識那個大姊姊。第一次看到游大哥那種緊張的模樣。
兩輛進口的高級轎車駛進了社區,停在游先生的家門口,車門一打開,走下來幾個西裝筆挺的男子,趙先生和黃立委也在其中。
 游先生已在門口等候多時,看到他們走了過來,也就打開門請他們到客廳去。游先生平時待人親切,和和氣氣的,今天卻顯得比較嚴肅。
 「游先生,不知道你考慮得怎麼樣?」趙先生露出很熟練的商場笑容,繼續說道:「這個社區的公園地點很不錯,只要我的娛樂事業能在此發展,這市郊附近也會跟著繁榮起來,到時候,對社區,對您保證會有好處的!」
 「很抱歉,趙先生,」游先生正色說道:「前不久我們召開過里民大會,社區裏的每一戶人家都不贊成住宅區裏有什麼娛樂事業。而且,公園的那一塊地是屬於政府所有,不是說想剷平就剷平,想建什麼就建什麼的。」
 黃立委開口說道:「關於這一點,游先生您就不用擔心了,我已經運用了我的關係向各單位的長官請他們關照一下。」
 「什麼意思?」
 「八月四日」趙先生說得非常斬釘截鐵,臉上還有一絲得意:「小公園從此就成為歷史了。」
六月十六日 星期二 晴
 今天是農曆的端午節,紀念當年屈原投江而死,所以後來的人才有粽子吃。
 社區活動中心前的廣場舉辦包香包、包粽子比賽,媽媽常說她的手藝有多好多好,也就跟著參加比賽。結果王媽媽包的粽子得到第一名,何老師的香包第一名,而媽媽……。我本來還想以後去小菁家就有可口的粽子享受了,不過目前我得先解決家裏成堆的粽子才行。
 晚上,我把自己縫好的一個香包放入信封,準備寄給在金門的爸爸,還有告訴他我跟媽媽好想他喔!
放學後,家琦正打算要回家,卻在校門口看見了正人,他好像是在等什麼人。
 「游大哥,你在這裏幹嘛?」家琦跑過去跟他打招呼。
 正人看了她:「平常跟妳一起回家的那個女生呢?」
 「你說小菁啊?她要去喝喜酒,王伯伯先帶他走了。」
 「這樣啊,」正人笑笑:「我剛在圖書館看完書,一起回家好嗎?」
 「好!」
 兩人邊走邊聊,家琦看到正人的手中拿著一本「六法全書」。
 「游大哥你要考法律系啊?你想當律師或是法官?」
 「不是,我是理工組的。」
 「那……那你幹嘛看『六法全書』?」
 正人很嚴肅的說道:「妳知不知道小公園準備推平來蓋一個休閒娛樂場所?」
 「怎麼會呢?」
 「本來不會,因為公園那塊地的公有的土地,不得作為私人營利事業或商業行為之用途;可是不知怎麼回事,就有一些不肖商人動那一片公園的主意。」
 正人晃晃手中的書,情緒有些激動的繼續說到:「書上明明白白說明那樣是違法的;我請爸爸向政府有關單位投訴,爸爸卻告訴我他們是不會來管這件事的。」
 「那些商人怎麼如此無法無天?」家琦也生氣了。
 「他們有民意代表幫他們關說、撐腰,我們又有什麼辦法呢?」正人一臉無奈的表情。
 家琦想著想著,突然說道:
 「對了!」
 「怎麼了?」
 「我有看過一部電影,內容是一個遭到冤獄的囚犯每天寫一封信去要求政府在監獄裏建一棟圖書館,信一封一封的寄,寄了六七年之後,政府官員不堪其擾,終於答應了他的要求。」
 「妳是說……我們也來寫信?」
 「對!我可以叫小菁,我媽媽,甚至是我爸爸寫信去抗議那個民意代表還有那不肖商人的可惡行為;我們也可以寫給出版社、報社、電台、廣播,用社會大眾的輿論來譴責他們!」
 「……」正人看著前方,不說話。
 「怎麼樣,游大哥你要不要寫?」
 「好。」
六月二十五日 星期四 陰
 今天有一些人,好像是建築人員或什麼的,搬了許多儀器在小公園裏,這裏指指點點,那裏比劃比劃,公園被推平似乎將是勢在必行了。可是我不服氣,到學校的時候就跟老師和同學說明,拜託她們每人寫一封信,不管是寄到那裏;回家的路上遇到鄰居、叔叔伯伯阿姨,也會跟他們提到這一件事件,我自己算了一算,寫了差不多二十多封信;嗯,還真佩服自己的毅力和正義感。跟游大哥討論時,他都沒有告訴我他寫了幾封信還有寄給誰。
 不過,再過幾天他就要聯考了,希望這件事不會影響到他。
 夏天的蟬兒似乎是受不了艷陽的酷晒,正放肆的鳴叫著;游太太坐在樹蔭下,一邊搖著扇子,一邊看著四週的人群,正人剛好拿著文具從教室走出來。
 「來,正人,喝杯冬瓜茶。」游太太把飲料遞給他。
 「媽,我都說我自己一個人來就好,您回家歇著吧!」正人接過飲料。他不希望媽媽操心,而且看見媽媽擔心的眼神,無形中帶給自己壓力。
 「不行不行,本來你爸爸也想來,可是他又得跟王伯伯去談有關公園的事,所以他就叫我來好好的看著你,有什麼問題的話我也好照料。」
 正人看看媽媽,一言不發的低下頭,邊翻書邊寫東西。
 游太太幫正人搧著風,自言自語的說道:
 「唐太太的那個女兒呀,真的是很聰明伶俐,才國中二級而已,就這麼懂事。你知不知道她也在為我們社區的公園努力呢!」
 正人不說話,繼續寫他的東西。
 「我聽王太太還有何老師說,她已經號召社區裏的鄰居,以及學校的老師同學一起寫信到各大媒體來挽救我們的小公園。」
 正人沒有抬頭,不過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正人,你從早上就在寫那張東西,一直寫到現在;你到底在寫什麼?」
 「……三民主義的申論題。」正人若無其事的回答。
七月十六日 星期六 晴
 今天游大哥邀請我看電影,說是要謝謝我教他盪鞦韆。我很想看動作片,可是他卻提議要去看會令我打瞌睡的文藝片。我跟他討論了好久,結果還是決定看動作片。本來嘛,既然要請我看電影,就該按照我的意思想看什麼就看什麼!
 我告訴他我已經沒有在寫信了,因為我覺得好累好累,而且一點回應都沒有。他居然只說了一句:
 「辛苦妳了。」
 什麼呀!一句讚美誇獎我的話都不說,真是!
 家琦一回到家,就馬上攤開報紙找東西。
 「妳在找什麼?」唐太太走出廚房問道。
 「我在找游大哥的准考證號碼,」家琦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大喊:「找到了,找到了!游大哥考上了台大電機系了!」
 「真的啊?讓我看看。」唐太太湊了過來。
 「媽,這張給您,我要看其他的新聞版。」
 「是不是想找有關我們社區的新聞?」
 「沒錯,我都寫了二十多封信呢!為什麼沒有任何報紙或電台提到?」家琦很不甘心。
 「又有什麼辦法呢?我們只不過是普通的老百姓,社區將來的命運如何,又干外面的人什麼事呢?」唐太太無奈的搖搖頭。
 家琦翻遍了三份報紙,什麼都沒有。
 「走啦走啦,我們一起去游太太家,恭禧她兒子考上台大?」唐太太催促著家琦:「妳也該學學游大家那麼用功喔!」
 「到八月四日剩不到一個星期了。」家琦盯著牆上的日曆難過的說道。
八月一日 星期一 雨
 晚上跟著媽媽去開社區的里民大會,開到一半我就走出來了,因為會場的氣氛非常的凝重,大家對於那一片綠意盎然的小公園依然有著依依不捨的感情。游大哥也有去,他也跟著我出來,他手牽著我的手,看著前方,我猜他大概是很激動,因為他把我的手抓得好痛,可是什麼話又不說。
 一大早,社區裡的所有人都站在小公園前,準備制止趙先生、黃立委以及即將進行對小公園摧殘的挖土機。游先生事先已告訴大家不要太激動,以免發生不必要之衝突。
 「來了,他們來了!」王先生對大夥兒喊道。
 幾輛轎車正駛入社區,在人群之中有個中年人似乎按耐不住,準備衝過去,卻被游先生攔下來。
 「游老,你該不會叫我眼睜睜的看那些傢伙把公園夷為平地吧?」那位被攔下來的先生激動的問道。
 「不是,你看仔細一點,他們不是上次那些人。」游先生指著那幾輛黑色轎車:「而且他們也沒有把挖土機開來。」
 最先頭的轎車車門打開之後,下來幾位穿西裝的年青人,走到中間一輛最大的轎車去開車門,沒想到車門一打開,社區所有人都愣住了:
 是總統先生!
 在每一個人交頭接耳,不知所措的時候,總統先生已和隨從走到游先生面前,親切的跟他握手,笑著說道:
 「想必您就是貴社區的大家長了,很高興認識您。」
 「不不不,您突然大駕光臨,是敝社區的榮幸,我們事先一點也不知情,所以來不及好好接待您,請您多多包涵。」
 「哪裡哪裡,請問哪一位是游正人先生?」總統關心的問道。
 頓時所有人把訝異的眼光投向正人;而正人則是不慌不忙的牽著家琦的手,走向總統:「我就是。」
 「游大哥你幹嘛啦!」家琦非常的驚慌失措,小聲的問道。
 「不要緊張,放心的跟我一起來。」正人臉上保持平靜,帶著一絲微笑。
 「總統先生,您好。」
 總統看見畏縮在正人旁邊的家琦,親切的問道:
 「妳就是唐家琦小姐吧?游先生說妳不喜歡人家叫妳小妹妹!」
 「是……」家琦錯愕的看著正人。
 「你所寫來的每一封信,我和內人都一一讀過,她非常的感動,並且要我陪她一起到這個社區來看看。」
 「這是我的榮幸。」正人禮貌的回答。
 總統繼續說道:「不過內人最近身體有些不適,無法前來,在此跟各位說聲抱歉……其實我對貴社區也是蠻有興趣的,想來看看這裡是否像游先生所描述的一模一樣-果然沒錯,這個社區的每一份子都非常的團結和諧,敦親睦鄰、守望相助……」
 現在大夥兒激動的心都已平定下來,靜靜的聽著總統所說的每一句話。
 「我知道貴社區的小公園即將要被推平,改建成一處現代消費娛樂場所;結果每個人都寫了一封信,寄到各大傳播媒體,為了挽救小公園的生機大家都盡心盡力。」總統轉向家琦:「聽說妳就寫了二十封信,唐小姐妳真有毅力!」
 家琦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關於這件事,我已要求相關單位徹底查辦,保證再也不會有任何人來動這一片公園了!」
 總統說一說完,所有人都從內心喊出勝利的歡呼,彼此慶祝道賀,大家的堅持總算有了結果。游先生和游太太更是難掩興奮之情。
 「對了,游正人先生,」總統問正人:「你在信裡面詳細的描述你對公園的花、草、樹、木,甚至是涼亭、建築物的每一份情感;你是為了什麼而如此執著呢?」
 「為了要盪鞦韆。」正人回答。
 「盪鞦韆?」總統不解。
 正人轉過頭來,溫柔的看著家琦說道:
 「因為我愛上了鞦韆公主。」
 「……游大哥。」
 「嗯?」
 「你是什麼時候……注意到我的?」
 「第一次見面,就是妳在我眼前盪鞦韆時裙子飄起來的那一刻。」
 「討厭!」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F。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