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KUSO文分享】投名狀之宅宅完整版

分享給大家的是KUSO的投名狀,真是笑翻我了!希望大家也能笑一笑,世界更美好囉^^  
投名狀之宅宅完整版  
---  
他說,那天從恐龍堆裡爬出來  
他已經死了。  
-----  
那個人蹲在角落,蜷縮著;很落魄啊,女孩心想。  
女孩彎了腰,直視著他:『來我寢室,我給你煮泡麵好麼?』  
那個人看見女孩領口裡若隱若現的胸部,一時無法宣洩哭了出來。  
女孩不知所措地看著那個人,溫柔地摸摸他的頭,那個人情不自禁抱著女孩
痛哭,女孩則嘴裡不停秀著『好乖、好乖』。  
『我的人都被吃了..』  
一個大男人滿臉淚水地從嘴裡擠出幾個字。  
『我的弟兄,三十幾個..被抓去旅館拼了三天三夜..』  
那個人哭著說話,眼淚鼻涕直流,令人鼻酸。  
他拳頭握緊,恨意十足說:『隔壁班那群畜生只站在後面,一動不動..』  
『看著我那幫兄弟就這樣一個一個的.....』  
女孩抱緊了他,他搖頭、他大哭:『都沒了..都沒了啊啊啊!』  
『就剩我一個..剩我一個..』  
女孩將臉靠在那個人頭上細聲說:『那是你命好啊。』  
那個人抬起臉,滿臉淚痕。  
搖頭說:『我..我......』  
-----  
他說,那天他遇到了一個女人。  
在破爛的女宿過了一夜  
不知是那碗泡麵..還是那個女人衣領口的胸部..  
讓他感覺,原來他還活著。  
-----  
第一次遇到大哥那天,我們幾個宅男正要去聯誼。  
還記得,大哥穿得很宅;魔獸世界的T恤、露出襪子的牛仔褲。  
唯獨他那雙鞋,是名牌。  
「你這麼宅..跟我!」我說。  
現在想想我真是大言不慚,當時竟敢這樣跟大哥說話,儘管如此大哥也只是笑。  
『這次是跟誰聯誼啊?』  
『我也不曉得,我是被拉來的,真想趕快回去打三國。』  
『天啊,涼宮春日的中文版今天首播耶..她們怎麼還不來?』  
一群阿宅就這樣在停車場七嘴八舌,他們..都是我的兄弟。  
『欸欸,這邊有這次聯誼的照片可以看哪!』  
大家趕緊一窩蜂擠到相片前,包括大哥;我看了看相片,不置可否。  
他後來說,你們膽大包天,竟然連這種貨色也要?  
我說,阿宅還能要求什麼,餓都餓死了,管他是龍還是妖魔。  
結果..  
那晚我們沒有聯誼,對方躲在停車場一旁的大樹下偷看我們。  
其中一個死三八大叫:『天啊!Photoshop也用太兇了吧?死宅男』  
其他女生應聲在地上吐口痰,之後就離開了。  
『回去吧。』聯誼召集人阿虎說道,他是我們幾個宅男的頭。  
『為甚麼..』一個朋友在啜泣,『為甚麼就因為我們喜歡動漫,那些醜女..
不!那些妖魔就可以這樣羞辱我們!』  
『明明修照片修得比我們多..我只是把自己換成金城武的臉而已!』  
大家都哭了,因為時代,因為潮流。  
『回去吧..』阿虎拍拍大家的肩膀,他很堅強。  
-----  
那天晚上,我氣憤地在寢室裡看著蒼井打槍。  
因為過於情緒,我打了六槍,正要開始第七槍的時候,那個人衝了進來。  
他突然用力抓著我剛充血的下半身,無情地使力!  
「幹麼!?好痛啊!放手啊!」我大叫。  
『別再打了。』  
他說完,便放手離去。  
我後來才知道,那晚他不僅救了我,他還在教我。  
「打槍打七次,陽痿腎虧王。」  
-----  
隔天,我們在寢室討論還要不要繼續聯誼下去,一時,大家都很沉默。  
阿虎則是偷偷哭了,我們卻裝作沒看見。  
『怎麼不變型男?』那個人說道,兄弟們都看著他。  
他不苟言笑,繼續說:『有了型,就不用再遭妹白眼,也可以保持你們宅的
特性,看金城武,宅得要死還不是人人愛?』  
一個阿宅聽聞站了起來,非常不爽。  
『你誰啊你?能變型男我們早就變..噗!』他鼻血撒了一地,揍他的人是阿
虎。  
『你給我閉嘴!』阿虎怒喊,接著看著那個人。  
那個人拿起桌上一隻很萌的人偶,翻過來在燈光下大膽地看著美少女的純白
內褲,大夥驚呼一聲,那可是只有在夜深人靜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才敢做的事情。  
他冷笑一聲:『有了型,在東區街上這樣作,都有夜店妹倒貼。』  
『在新竹..』那個人指指地上,『正妹..不,只要是有點姿色的,囂張,勢
大力強。我們這些宅男,她們根本看不上。』  
他彎腰看著阿虎。  
『阿虎,抓住這個機會;讓昨天的事,永遠不要再發生。』  
『好。』  
阿虎突然站了起來,大喊:『當型男,我們要當最宅的!』  
剛剛被揍的阿宅卻起來大聲反駁:『你誰啊?正妹派來的內奸麼?憑甚麼信
你?』  
「納投名狀!」我大喊。  
當下我很激動,他後來總是說我傻。  
傻得一股勁,但是他就喜歡我傻。  
-----  
『龐光雲!』  
『關阿虎!』  
「姜痿揚!」  
『納投名狀,結兄弟義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變有型,但願同年同月同日宅回去!  
外人亂我兄弟正妹者,視同名狀,必殺之!  
兄弟亂我兄弟正妹者,視同名狀,必殺之! 』  
他後來跟我說,其實他不相信投名狀。  
我問,那你信什麼?  
他說,他姓龐。  
------  
轉眼間,明天就是我們轉型後第一次聯誼,大夥都很緊張。  
大哥愁眉苦臉,我忍不住過去問了幾句。  
『都是醜的..』  
「啊?」  
『我說,對方給的照片有好幾個都是醜的,就這麼一個正妹,雖然很正。』  
大哥搖搖頭:『這仗,很難打。』
我跟阿虎互看一眼,阿虎也不知如何是好。  
『要把到正妹,只有一個辦法。』  
大哥轉過來看著我們:『豁出去,破她的龍陣;貼過去,跟她鬥宅!』  
阿虎聽聞精神一振,向大家喊:『兄弟們,告訴他,誰最宅?』  
『我最宅!』 眾人舉起手中的美少女玩偶。  
大哥站在講台前,看著大夥:『正妹只有一個,恐龍有二十幾個,』  
『我們要有二十個兄弟擋在前面,大哥我緊跟其後!』  
『看到長相,不要躲,繼續衝!拼命地貼上去,為大哥我贏得親近正妹的機會。』  
大家面面相覷,一時眾人騷動。  
大哥嘆了口氣:『很多兄弟會死..』  
沒人願意,誰都想要正妹。  
「我去!」我大喊。  
我跟阿虎打了眼色,他點頭,為了大哥..我們什麼都願意。  
『去的有七龍珠閃卡!把到龍兩張,被龍把走三張!』那是阿虎的珍藏。  
『碼的豁出去了!』  
『恐龍算三小!』  
『正妹以後還有,我們一個一個吃!』  
就這樣,我們重複著擋恐龍的事情。  
很多兄弟因此受不了打擊,有的宅回去,有的瘋了。  
雖然因為我們成功聯誼好幾次,名聲傳出使得新血加入,聲勢愈來愈浩大。  
可是,二哥的笑容,也愈來愈少。  
-----  
有次,我們幾個走在路上,那天正好是我們聯誼大成功的隔日,至少拿了五
個正妹的msn跟電話,一群人有說有笑,威風得不得了。  
  突然,遠來走來一個超級阿宅,像是剛從同人會場出來,包包裡頭一堆海報
,脖子上掛了發臭的毛巾,頂個大肚子在看「一休和尚x總兵大人」同人本。  
幾個兄弟看不慣跑去作弄他。  
『死阿宅看什麼小妍妹妹?』  
『哎唷,美少女戰士的海報,都過時啦!』  
他們不停朝阿宅吐口水,踩他的海報跟同人本。  
『你們幹什麼!!』  
我一看,是大哥;滿臉怒容。  
『給我過來!』大哥怒吼,幾個兄弟低頭走來,那個阿宅趁機跑了。  
『怎麼啦?』二哥阿虎問。  
『就地正法!你們幾個被逐出「有型阿宅」的行列了!給我滾!』大哥怒得
連青筋都跑出來。  
幾個兄弟跪在地上大哭,不停求大哥原諒、求二哥幫忙。  
『大哥,這是幹什麼?』阿虎問。  
大哥朝地上吐了口痰,狠狠說:『欺負阿宅。』  
阿虎皺眉道:『正妹到手,唾棄阿宅,這是規矩啊。』  
『這樣作,跟隔壁班那些畜生有什麼不同!』大哥怒斥。  
阿虎看看跪在地上那幫兄弟,心一軟:『大哥,算了吧,他們知道錯了。』  
大哥正色道:『從前我是阿宅的時候,在路上看到對情侶,追著一個阿宅打
,打得遍體鱗傷,下半身全部是血..沒有別的原因。』  
『就因為他宅!!』  
眾人不語。  
『所以後來我發誓,只要我改變一切,這種事,就不能再發生!』  
我深怕退會以外還會有更嚴厲的罰則,趕緊站在那幫兄弟前面。  
「說!你們的命是誰的!?」  
他們面面相覷,害怕的要死。  
「還不說!」  
『長門大萌神的..』  
『把他踢死。』  
「是,大哥。」  
-----  
某日。  
『放心,這次一定給你們正妹。』二哥對幾個新來的阿宅說。  
『謝謝二哥!』幾個男的笑得合不攏嘴,喝了滿地的空酒瓶。  
我給二哥揮手,說:「大哥要你去找他。」  
阿虎點點頭,跟幾個阿宅打聲招呼便離去。  
阿宅一見我:『唷~是陽痿哥。』  
「我叫痿陽,謝謝。」  
阿宅們揮揮手,顯是醉了。  
『開玩笑,有看老畜生中醫的誰不認識我們陽痿哥?』  
「......」  
突然,大哥寢室裡頭一陣巨響,我們趕緊跑去。  
寢室,桌椅散亂一地。  
大哥站在陽台,背對著阿虎。  
『你想用多少正妹餵飽他們?』大哥問。  
『大哥,』阿虎往前站了一步,『給他們正妹,是加入我們的條件啊。』  
大哥回頭看著阿虎:『備用的普妹msn早就用光,我手上的正妹只剩十
個。』  
「要留著慢慢用。」我接話。  
『什麼慢慢用?』阿虎一臉疑惑。  
大哥轉身就走,二哥趕緊追了上去。  
『大哥,什麼慢慢用!?』阿虎急道。  
大哥白了他一眼,『隔壁班那群畜生已經集結完畢,隨時都要跟我們搶聯誼
對象。』  
大哥拿了這次的聯誼照片給阿虎。  
阿虎用力拍開,怒斥:『我不識貨,不要給我看!』  
一旁新加入的阿宅聽到剛剛對話,酒也醒了,在一旁鼓譟。  
『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正妹!』  
『你看看這些人!』大哥怒喊,『這群人,坐在電腦前就是宅!』  
阿虎徬徨地看著阿宅們。  
『你要我把手上的msn分一半給這些阿宅,哪我呢?我用什麼!』大哥怒斥。  
『我不管!』阿虎推了大哥一把。  
大哥咬牙,心一橫,說:『就一個,讓他們去分。』  
二哥聽聞瞪大了眼睛,大吼:『我答應過要給他們正妹的!』  
大哥惡狠狠瞪著阿虎。  
『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戰你娘親!』  
二哥說完轉頭就走。  
「二哥,」我擋在二哥面前,「大哥是對的。」  
二哥推開我,直往交誼廳走去。  
『回家了。』阿虎站在交誼廳,『誰跟我?』  
『回哪啊?明天還要上課。』一個阿宅回道。  
『你管。』  
大哥見狀趕緊跑來。  
『阿虎,你不能走;我們明天還要去聯誼呢。』  
二哥不屑地點頭:『你要我繼續看他們拿生命去擋龍?』  
大哥回:『他們是阿宅。』  
『變有型了。』阿虎怒道。  
大哥怒道:『還是宅!』  
阿虎挖著鼻孔:『你還記得你過去跟我們講什麼?』  
『你說不要欺負阿宅,結果呢?』阿虎激動地大吼。  
『我買兩張魔獸月卡給你。』大哥說。  
『明天聯誼幾點?』  
-----  
後來,我們一次聯誼認識數不完的正妹。  
他說,msn兩百個帳號都塞滿了,他還是不快樂。  
我問為什麼不快樂。  
他指著遠方坐在樹下的一個女孩,清純、可愛。  
大哥靦腆地笑了笑。  
於是,我惶恐,發抖。  
「大哥,那是二哥的青梅竹馬啊!」  
後來,大哥臉色鐵青地走了。  
那個晚上,我睡不著,躺在寢室翻來覆去。  
二哥被大哥叫去房間談了很久,不知道談些什麼?只希望他們能好好的。  
隔日,我想找二哥買個模型,卻遍尋不著他的蹤跡。  
走廊上抓了個小阿宅問:「有沒有看見二哥?」  
『三爺,您不知道?』  
「什麼?」  
『龐大爺跟二爺去聯誼啦,他們和好了。』  
我感到一股寒意。  
「他們什麼時候聯誼!?」我急忙地問。  
『二爺先去了,大爺說會晚點到。』  
我趕緊跑到二哥房間,卻不見人,打給嫂子,嫂子也說他出去很久了。  
「碼的!」我怒罵。  
我緊接著跑到大哥房間,拖鞋還在。  
大哥坐在電腦前面,打著三國,用的是服部;開圖。  
「你有事情瞞我?」我忍不住質問大哥。  
大哥沒看我,繼續偷他的塔。  
我抓著大哥的衣領,怒吼!  
「上次還說你沒開圖!!!!???」  
大哥冷冷將我手撇開,繼續偷他的塔。  
我搖頭,難過地問:「你要動二哥?」  
「就為了嫂子?你忘了投名狀?」 我的心,在淌血。  
大哥默默地拔線中離,看著我。  
「二哥什麼時候到?給我最後時限!」我拍桌大吼。  
『亥時。』  
-----  
我用我最快的速度衝去大嫂宿舍,敲了門。  
『是你?阿虎呢?』嫂子問。  
我心一揪,皺眉。  
嫂子一看,問:『怎麼啦?不舒服麼?』  
我將衣服一脫:「嫂子,這問題很難,讓我用肉體來回答妳吧!」  
「閉上眼睛,我會很快。」  
「嫂子,妳下來。」  
『我不。』  
「嫂子,妳聽話,下來。」  
『我不要下來,我不准你叫我下來!』  
就這樣,嫂子騎在我上面了三個時辰。  
-----  
『五個月前,二十八個人從一個宅男宿舍出來,斬妖屠龍就為了一個妹吃。』  
『這就是阿宅營最早的兄弟。』  
『領頭的..就是我們三個。』  
『今天,我選了個好地方送你走..』  
『我..』  
砰!砰!  
我用力地敲大哥的門。  
「大哥!大哥!」  
我忍著下體的疼痛。  
「大哥,你不用動二哥了!」  
沒人回應,我拼命敲著門。  
「大哥!」  
「大哥!」  
「你不用動二哥..」  
「嫂子被我●了!」  
後來,我只聽見寢室裡頭的哭聲。  
就只是哭聲。  
-----  
「二哥!」我氣喘呼呼地趕到聯誼現場。  
看見二哥還好好地活著,我終於鬆了口氣。  
「二哥..太好了你..」  
『誰是你二哥~?』  
「二哥你..?」  
『叫我關二哥~關二哥我就手起刀落~~』  
『雞雞!雞雞!』  
『手起刀落~~雞雞!』  
「......」  
「誰借我把刀好麼?要利兒點的」  
-----  
他說,那天在女人的懷抱裡,他說了句真話。  
女孩將臉靠在那個人頭上細聲說:『那是你命好啊。』  
那個人抬起臉,滿臉淚痕。  
搖頭說:『我..我......』  
『我是裝宅的。』  
(正文完)  
------
外傳
---  
『雞雞!』  
二哥瘋了。  
因為被派去跟七個魔物聯誼。  
大哥走了。  
他留封信,說我傻,所以不會懂。  
嫂子..  
嗯..很會搖。  
我常想,若是一開始就乖乖躲在房裡,做個宅男..  
至少,還會科科笑。  
-----  
一開始,很苦。  
剛學會當型男的我們,連髮蠟都不大會用,有的人甚至頭髮油得上不了臘。  
沒有人願意跟我們聯誼,願意的..也不是人。   
『大哥,這次的照片。』阿虎手上拿個隨身碟。  
大哥看也沒看,說:『感覺怎樣?』  
阿虎抓抓頭,笑說:『大哥別開我玩笑了,大家都說我不識貨,有個漂亮的
青梅竹馬還要來當阿宅。』
大哥微笑接過隨身碟:『有個好對象能用,就用了她;別像你大哥每早都,
一柱擎天。』  
我跟阿虎對看一眼,偷笑:哈,你也擎天。  
大哥看著電腦,突然臉色一變。  
「大哥?」我忍不住開口。  
良久,大哥才開口:『..不行,量少就罷了,可每次都是些亞力安星人的照
片..』
我趕緊回:「大哥,我們可以的!」
大哥搖搖頭:『去的人,沒一個活著回來;我不許你們作無謂的犧牲。』  
沉默。
『跟我來。』
-----  
我們跟著大哥來到一個詭異的房間,感覺很不蘇胡..
進到裡頭,只看見三個人坐在深處,見尾不見首;天花板則不時有水滴下。  
「大哥,這房子漏水?」  
『閉嘴。』  
『龐光雲~聽說,你帶一營型男去聯誼,竟然全軍覆沒?』坐在深處左首那
人開口,聲音活像個娘砲。  
他繼續道:『兩個月沒見,還敢回來?』  
大哥臉色一拉:『那場聯誼,薑大人派葵字營在我左腋護守,何葵嫌我腋下
太臭,退後三十里!』
『我一營的兄弟就這樣眼睜睜地被龍吃光了!』大哥顯得有點激動。
深處那人臉色有些不屑:『全軍覆沒,就你一人活著?』  
大哥硬朗說道:『我不死,就是要回來見你,薑大人。』  
一時,靜默。  
中間那人突道:『你們有多宅啊?』
『超宅!』阿虎大喊。
『噗哧!』深處三人一聽,笑彎了腰。 大哥眉頭一皺,大喊:『再給我阿宅!十五日之內,我攻下舒澄!』  
『型男無戲言。』  
『十日!』大哥拍腿,『十日攻下舒澄!』   
右首那人點頭:『好。我再給你一堆阿宅,但是沒有普妹。』  
『欸!』阿虎忍不住反駁,但被大哥手一揮,擋了下來。  
大哥臉見喜色:『不要普妹!攻下舒澄,一半正妹歸我!』  
深處那人點頭:『你們幾個,那麼宅,就叫宅字營吧。』  
我們偷偷比了中指。
-----  
那晚,我們開了場酒宴。  
我問那個人,我們是不是在賭。  
他說,聯誼本身就是賭。  
「大哥,什麼是舒澄?」我想了很久,忍不住問。  
『附近最正的妹。』大哥看著阿宅名單,『但周圍有一卡車的恐龍是她好友
。』  
怪不得大哥要一堆阿宅。  
二哥幫大哥斟了酒。  
『你在型男界..是個頭?』  
大哥緩緩地點頭:『過去的事了』  
『為何離開?』  
大哥目光投射在遠處:『約好聯手消滅恐龍,隔壁班出爾反爾..』  
他嘆了口氣:『寡不敵眾..』  
『我的兄弟就這樣死光了..』 大哥的表情令人痛心。  
阿虎高舉酒杯:『天大地大..還是台科最大,是吧。』  
『你醉了。』  
阿虎大笑,站起來看著大夥:『兄弟,明天我們..』  
『把舒澄!』  
『斬妖,屠龍,騎PUMA!』  
-----  
隔天,我們參加了場聯誼。  
我因為太緊張,提早一小時到,才發現原來我不是最早到的。  
『他?他昨晚就睡這兒了。』  
「......」  
沒多久,一個小弟拿雙鞋跑來找我,我一看,是大哥當初穿的名牌。  
『那個人給的。』  
我一喜,笑說:「欸,要叫他大哥;鞋拿來我看看。」  
我接過那鞋,大哥的味道撲鼻而來。  
『這是型男穿的。』  
『陽痿哥做型男了。』  
「我叫痿揚,謝謝。」  
良久,對面終於出現幾個像是要來聯誼的人。  
我吞了吞口水,硬仗!  
旁邊的小宅用肘子撞我。  
他說:『陽痿哥,對面各種星球的人種都有,你萌哪個?』  
我倆互看,笑笑。  
「萌馬眼!!!」
(矇)  
大夥趕緊轉身拉開拉鍊,用膠帶貼著自己最寶貝的●●。
這是大哥教的,太多阿宅就算跟冥王星人約會,也會因為太少接觸異性,忍
不住就在大街上射出來。
當然,膠帶不能貼太久。
我們矇完馬眼就衝入敵陣,為的是兄弟、為的是大哥!  
熟練展現辛苦練習的「有型」。  
『嗨,第一次見面我叫王小明,妳也可以叫我安東尼˙陳。』  
『興趣麼?打魔獸..喔不是,我是說摸摸妳的小手...呃或是說大手。』  
『妳的皮膚真好..滿臉的青春痘更襯托你的美。』  
阿虎焦慮地看著自己的兄弟。  
『快死光了,還不去!』阿虎大吼。
大哥突然揪住阿虎的領子,怒斥:『你給我記住!聯誼場上只有一個是頭!』
『來了!』大哥似乎看見什麼,『預備!』  
二哥一聽忍不住便一馬當先衝進龍陣。  
『你看那個男生,來聯誼手上卻拿著紅樓夢。』  
『還帶著水壺,好有型喔~~』  
一時,恐龍都被最有型的二哥吸引過去,大哥趁機衝到一個女孩旁邊。  
那女孩,叫舒澄。  
『你怎麼一個人呢?』  
女孩看看大哥,摸摸辮子:『我是從家裏頭跑出來的。』  
大哥微笑:『聽口音,你是台灣人啊?』  
那女孩一喜,興奮地說:『你聽出來啦? 你怎麼還能聽出我是台灣口音啊?』  
大哥故作神秘地笑笑。  
女孩踢踢地上的石頭兒,看著地上,說:『欸,你聽過台灣PUMA麼?』  
大哥點頭:『就是找些漂亮的小女孩兒,帶她們去夜店跳舞,灌醉了以後讓
給富人亂來,是吧?』  
『不過..』女孩凝視遠方,『不過我十五歲那年,剛要去夜店,小時候帶我
一起玩的朋友就把我給搶回來了。』
『他不知道你已經變了,還以為有得爽。』大哥嘆了口氣。  
女孩囁嚅:『但是他沒錢,所以我跑出來了。』  
『自己的命,該自己作主。』他拍拍女孩的肩膀。  
『繼續PU吧。』大哥的身影,黯然離去。  
-----  
聯誼當晚,儘管我們攻下舒澄,聲名大噪;但是大哥,很悶。  
阿虎高舉著滑鼠。  
『安~心~上~路~』眾人應和。  
大哥無神地看著二哥一群人。  
「二哥定的規矩,」我說,「留下空間灌好魔獸,敬擋龍的兄弟。」  
大哥微笑,但卻滿面愁容。  
突然,隔壁一陣混亂,我跟大哥趕緊去看個究竟。  
『怎麼啦!?』大哥隨便抓個小宅問。  
  小宅驚慌地回答:『狗、狗子他們帶了龍回來玩三p!』
  「什麼!」我驚呼。  
大哥已經滿面怒容走向隔壁寢室。  
二哥隨後也來了,困惑地問:『又怎麼啦?』  
我趕緊說明原委,兩人跟了上去。  
『招集阿宅,就地正法~』幾個阿宅拉著狗子二人出來,大哥冷冷地站在一旁。  
『打電話給他們母親。』大哥吩咐。  
『別告訴我娘~別告訴我娘!』兩人哭著求饒,大哥看也不看。
一個阿宅拿起手機,被阿虎一擋:『住手!我的人輪到你動麼!?』
阿虎轉頭看著大哥:『大哥,他們知道錯了,沒有必要像上次一樣。』  
大哥臉色一變,怒斥:『我的人只能被龍吃,不能吃龍!』  
『大哥..』  
大哥正色道:『從前我有型的時候,在宿舍看到一個阿宅,抓了宜靜入浴鏡
頭,握槍就打!打得遍體鱗傷,渾身是血;沒有任何理由....』  
『就因為他宅!』  
「..大哥,版本好像跟上次不一樣。」  
『住口。』  
阿虎吞了吞口水:『大哥,他們餓很久了;從開始到現在,連個普妹也沒有
,就原諒他們宅吧。』  
『小春子,小五子,小七子哪一個不是宅男?』大哥怒斥。  
我小聲說:「大哥,小春子是皇上跟前的紅人。」  
『你可不可以閉嘴?』  
「喔。」  
眼看局勢一發不可收拾,我趕緊搶在大哥之前打了狗子一巴掌。  
「說!你的命是誰的?」  
狗子二人惶恐地看著我,我不停打眼色,示意別再像上次那幾個白癡。  
狗子邊啜泣邊說:『大..大..』  
「大什麼大?」  
『大哥的..』
大哥閉上眼睛,我們都知道,該做什麼。  
啪嚓!  
-----  
『我一直以為,打魔獸三國才會殺人。』  
一陣風吹來,二哥紅了眼眶。  
『現在才明白,變有型也要殺人。』  
大哥嘆口氣:『阿虎..我只是折斷他們的美少女人偶。』  
『大哥你不知道那樣等於要阿宅的命!』二哥大喊。  
『我答應你,』大哥拍了阿虎的肩,『儘快結束這場戰爭。』  
『過三個月,拿下蘇婤。』
-----  
之後,我們勢如破竹、聲名大噪。  
各個區域的妹都搶著跟我們聯誼。  
『記住!兵不厭詐,開始!』  
『喔喔喔~~~~!!』
這是我們只要聯誼成功就會玩的遊戲。  
將氣球綁在屁股後面,然後用自己的褲檔想辦法把敵人的氣球頂破就算贏。  
『哎唷唷?玩起肛肛來啦?』  
隔壁班,葵字營。  
『慢慢爽啊,我們就快要跟南菁聯誼了。』囂張離去。
「大哥,南菁是..?」我的氣球破了。  
『南菁是正妹群的心臟,最正的那個。』大哥正不停用褲檔撞擊二哥屁股的
氣球,發出啪啪啪的聲音,『欲上南菁,先取蘇婤..哈,破了!』
我似懂非懂地點頭。  
大哥笑著擦汗,說:『我們這次的目標,叫陳蘇婤;不過因為她是混血兒,
大家都叫她蘇婤˙陳』  
大哥手一握,又笑著去頂別人的氣球。  
-----  
三個月後..  
哀鴻遍野。
『聽說..聽說有個很靈的神仙..每天中午都給葵字營姓黃的,五個正妹、兩
個Show-Girl..』
眾人聽聞,吞了口水。
『隨便..就隨便那麼一分,就可以讓五千多個阿宅都吃飽了;餅..怎麼分就
是分不完,Show-Girl..』  
「夠了。」我手一揮,示意他們別再講下去。  
聯誼拖延,兄弟們已經都撐不住了;普妹不足,恐龍則是愈來愈兇。  
大哥的臉色非常難看。  
「大哥..」  
『跟我來..』大哥皺眉,『我去找他們,要娘。』  
-----  
又是那個漏水的屋子。
但這次,空無一人。  
『給我娘!我就能拿下蘇婤!』 大哥大喊。  
只有回音。  
『給我娘!』  
娘 ~ 娘 ~ 娘 ~ 娘 ~ 娘 ~ 娘 ~ 娘 ~ 娘 ~ 娘 ~ 娘 ~  
『我求你啦!』大哥碰地一聲跪下,我也趕緊跟著跪。  
『大人說:娘什麼,老子都不老子!』  
『兩位請回吧。』-----  
『駕!』
大哥的怒火,儘管相隔幾尺,我仍能感覺到。  
這是大哥的習慣,生氣的時候,騎車就要喊。
『駕!』
「大哥!」風聲吹散了我的聲音,「沒要到娘,我們怎辦?」  
大哥沉思,一邊催著油門。  
『總有辦法..駕!』  
他常說,人要比車兇。  
可我老覺得這句話在哪兒聽過。  
-----  
『大爺,三爺;你們回來啦。』  
大哥手一揮,給了張紙:『告訴兄弟們,這幾個妹先頂著。』  
那張紙上的msn,是過去大哥的珍藏。  
  我一看,不對勁。  
  「二哥呢?怎麼不見人。」我問。  
  阿宅們畏畏縮縮地頂了其中一個出來:『二爺他自己去找蘇婤了。』
我跟大哥停下了腳步。  
阿宅繼續:『說卯時他有打炮,就代表他成功了。』  
大哥又急又怒:『我他媽的怎麼知道他有沒有打炮!?』  
『打炮..』阿宅比了個放煙火的手勢,『放煙火啊大爺。』
『馬的個教育部!』大哥踹倒一旁的水桶,往寢室走去。  
一群阿宅七嘴八舌。  
『都說這裡有妹吃..再這樣耗下去,就得玩肛肛。』  
『噓!大爺來了。』  
大哥環視寢室,幾個剛拿到msn的趕緊上網開始聊天,不到十分鐘剛給的
msn已經全部顯示離線。  
  大哥坐下,嘆了口氣:『我答應兄弟們,酒池肉林,半年聯誼完回家享福..』
他痛心地閉上眼睛:『現在九個月了..』  
『明天卯時,聯誼!』  
我聽了熱血心頭,趕緊點頭去做準備。  
希望二哥沒事。
-----  
卯時。
毫無動靜。  
『快!快!還沒在跨下噴香水的動作快!』  
大家都已經在為聯誼做準備,只剩我跟大哥不願相信事實。  
  我看見,大哥流下了一滴眼淚。  
  一個阿宅跑了過來:『報,卯時已過。』  
大哥冷冷地道:『牽車。』  
就在我們走到停車場的時候,卻看見一人。  
  是嫂子。  
大哥身子一怔。  
『是妳..』  
當時,我並不知道大哥傾心於嫂子,只道大哥被阿虎的事情攪得心煩。  
嫂子看著我們,沒說話。  
大哥好不容易擠出話來:『妳..妳怎麼在這?』  
『二虎留下話..』嫂子話含在嘴裡。  
「他說什麼!?」我很激動。  
『他說..』嫂子低著頭。
『明年還要掛紅色的紗簾。』  
『啊?』  
『他明年還要掛紅色的紗簾。』  
『你在說什麼?』大哥滿臉疑惑。  
嫂子將披風一甩  
『想知道,就到大都來找我吧!』 然後離去。  
「......」  
『......』  
後來,他說,那天他從恐龍堆裡爬出來。  
  現在,他寧願爬回去。  
-----  
現在。  
  『關阿虎~』  
『龐光雲~』  
『江痿揚~』   
『弟兄三人~』  
『宅~~~~~~~~~~~~~~~~~~~~~~~~~~~~~~』  
要不是為了瘋掉的二哥,我早把這群豬頭戲班子踢出去。  
『雞雞!』  
回憶至此..也該出發了。  
『我們是真的要死在這兒了。』  
「我們納了投名狀!」  
 『如果在這~連下去..龐光雲,型男界一步登天。』
『我現在還能騎在你上面,那是我命大!』
「嫂子你下來。」  
『我不准你叫我下來。』  
『你是不是在想..變成型男需要多久啊?』  
『那晚..是真的麼?』  
  『你們要記住,下半身就只有一個頭!』  
「兄弟亂我兄弟正妹者,必殺之!」  
目標,大都!  
-外傳完
分類:日記

我是Cony~喜歡唱歌、看港片、有點想重寫小說~最近特別愛看穿越小說

評論
上一篇
  • 桂花釀 ch9
  • 下一篇
  • 【分享新敗文】Moto A3100 手機試用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