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陰陽師同人:臥底 路人x酒吞 R18

臥底——路人X酒吞
舊文重發
《臥底》
「大哥!就是這傢伙把俺們交易的消息傳出去!」高大的男人把一個被揍的鼻青臉腫的紅髮男子扔到地上,發出碰的一聲。
「唉......酒吞啊,你怎麼就這樣想不開呢?大哥對你不好嗎?」被稱作大哥的男人嘆了聲,表情冷漠的看著趴伏在地上的男子。
「咳、」酒吞呸掉口中的血,冷笑道:「要殺要剮一句話,少給老子說什麼情義。」
「大哥,扔海裡吧?綁上石子,讓這孫子嚐嚐窒息慢慢死亡的滋味。」另一邊較矮小的男子走上前,狠狠地踹了酒吞一腳。
「大哥,我有更好的主意。」另一名形容猥瑣的男人淫笑著上下掃著酒吞,吞了吞口水:「這小子鍛鍊得不錯啊,大哥正好試試後門的滋味。」
「啊唷!仔細看看果然不錯呢!大哥不喜歡,扔海前給兄弟們嚐嚐吧?」一個挺著啤酒肚的大肚男從後面走來,摸著自己的大肚子,眼神淫邪的盯著從破了的衣服露出的腹肌。
聞言,大哥大笑了幾聲,「誰不知道你們嘗過後門後就不可自拔?正好老子也好奇著,就試試滋味吧!」
聽見他們的話語,酒吞的臉色一變。他臥底多年,自然也看過這群幫派高層怎麼對待床上的物件,那是往死裡折騰,搞死了扔,再換下一個。
但不管他們在床上再怎麼殘暴或不殘暴,身為男人的自尊和臥底的顏面,他都絕對不要受此污辱!
「呸!你們有種殺了老子!」
「怕了?現在才怕太遲了。」大哥抓起酒吞的紅髮迫使他抬頭,冷笑著吐了口唾沫:「給老子把他扒光!」
大肚男看著此前美景,雙目發紅,迅速地解開皮帶、拉下長褲,拉起酒吞的頭強迫他張開嘴,直接就把勃發的性器往人的嘴裡塞。
一群人衝上前七手八腳的扯開原本就已殘破不堪的上衣,制住胡亂踢蹬的雙腳,一把將長褲連同底褲扯下。過程中,大肚男和猥瑣男還摸了好幾把酒吞結實的腹肌,原本不大的雙目瞇的更歡了。
很快的酒吞就被扒得精光,渾身赤裸的躺在髒污的地面。即使渾身傷痕也沒掩蓋住他鍛鍊精良的身軀,強壯的胸肌、緊實的腹肌、有力的大腿肌和極富彈性的臀部......讓沒試過男人的其他人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塞了一嘴腥臭,酒吞使勁地用舌頭想將異物推出,發現它反而更深入後,他用力的上下咬合——
才享受著舌頭滑膩的觸感,沒想到就被狠狠的一咬,大肚男疼的大吼:「幹!」
給酒吞甩上一大巴掌,大肚男捧著自己滲血軟下的陰莖,痛的直抽氣。
「......唔!」被甩開的酒吞暈頭轉向地倒在地上,僅剩的意識叫他快逃,但他卻無力動彈。
「哈哈哈!叫你急!」動作沒那麼快的他人毫不留情的諷笑大肚男,心裡慶幸自己慢了一步。
大肚男的臉色鐵青,氣勢洶洶地從櫃子拿出一個口枷,動作粗魯的給還暈著的酒吞戴上。
「看你還怎麼咬!混小子!」啐了一口,大肚男小心的揉了揉自己的性器,發現還能勃起後,悄悄鬆了一口氣。
「大哥先用吧,戴上這玩意兒那小子也不能咬人了。」大肚男諂笑,他可還沒完全恢復,等他好了,定要讓那孫子嚐嚐老子的大鐵棒!
「哼,本就該老子先用,大哥叫假的?」戴上口枷的酒吞完全無法抵抗性器的侵入,只能發出模糊的嗚咽聲。
「喔~真爽!」雖然少了吸吮的力道有些可惜,但舌頭帶點顆粒感的滑膩觸感,大哥爽的把陰莖更深入喉頭,喉肉帶著乾嘔擠壓的感覺,龜頭被刺激的差點就射了。
這一邊口交的爽,另一邊也沒閒著,高大男用酒吞的紅髮給自己自慰,絲滑的頭髮帶來不同於手掌的感覺,高大男舒服的嘆氣;
大肚男埋在酒吞胸前,一邊揉著自己的陰莖,一邊舔咬深褐色的乳頭,小小的乳粒透著水光立著,大肚男在大胸上留下不少牙印;
矮小男拿著酒吞的手給自己擼,矮小男矮歸矮,但陰莖卻是比其他人的更粗長,甚至龜頭處看著有些不同?
「唷!又去入珠?入成一圈想搞死誰啊?」猥瑣男看了眼矮小男的下身,笑得不懷好意。接著提起酒吞的腰,掰開臀縫手指草草的插了幾下,連潤滑都沒有,用背後的姿勢直接就把性器插了進去。
「喔!真爽!好緊!嗯!」猥瑣男不管小穴緊得不像話,硬是擠了進去,還動了兩下。
「欸!這小子是個處啊!看,處子血!」猥瑣男把拇指擠進插了一根性器的穴口,沾出更多血液。
「唔嗯!!!」後方傳來撕裂般的疼痛,酒吞疼的掙扎,甩著頭、雙手用力地想推開身前正用他的喉嚨進行活塞運動的男人。
「幹!給老子老實點!」
又被甩巴掌的酒吞,無力地垂著頭,雙手還在徒然的推拒。疼......太疼了......「殺了我......」意識模糊間,男人忍不住噫語。
「乖乖接受我們的疼愛,別想太多了~」大肚男冷笑著拍了拍酒吞的臉頰。
「給這孫子好好開個苞!讓他好好了解誰是他爺爺!」又甩了酒吞一巴掌,大哥不管抗拒在酒吞的喉嚨快速抽插,直至射精。
「咳嗯!呃!」因為戴了口枷,嘴無法閉上,精液混著口涎從嘴角流下,酒吞的心裡滿是恥辱。
「啊!啊!幹!爽!」猥瑣男快速的抽動幾下,徑直射在了腸道內,穴口那一瞬間的絞動差點沒讓他爽上天。
酒吞的鼻子深深的埋進大肚男的肚緣下側和陰毛間,也不知道大肚男是不是很少洗澡,身上一股餿味,私處就更不要說了,聞著已經要吐,更何況是塞進嘴裡!
「把爺爺的屌給舔乾淨了!舔好了有賞!」用性器攪著酒吞的舌頭,大肚男饒有興致的蹭著口腔。
「呼—大哥,這小子的逼可爽了,又緊又絞的!大哥,我給你通好穴了,現在插可順了!」
「哼!不要給我通鬆了,太鬆就不爽了!」大哥輕挑的侃笑,用手指隨便在小穴攪了兩下,扶著陰莖『噗嗤!』一聲就插了進去。
混著血液和剛射進的精液,酒吞沒有多大的痛苦就又接納了下一根陰莖。這次除了疼痛之外,他竟還隱隱地感覺到性器的搏動。忍不住縮了縮穴口,他馬上就感覺到性器又大了一圈。
「喔!這逼會咬啊!真爽!」大哥哈哈大笑的拍了拍酒吞圓潤的屁股,大開大合地操幹起來。
「嗯!嗯!」被陰莖塞著的嘴發不出聲音,只能被撞擊的悶哼。
「欸、大肚旁點去,俺也想洗洗屌。」高大男硬把陰莖塞到口枷的圓裡去,發現鐵環蹭著疼,就把口枷給拆了,諒這小子現在也不敢做些什麼。
被拆掉口枷的嘴一時合不攏,輕易的就被塞了兩根陰莖,酒吞口嘴無力,只能流著口涎含著性器。
猥瑣男剛射完還硬不起來,拿著酒吞的手慢慢的揉自己的陰莖,看看矮小男硬的流水的性器,挑挑眉:「怎麼,找不到洞操啊?」
矮小男慢悠悠道:「不急,等等操這孫子哭爹喊娘。」
「哈哈!矮子別急,大哥先幫你通通!你花樣太多,這小子會被你搞死的!」大笑聲合著肉體的啪啪聲,大哥大手覆上臀部大力揉捏,留下了深紅的指印。
高大男和大肚男交替的抽插嘴穴,兩人抱著就酒吞的頭忽然加速,兩人一陣「喔!喔!」大吼,拔出口腔直接射上酒吞的臉。
「唔!」臊臭的精液糊在臉上,酒吞連眼睛都張不開,濃濃的白濁順著臉頰滑下,看得出來這群男人似乎是憋的有段時間了。
「怎樣?爺爺的洨香嗎?」疲軟的性器在酒吞的臉上蹭了蹭,大肚男得意的哈哈大笑。
在他們射了之後,大哥也憋紅了一張臉,猩猩般的哦哦直叫,一個大力的挺動,深埋在腸道裡射精。
「啊嗯!」一股熱流射入體內,酒吞的身體一抖,穴口不由緊縮,像是想把大哥榨乾似的。
「幹!想榨乾老子啊!夾這麼緊!」大哥邊罵邊啪啪打著屁股。抽打的臀部忍不住縮緊了的穴口,讓拔出的陰莖還發出了小小的『啵!』一聲,在充滿喘息的空間裡顯得更加淫靡。
失去大哥的雙手支撐,酒吞無力地癱倒在地面,雙眼無神的喘息。不僅是身上、腸道裡,口腔也滿滿的都是精液腥臭的味道,酒吞恥辱的想殺了他們,但被毆打的身體,和粗暴的性事帶來的疲乏讓他無力反抗。
「欸、別忘了還有爺爺我。」矮小男把酒吞翻過身,對準紅腫的穴口,用正面的體位、緩慢的把入了一圈珠子的陰莖塞進去。
「呃!啊!」酒吞瞪大了深紅的瞳,從聲帶掐出不知是哀鳴還是痛哼的聲音,弓起柔韌的腰部,雙腿繃直、腳趾緊抓著地面。
「呃啊啊啊——」
「呼——」總算把粗長的陰莖全插進緊緻的腸道,矮小男舒服地嘆了口氣。
讓酒吞的腿盤在自己的腰上,不管身下的男人適不適應,抱著修長的腿,矮小男逕自的開始抽插。
因為入了珠,剛剛沒被照顧到的隱密點也被強勢開發,每一下都撞的酒吞失神,在完全沒碰前面的情況下,酒吞的陰莖斷斷續續的射出白濁。
「啊!啊!呃嗯!」從臉上滴下的不知是精液還是口水,酒吞完全忘了要控制聲音,大聲忘情的叫起床來。
「哈哈!看那小子爽的!」大哥躺坐在一旁的大沙發上,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跟看電影似的愜意。
「嘖、看來我也該去入個珠啊?看那孫子爽的。」大肚男瞇著小眼睛不滿的看著酒吞爽的失魂的表情。
「俺覺得胖子入了珠也差不了多少。」高大男瞄了眼胖子的下身,喝了口啤酒。
「胖子那麼小能裝幾個珠!」大哥哈哈大笑。
胖子小聲的嘟囔,不敢反駁,在心裡暗暗決定要找矮子問個診所。
這邊插科打諢,那邊幹的可是熱火朝天,酒吞叫的嗓子都要啞了,矮小男還是完全沒有要洩的趨勢,還是硬挺挺的在腸道裡搏動。
「啊......好大、夠了......」
「夠了?」矮小男挑眉,果真停住了攻勢,只讓陰莖停在酒吞的體內,卻完全不動彈。
「很想要吧?說自己是小婊子、小賤人,要爺爺們的洨灌滿肚子,懷上爺爺的崽,爺爺就給你。」矮小男好整以暇的玩著男人的胸,悠哉地看著男人受辱的鐵青臉色。
「哦......真是個爽逼~」矮小男爽的抽氣,手也不閒著的揉著酒吞的大奶、揪著乳頭玩。
「嗯......」酒吞蹙著眉頭,發出難耐的呻吟。
等了好一會兒,看酒吞還是死咬著牙,矮小男不耐的挺腰往裡面一撞,直接撞到前列腺,酒吞的腿抽了一下,腰也是一抖,沒忍住的大聲淫叫。
「怎麼樣?要不要?」
被快感刺激的腦中一片空白,酒吞脫口而出:「我是小婊子,求爺爺的洨灌飽肚子,小賤人要懷上爺爺的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男人胡亂喊了一通,就感覺到快感襲來。
「啊啊啊啊——」
一聽到男人的大吼,矮小男快速地動起腰,每一下都撞得比之前更深、更重,比其他人粗大的陰莖摩擦著腸道、珠子撞擊敏感點,酒吞爽的抽搐,踮著腳尖把腰抬得更高,下意識地追求快感,讓陰莖可以更加深入穴內。
活塞運動才進行到一半,酒吞又射了,白濁的精液從腹肌上滑下,隨著激烈的動作噴濺到地面。
「幹!被強還能爽成這樣,都射幾次了?騷貨!」矮小男嘴巴不乾不淨的諷刺,下身的動作猛地加快,喉嚨發出「哬、哬!」的聲音,最後一個猛力的挺動,矮小男緊抓著酒吞的屁股深深地射在腸道深處。
酒吞在洶湧而來的高潮之下射無可射,噴出一道黃色臊臭的尿液,全噴在矮小男的臉上。
矮小男剛射完精還爽著,猝不及防之下就被尿噴了一臉,氣怒的抽了酒吞一巴掌,想想不甘心,就著還埋在男人小穴裡的性器,尿孔一張,矮小男便直接尿在酒吞的體內。
不同於射精的強力水柱衝擊著酒吞的敏感點,酒吞忍不住扭腰,從鼻間發出呻吟,性器又噴出一小道尿液。
「幹!賤貨!」矮小男面色陰沈的擦著臉上的尿水,還是十分不爽的踹了男人肚子一腳。
「尿的味道好不好啊?」猥瑣男拍著沙發,笑得肚子痛。
「幹!老子能幹尿他,你能嗎!」
「幹他媽的老子現在就幹尿他!」
不管猥瑣男和矮小男在那邊互幹,大哥踩上酒吞被灌滿精液的腹部,居高臨下的俯視,用著雖是調侃,聽著卻相當冷漠的語氣道:「懷上爺爺的孽種沒?小賤貨的騷逼爽不爽?」
「滾......」回過神的酒吞氣憤難耐,覺得自己的臉面完全被踩在腳底下,但如此作踐他卻只能無力的罵出一句滾,讓他更是倍感恥辱。
「哼,還嘴硬呢?喂!小高,綑好這小子丟倉庫,我看他還沒爽夠,想讓爺爺再疼愛、疼愛!」
「是。」高大男用粗麻繩緊綁住酒吞,扛在肩上往倉庫走。
肚腹受到肩膀的擠壓,留在腸道深處的精液和尿水噗噗地從小穴噴出,黃黃白白的濁液順著大腿、小腿啪嗒啪嗒地滴落地面。
酒吞羞恥地拼命想要收緊穴口,但被操的紅腫、合不攏的肛穴始終還是維持著一個小小的圓形,從裡面不斷流出被餵進去的液體。
「小騷貨的賤逼被餵得可真飽~」
「穴都關不起來,小婊子的逼可別鬆了!」
「呵,下次換俺嚐穴啦!看大哥這麼爽,俺也想試試。」高大男拍了拍酒吞的屁股,眼饞的瞄著還在朝外噴著液體的小穴。
……
羞辱的言語不斷鑽進酒吞的耳膜,但被綑的瓷實的他除了咬緊牙根,什麼也做不到。
被扔在倉庫的酒吞咬牙切齒地想著,一定得想個辦法逃出去!
————————————
分類:藝文

基本上全是舊文。很愛雜魚x愛角,不適者勿入。

評論
上一篇
  • 日常舔娃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