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落之前不愛妳(4)

第四章
    鍵入「月詠製藥 岳珩」後,勾選「照片」搜尋,螢幕上出現的影像檔,讓我不由自主的心痛。
原來我的外表跟月詠製藥的總裁岳珩相似度至少有七十分以上,不論是臉孔或身高。沒想到我生平第一次讓人迷戀,不過是因為被人當作很相似的替代品;說是替代品也就罷了,居然對方是個同性戀,而且她愛的還是自己的姊姊!
我也不會說上流社會如此淫亂這些廢話了,我能想到的原因,就是岳珩代理母職照顧岳靈得無微不至,甚至是溺愛;而岳靈對她姊姊除了是依賴,更是產生了愛戀之意。
而陰錯陽差地,我卻成了岳靈滿腔熱情的宣洩物、替代品。
其實照理說一般人遇到這種事除了覺得莫名奇妙,不是趕緊劃清界限就是當作口耳相傳的八卦,而我此刻心情卻是十分紊亂。
只因千不該萬不該,即使否認我也無法不面對的事實:我喜歡上岳靈了。
那天我離開包廂時岳靈似乎還在驚慌中不知所措,走出大門我還有一點點期待她會跑出來跟我說明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即使我已經知道到底是怎麼了,但,我還是希望她能親口對我說:
「我喜歡妳。」
我真的是太奢望了。想到的前進,我只想告訴她一切到此為止,別再攪亂我的人生了 。 
這幾天我把手機給關機丟進書桌抽屜,反正我目前也沒有想跟任何人連絡,也不想讓任何人找到我,上學,放學,回家,哪兒都不去。在學校裡,岳靈並沒有來找我,當然我也不會去找她。大概就這樣子了吧。
「什麼叫『大概就這樣子了吧』?」季伶問道。
「她姊姊從美國回來陪她,她也不會無聊到跑來找我了。」我邊扒我的便當邊說道。當然我跟她在包廂那一段經歷,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
那可能會是我這輩子最難忘的回憶,上天對我的惡作劇。
她咬了一口蘋果:「那妳會不會覺得很可惜啊?」
「可惜什麼?」
「有人這麼喜歡妳糾纏妳,雖然她是個蕾絲邊……」她的笑容似乎還帶著揶揄的意味。
「可惜什麼?那叫糟糕。」我白了她一眼,把便當盒蓋上。
「二年五班唐姿寧同學,請到教務處報到。」牆上廣播器突然叫著我的名字。
「姿寧妳幹了什麼事啦?」季伶問我,我搖頭表示不知情,離開教室往教務處走去。
「會不會是岳靈或是她姊姊找我?」理所當然地冒出如此想法,因為從我入學到剛剛為止,我都還沒有從學校的廣播器聽見我的名字過。
一到教務處,一位行政人員交給我一疊紙:
「你們班長沒跟妳說今天上午前,二年級各班值日生來這裡把模擬考成績拿回去嗎?」他問道。
「啊……」果然是我自己往臉上貼金,胡思亂想的結果就是忘了自己該做的事。
拿著資料走出教務處時,發現岳靈正坐在走廊下望著我,偏偏正好是在我回教室的方向,如果我繞路回去就太明顯了。我能做的就是把那位學姊當作路人甲,視而不見……
「喂喂喂,妳不是說在學校碰見我都會打招呼嗎?」一經過她身邊,就聽她喊道。
所以說這就是最糟糕的部份,她似乎記得我所說過的每一句話。
我轉過身去,看她笑容滿盈,跟那天驚慌失措的表情天差地別:
「學姊好,拜拜。」我無表情簡單地跟她問聲好,心裡想的,是跟她認識以來的經歷情境,還有那天在包廂內昏暗的燭光中與她擁吻的那一刻。
她猛然拉住我:「妳都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我定眼看著她,她嘴角是上揚的,但是眼神卻一直閃動著,我知道她的笑容是裝出來的。
但是,她拉住我到底是在想什麼呢?又是為什麼呢?
「妳要我說什麼?要我質問妳其實妳把我當作是妳姊姊來……依賴嗎?」我本來是想說「迷戀」的,看那天岳靈的舉動,說是「依賴」那就太輕描淡寫了。
她卻笑了一笑:「我知道妳原本想說的是『迷戀』或是『愛』吧?」
為什麼她都會聽見我心裡的聲音呢?而我,能知道她在想什麼嗎?
「......學姐,我真的不知道妳把我攔下來要幹嘛,我得回去上課了。」
「難道妳真的不知道嗎?」她眼光一直閃爍著,說話時一字一句很用力。
「我偶然地遇上妳,然後妳對我......有時很好,有時莫名其妙,更有時把我當作是玩物......」
「玩物???」她忽然眼睛睜大,馬上彎下腰哈哈大笑:「玩物?哈哈哈......」
我臉一熱:「有什麼好笑的,不就是那樣嗎?」
「哈哈哈......」她依然在笑,退了幾步坐上走廊下的石椅,誇張到笑出眼淚來。
她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不過,好像從認識她以來沒見過她如此開心。
我諷刺說道:「很高興能夠取悅妳,我先走了。」
走了幾步沒聽到她的笑聲了,一回頭,只見她坐在椅子上按著肚子低頭不語,我問道:
「妳太誇張了吧,笑到肚子痛嗎?」
「.......」她依然低頭不語,我卻發現她下巴垂著幾顆水珠,我在懷疑她是笑到流下眼淚,不過我知道所謂笑到流眼淚了不起只是眼角有水,真的不至於淚流滿面......
不對,她在流汗!真的笑到肚子痛嗎?我趕緊靠近:
「......妳怎麼了?」
「......好痛。」
「是生理痛嗎?」我開始緊張了。
「不是......,好痛,真的......」她開始咬牙切齒了,臉色瞬間慘白。
「我找人來幫忙......」我轉身想跑去醫務室,卻又被她抓住,我轉頭一看,她淚水早已溢出眼框抬頭看著:「不要離開我......」
我很緊張:「我去找人幫忙,妳先忍一下......」
「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她整個人已經痛到跌坐在地上,而且姿態相當不雅......不過現在也不是擔心雅不雅觀的問題。
「我保證不會離開妳的!妳先......」我說不出話來了,因為她緊緊地抓住我的手臂,很痛。
「求妳......」她似乎是喪失意識了,但是手還是緊抓不放,我把心一橫,用力拉起她的手繞過我的肩膀:「忍著點,我送妳去醫務室!」使勁一站把她拉起來,因為我個子比較高,要扶著她去醫務室這段路可不好走,看她兩腳直發抖,恐怕也是寸步難行。
「天啊,為什麼我會遇上這個狀況咧?」我使勁吃奶力氣雙手將她抬起抱至胸前,岳靈雖然嬌小,但是要像新郎將新娘抱在胸前對也是身為女孩子的我事件很困難的事。
我低頭對她說道:「摟住我的脖子,要抓緊喔!」
「......」她虛弱地點頭,一咬牙雙手扣住我的脖子,我趕緊跨大步向醫務室方向前進,我也知道我抱著她的這個姿勢相當不雅......,當然這也絕不是現在該擔心的問題。
「結婚時新郎都得這樣抱新娘嗎?男生的力氣還真大......」我心裡頭直滴咕著,很吃力地搖搖晃晃走著,奇怪,這個時間走廊怎麼都沒有人咧.......啊,我猜剛剛跟岳靈在走廊下耗到上課鐘響都不知道!
「呼呼呼......」我邊喘著邊抱怨,真的好重......遙遠的醫務室終於到了,我抱著她在門口大喊:「校醫、校醫在嗎?」
過了五秒鐘我準備要再叫時,門終於打開了,留著馬尾戴黑框眼鏡的女子探出頭來:「怎麼了......」
她先盯了我一會兒,再低頭一看:「同學辛苦妳了,再麻煩妳幫忙把岳靈同學抬進來吧!」
「好......」
好不容易將她抬上了床,校醫很熟練地幫她量體溫吊點滴,看來岳靈是這裡的常客,在校醫身後待了一會兒,岳靈臉色一開始慘如白紙,呼吸急促,不過稍過幾分鐘後,她的臉龐漸漸恢復血色,呼吸也平緩下來,我才鬆了一口氣。
「嗶嗶!」我的手機傳來簡訊提示聲,是季伶問我人在哪裡,課已經快上一半了還不見蹤影,想說就把岳靈交給校醫處理好了:「校醫,我該回去上課了。」
本來想說傳個簡訊給季伶,但若她手機在課堂上想太突兀就作罷。
「唐姿寧妳先留下來好嗎?」校醫轉頭問道。
奇怪,校醫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我制服上只有學號沒有姓名,而且從入學到現在我都沒進過醫務室,知道這地方所在純粹祇是常經過而已。
「校醫有什麼事嗎?」我面帶懷疑地問道。
「......妳心理是不是在想我怎麼會知道妳的名字,沒錯吧?」
「我猜應該......」我轉頭看了岳靈一眼:「就是這傢伙告訴妳的吧?」
或許我該體認自從認識岳靈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也無需太過驚訝,但,我還是很好奇別人口中的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特別是出自岳靈的口......
不對!現在重點是我該去上課了!「校醫,我真的該回去上課了!」
「聊一下咩,妳們班現在上什麼課啊?」這位校醫帶著黑框眼鏡綁著馬尾雖是女生但很有個性,從她明亮的雙眼透露出一絲成熟嫵媚,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英文課,我們老師是李俐偵,她滿兇的。」
她推來一張椅子,示意要我坐下。「放心,我跟她很熟地,待會兒我幫妳跟她說一下,說妳見義勇為耽誤了上課,她不會怎麼樣的。」
我看看椅子再看看她,遲疑了一下。
「還是說......怕她還是怕我吃了妳?」
我坐了下來,不過我轉頭過去,岳靈已經發出輕微的打酣聲,天真稚嫩的臉龐正睡得香甜,很難想像她醒著時對帶我的那般邪惡。
至少對我而言。
「很深情喔!」不知何時,校醫已經靠近我左耳輕聲說道,她邊說話邊吐氣在我的耳廓上,臉上瞬間火熱全身酥麻無力。
「校醫妳在說什麼啦?」我慌張地辯駁。
「妳望著她的神情我都有看在眼底喔!」她笑得很燦爛,但是言詞卻充滿了曖昧,我努力想轉移話題:「請問......岳靈學姊她怎麼了?」
她摘下了眼鏡:「還算輕微的胃潰瘍,大部分是壓力大造成的。」
她的眼睛滿迷人的,不過跟岳靈比起來......不對!我幹嘛拿岳靈當標準啊?
「治得好嗎?」
「生理病痛可以用藥物控制,但是心理上的痛就......」說到這裡她突然不語看著我,她的斷句跟眼神讓我有些緊張:「校醫,我不懂妳的意思。」
對岳靈我有些了解,但又不是真的了解。
她對我一笑繼續說道:「妳應該可以猜到她一定是三不五時的跑來醫務室休息,然後既是興奮又是苦惱地對我說了一大堆妳跟她的事。」
「我跟她......我跟她並沒有什麼......」我急著辯解,卻發現越是想辯解只是更顯示出我跟她之間的曖昧。
我再次望向她:怎麼認識妳之後我就一直朝著奇怪的道路走去咧!?
「其實我也很好奇,她口中的妳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可以讓我們這個可愛又驕縱的千金公主心情起伏不定咧?」
她從抽屜拿出兩罐可樂,其中一罐遞向我,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接受了,就當作是我抱岳靈過來的獎賞吧。
「既然校醫跟她也很熟,那就該好好地勸勸她,勸她......」一時覺得很尷尬,因為怎麼形容都很奇怪,不過我還是硬著頭皮說下去:「我只是個很平凡很普通的高中女生,跟她的關係最多是學姊學妹甚或好朋友的關係,我可沒啥能力去影響她的生理或是心理。」
我試著要拉開可樂的拉環,沒想到拉環還真難拉。
她笑笑:「我也沒啥立場勸她,我能做的只是好好聽她訴苦,除了掌握她的病情,給她健康飲食營養上的指導外,就是......這樣了。」
「沒有立場?為什麼校醫妳說的話我一點都聽不懂,是因為我不是妳們世界的人類嗎?」
拉環還是打不開,該死的可樂。
她一笑,左手揉揉眼睛:「她有跟妳說過她對她姊姊的感情吧?」
我看了她一眼沒有回答,因為想承認既不是,要否認也不是。
她以平緩的語氣說道:「妳知道嗎?剛剛第一眼看到妳時,我心裡突然產生極大的震撼。」
我怪罪地瞪她一眼:我是酷斯拉啊?
「之所以我沒有立場,是因為我跟岳靈都曾經愛上同一個人。」
「妳是說......」拉環被我緩緩拉起,可是我的注意力卻是放在她的一字一句。
「她姊姊跟我是很要好的高中同學。」
啪刺一聲,帶著泡沫的可樂噴滿我的雙手。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感謝簡嘉誠老師的賀圖^^!!(副標:左邊那位先生您哪位啊?)
  • 下一篇
  • 聖誕節快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