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落之前不愛妳(5)

第五章
呆坐在梳妝台前看著自己,不知道別人眼中的我是否跟我面前鏡中的人一模一樣,是否一樣個子有些高,頭髮微捲披垂在肩上,單眼皮帶著黑框眼鏡,鼻子不大嘴唇有些單薄.……
我面對鏡中的自己,也能面對自己的感情嗎?
「嗶……嗶……」低頭一看我的手機正響著,銀幕顯示是季伶打來的電話:
「妳還在家對不對?趕快出門了,三點半在好樂迪前面碰面!」
我有些無奈:「一定要去嗎?」
「一定要啊!女生就差妳一個,而且好不容易跟一中的男生聯誼,妳……」
「一中就了不起啊?我們學校又不是沒有又會念書又長得還可以看的男生!」
「可是願意負擔一切花費的男生就少囉!快點來啦,搞不好妳今天會認識妳的真命天子喔。」
「好啦,拜!」賭氣地掛上電話。
稍稍再梳理一下,跟媽保證會在九點前回家,拎著包包出了公寓搭上公車,心裡想的不是今晚會有哪個男生自告奮勇送我回家,而是那天在學校醫務室跟校醫的對話。
是我太單純,還是外面的世界就是如此複雜?
「為何我突然覺得……妳們的世界很混亂?」
接下校醫遞給我的面紙慌忙擦著手,我的注意力也集中在手上跟地板上的可樂痕漬。
「混亂?妳認識岳靈之前,妳的生活跟以前有差很多嗎?」
「認識她之前我的世界很單純,上學,回家,朋友,就這樣;認識她之後,我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事物……」
所謂不一樣的事物,就是見識到她的戀姐情結,還有同性戀;其實也可以說,岳靈打亂了我的生活步調,而我的心莫名地充滿著她。
這就是愛嗎?
校醫不待我回答邊喝可樂邊說道:「看妳思考這麼久就表示確有其事。」
「噹噹……」下課鐘響了,我整整翹了一節課,當然這不是第一次,我拿起只剩三分之ㄧ的可樂一飲而盡,丟入回收筒時說道:
「校醫,我今天只是剛好碰上岳靈,也算好心地送她到醫務室,我根本就沒有想太多,我只想過平凡單純的生活。」
她看著我久久才說道:「我只想讓妳知道,我們都很關心岳靈,不論是我、她姐姐或是妳。」
我站起來走向門口:「我該回去上課了。」
打開門同時,校醫在我身後說道:「妳有勇氣上頂樓去見岳靈,有力氣抱她來醫務室,卻一點都不敢面對自己的感情?」
我頓了一下,看到窗外的公車站牌提醒我到站了,趕緊跟著人群下車,看著對面大樓上設的一個電子鐘:三點五十分了!
我遲到了二十分鐘,幸好公車站牌對面就是好樂迪,趕緊踏上斑馬線越過車水馬龍的路口,看到季伶一群人在那邊正等著我:
「妳遲到了這麼久,所有人都在等妳耶!」
我向其他女生還有五個不認識的男生點頭致歉:「對不起我遲到了!」
一個看似帶頭的男生說道:「遲到就得跟我們所有男生情歌對唱喔!」
我吐吐舌頭:「好啦好啦!」
一群人就這樣鬧哄哄地湧入包廂,季伶一馬當先搶到了遙控器跟點歌本,其他人則是壁壘分明地男生坐一邊女生坐一邊。剛開始大家互動不多,我也只是頻頻走出包廂去吧檯幫大家拿喝的回來,不過在季伶唱完幾首歌之後,包廂內的氣氛漸漸熱絡起來。女生除了季伶外,亞亭跟東明我們偶爾會一起吃午餐上福利社,另外一個女生就不是很熟了;五個男生有的長相斯文有的卻有些流里流氣的,在我的感覺他們或許不錯,似乎又會玩又會念書,我個人是很不喜歡那種只會唸書的的書呆子。兩支麥克風反正輪不到我拿,我也自得其樂往吧檯跑,當然好樂迪吧檯擺出來的東西不是要讓人吃到飽的,只是我覺得不用白不用……
「不是說要情歌對唱嗎?怎麼老是跑來吃東西?」剛剛那個男生端了個空杯子靠了過來問道。
在家裡除了跟爸還有弟,我不太喜歡跟男生打交道:
「啊……其實我不太會唱歌,是游季伶硬拉我來的。」
他帶著笑容看了我一下,邊倒可樂說道:「看妳個子還滿高的,以為你是那種活潑開朗喜歡往戶外跑那一型的女生。」
我只是對他笑笑不做回應。身邊這個男生差不多高我半個頭,不是屬於帥氣型的男生,比較像斯文的讀書人,有一點點智慧型領導人的味道。我抓著杯子有些緊張地說道:
「我除了我爸跟我弟外,不太習慣跟其他異性說話。」
「真巧,我除了我媽跟我姐外,也不太習慣跟其他異性說話。」
我看了他一下:「……你是故意耍冷是吧?」
他喝了一口可樂說道:「既然出來玩就讓自己的心情輕鬆一下咩,『廣島之戀』會唱吧?」
「會……不過那歌有點老了。」
「老歌才有味道啊!等一下一起唱吧?」
今天之所以會跟季伶出來唱歌是因為想改變一下心情,後來聽她說要約別校男生就有些後悔。但是我發現即使我人身處在歡樂熱鬧的氣氛中,仍然改變不了某個人的身影一直在我心頭徘徊纏繞的事實。
我對於岳靈的感情,真的是「愛」嗎?我不知道答案,也不可能從她口中得到任何說法……
不,不是不可能,是我不敢。
只因為她是女生,我也是女生嗎?
大家高高興興地唱完了歌,簇擁著到附近的一家連鎖牛排店吃晚餐;我並沒有胃口,因為剛我喝太多飲料跟小點心,所以只點了鐵板麵跟大蒜麵包。此時大家在餐桌上更熱絡了,聊天打鬧嘻嘻哈哈,季伶也跟身邊的男生有說有笑。
而我則是一口濃湯一口麵包,靜靜地享用我的晚餐。
「妳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啊?」身旁坐著的依然是那個男生,我並沒有主動想知道他的名字。
「沒有啦,在KTV喝太多想說吃少一點,你……」
「 高樹 君。」
「啊?」
「高大的高,樹木的樹,正人君子的君,我的名字。」
「喔……高同學。」
他一笑:「妳咧?」
「我?我什麼?」
「妳的名字啊?」
身旁的季伶靠了過來:「 高樹 君,你不要欺侮我們班的傻大姐喔!」
「季伶妳不要亂講什麼大姐,我跟妳們同年齡好嗎?」
他狡狤一笑:「傻同學妳好。」
我臉熱烘烘地:「誰姓傻啊?我叫唐姿寧,唐朝的唐,姿態的姿,寧靜的寧。」
「寧靜的寧?難怪一整天妳都這麼寧靜!」
「不好笑好嗎?」我試著以輕鬆的口吻跟他哈啦。看來季伶很習慣跟男生相處,相較之下我就顯得很笨拙。
「嗶……嗶……」我的手機響了,我起身走到人比較少的地方接聽,是從我家打來的:「姿寧啊!妳怎麼在外面這麼久還不回家啊?」媽帶著責難的口吻急忙說道。
「我不是說九點之前會回家的嗎?現在才剛八點耶。」
「家裡有位客人說是要找妳,她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膝蓋想也知道那一定是岳靈!我說道:「那妳請她先回去咩,反正我們還會……」
「她說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當面跟妳說!」
「怎麼了?看妳一臉著急?」 高樹 君去盛濃湯時順便過來問道。
「呃、好啦媽,我現在就回去啦!」
匆忙掛了電話嘆口氣,看到 高樹 君還在身邊用關心的眼神看著我。
「沒有啦,我媽擔心我,要我趕快回家。」
「那我送妳回去好了,反正我也吃飽喝足了,就怕妳不盡興而已。」
「我自己坐公車就好……」
「游季伶剛剛有跟我說妳家的方向跟我順路,放心,我會挑一條又安全人又多的平坦大道送妳回家,好嗎?」
我相信 高樹 君不是什麼壞人,不過,季伶幹嘛跟人家說我家住哪裡咧?季伶發現我在瞪她,居然還對著我比了個「V」手勢。我食指指向她,然後在脖子上橫畫一下:禮拜一回學校妳就知道!
她對我吐吐舌頭,繼續跟其他人聊天。
就這樣, 高樹 君載著我騎上大馬路旁的機車道,我猜測岳靈到底是要跟我說些什麼,如果只是要感謝我送她到醫務室而已那倒是不用大費周章到我家來,但如果她是要跟我說……不知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應該不至於跑到我家來當著我爸跟我媽的面說些令人不好意思的話吧?轉眼間機車已經停在我家公寓大門口了, 高樹 君真是一個好駕駛,一路上我都在胡思亂想,完全沒注意到停了幾個紅綠燈跟轉了幾個彎,過程平穩順利。我把安全帽遞給他時,他問道:「下次可以約妳出來玩嗎?」
「啊?……我最近在忙功課啦!」這是當然是藉口。
「那我們可以一起去圖書館討論功課,這樣也不錯。」
說討論功課絕對是抬舉我,人家是一中的學生耶,不過我心裡想的只是要跟他說再見:
「再說好嗎,拜拜!」
趕緊轉身要走入大門,他把我叫住:「唐姿寧!」
我回頭看他並沒有回應。
「今天認識妳,還跟妳聊了這麼多,我很開心,拜拜!」他揮揮手騎車走了。
……算是我自己吐我自己的槽好了,我跟他並沒有聊些什麼;不過我有些緊張,因為岳靈現在正在我家客廳,很擔心她會把在學校對待我的方式表現出來,那我就慘了……應該不至於吧……
一打開門,就發現地上多了雙女用平底鞋,看起來就是蠻高級的牌子,我們家的鞋子多是在夜市或是百貨公司清倉特賣時買的,質感就比不上……
弟走過來很興奮地說道:「姐,妳在哪認識的大人物啊?還有司機專人接送真了不起!」
我上來之前並沒有看到岳靈他們家的車,更沒有看到 那位黃 先生,大概是岳靈叫他先回去了:「什麼大人物?跟我一樣是高中生,了不起大我一屆而已。」
「高中生?不會吧?剛剛我跟媽看到她的時候都嚇一大跳,還以為……」
我一走進客廳,我也嚇一跳,因為坐在在沙發上的並不是岳靈,而是岳珩,跟我長相很相似的月詠製藥公司總裁。
弟在我耳邊說道:「像不像是在照鏡子啊?」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