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離不開睫毛夾,流浪也只是一種說法

其實我身邊有很多旅遊高手
以我家花姊為例
她可以身上扛著20公斤的行李
在風吹草低見牛羊的荒山野嶺,五天不洗澡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在花子的眼裡,背包客才是真正的旅行者
如果再加上用腳踏車來運自己和扛行李,那就真的是屌到了一個無敵了
常常愛把"我要去流浪"、"我要過平平淡淡的生活"、"我要一個人浪跡天涯"這些話掛在嘴邊的花子平常最愛看那種浪跡天涯旅行者的遊記,那種什麼"羅馬古蹟之旅"、"巴黎漫步之旅"、"紐約建築導覽"、"我如何用22天遊歐洲"那種都不算喔,一定要是那種真正的流浪,比方說去蒙古、去西藏、去非洲,去吃沒看過的生物的地方,去世界的邊緣,去那種沒辦法買一日通公車聯票的城市才能被花子認可,當然這可能也歸功於我們小時候都看過三毛的"沙哈拉遊記",所以對於去遙遠的異世界充滿了嚮往。
花子前陣子看了"地圖上的藍眼睛"
這本書是兩個女生的遊記,從臺北出發,經香港到北京,在北京搭火車穿越戈壁,以蒙古共和國的首都烏蘭巴托為首站,展開了她們的旅程。她們先奔馳於蒙古高原,經西伯利亞鐵路到歐洲,再橫越伏爾加河,然後穿越兩個沙漠而回到天山北脈下的阿拉木圖。在這古老的絲綢之路,她們在雪山、冰川、沙漠、草原、湖泊中躩步而行,最終進入中國的新疆。五個月的行程,穿越陸路二萬七千公里,記錄了期待、愜意、艱辛、無助、失落和悲歡!作者的旅程橫跨了中國、蒙古、俄羅斯、哈薩克、烏茲別克及吉爾吉斯等六國。
花子實在太嚮往這種優雅的旅行了,可是我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是與狂野的背包客絕對絕對背道而馳,而且可能會為背包客族群所唾棄致死的惡習
那就是----我出門熱愛夾截毛跟刷睫毛
你們瞧瞧整個氣氛為ㄓㄧ轉,完全根浪跡天涯八竿子打不著的感覺
背包客神聖的行囊裡面難道容不下一隻小小的睫毛夾和一支小小的睫毛膏嗎?
答案是很顯然的,因為他們真是太不搭嘎了
更何況刷了睫毛之後晚上還要卸睫毛
天啊,拿出那瓶小小的卸妝油在水資源不足的異世界裡真是無上的罪過啊
而且當一早所有的背包客們集合在青年旅館陽春的洗臉台上搶著盥洗時
不能想像夾睫毛這樣的行為恐怕會被視為文明之恥的行為吧
為什麼我會想到這個問題呢
其實是因為這趟去東北跟我住再同一間房間的室友剛好平常是個能幹的背包客旅行者
一個人走過絲路根中國大西北
知道他的經歷之後花子那種號稱拖著亡命天涯小拉箱的旅行根本是不足以掛齒
每天早上他都很迅速的整裝完畢,花子只好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刷睫毛
不知道為什麼心中一直有種汗顏的感覺
分類:旅遊

希望未來的我不要得癡呆症,可以記得現在生活每件事情。因為我的生活每件事情都很值得開心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無差別流手作之寵物朋友項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