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果你是故意的-音樂愛情故事

如果你是故意的-音樂愛情故事  
忽然開始了一個人的沈默 在你我之間用疏遠劃下了藉口
那曾經許下的千萬般承諾 難道這一切都是我讓你難過  
如果你是故意的 好吧!你贏了  贏了打從我心底的淚
如果你是故意的 沒錯!因為我  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  
我以為可以裝作不在乎 以為可以試著假裝不服
可是我輸了 輸在還沒斷決思念你的心  
如果你是故意的 好吧!我輸了  輸給了你轉身的背影
如果你是故意的 沒錯!我願意  以眼淚來奉陪你到底
* * * * * * * * * * * * * * * * *   
故事背景:南部某私立高職學校的不起眼角落一處
人物:男與女
男:Cony
女:lina  
『喂!妳是故意的嗎?在我面前說妳自己喜歡他,我去幫妳說了,妳在他面前卻又不承認,妳到底想讓我怎樣?』我大聲的在lina的面前說著。  
『我就是不喜歡人家幫我說,怎樣!』她也大聲的回應我,不虧是學商科的,連分貝數都要和我一樣,完全符合公平交易法。  
妳知道嗎!他真的很帥(帥到我會用photoshop去把他的頭換成一個豬頭),
快180的身高(可以讓我用來罵做電線杆),又是什麼什麼校隊的隊長(等他們比賽輸了之後可以供我在茶餘飯後嘲笑用),又有健身房教練的身材(可以讓我罵為是幹苦力的好材料),這樣的人不都是讓女生倒追的樣板嗎!  
  『我…我現在就是不喜歡啦!怎樣啦~』她大聲的罵完後轉身就走,我想我真的無法了解女人在想些什麼!  
我真的喜歡她,雖然她的個性總是給人很男性化,很容易和男生玩成一片,也因如此,我使終無法跨出我們之間的那一條分界線,每次看到別的男生和她談天說笑,雖然知道她們沒什麼,也會不爽整個上午,不然我又能如何?!可是…我真的很喜歡她!  
  也不知道是哪個白痴編劇,總是喜歡編這種劇情來折磨人,喜歡一個人,那個人卻告訴你,她其實是喜歡另一個人,這種白痴編輯法,連現在的白痴電視台都在拍成白痴連續劇來騙一些白痴觀眾的白痴眼淚!很遺憾~我現在就是那個白痴演員!  
  『喂!cony!這星期六有沒有空?我想去買個禮物送人!』她的個性就像之前說的一樣,大而化之,我們之間的爭辯總是過個二三天就沒事了!  
『送誰啊?隔壁班那個打籃球的隊長啊?!』我裝做不經意的回了一句。  
『你管那麼多!我只問你有沒有空!我欠一個司機載我去啦~』我靠!我就知道,好事大多不會輪到好朋友,唉!誰叫我喜歡人家又不敢說呢!活該吧!活該吧!  
(天使和惡魔的交戰,天使一招側踢向惡魔踢去!)
想當然,我去了,大熱的八月天,雖然是陪自己喜歡的人逛街,但只要想到是陪她買禮物給她喜歡的人,一股賭爛的氣就從肛門隨著大腸道小腸繞著十二指腸、胃、肝、肺再轉到喉嚨而發出一聲【唉~~~~】,你以為咧!不然我能怎樣!  
  『喂~這條圍巾怎麼樣?格子的好像不錯喔!』大小姐,你也差不多一點,現在是夏天耶~送圍巾,妳顱內出血到把大腦全都覆蓋住了嗎!咦~!如果她送的禮物,那狗屁隊長不喜歡,然後他們的關係惡化,那我的希望不就增加了嗎!?(惡魔隨身一閃反身拿起慣用的三尖叉剌進天使的胸腔,惡魔勝!)  
  『嗯!我想他一定會喜歡的!這麼棒的禮物,我想收到的人一定會痛哭流涕的躺在床上任妳為所欲為!』我挑著雙眉活像是出售這件圍巾的老闆一樣的在說服她買下這條圍巾!  
  『喂!你的話誠懇一點好不好,要是人家不喜歡怎麼辦!這是我的辛苦血汗錢耶!』喔!我有露出馬腳嗎?!不會吧!後來她把圍巾拉開,我的媽啊!有三公尺吧!  
『頭家!你這是腦袋流血時要把頭包紮起來用的圍巾嗎?那麼長啊!』  
『白痴啊!這是二個人一起圍的啦!有沒有知識啊!現在時下二十歲以下的情侶都要有一條這種圍巾才能跟的上流行啊!』她一臉不屑的說著。
媽的!還是要圍在一起的!哦~心好痛喔!王八蛋!好不爽喔!我今天是為什麼要出來啊!喔喔!好想大聲喊出來那個用倉頡碼組合的字:十十人一十!(幹)  
嗯~結果她還是買了,我就既將眼看著那個狗屁隊長和我喜歡的女生圍著同一條圍巾然後在耳邊竊竊私語,然後挑動到她的耳後敏感帶,然後剛好經過一間【忘不了你賓館】,然後……#$&$%^&%『啊啊啊~!』大聲喊叫的我驚嚇到停在我旁邊和我一起等紅綠燈的人,一邊幫扶起對方的我,一邊我告訴自已是自己想太多了!  
  五月十四日 算是盛夏,太陽大到會讓我痛罵那后羿為什麼不把最後一顆太陽給射下來,學校在上課時總是特別的安靜,那是因為我們學校有位外號叫【瘋狗】的教官,被他抓到犯規的人,體力總是變的特別好!不是伏地挺身就是青蛙跳,基本數是從50起跳!一位女同學迎面而來,走到我的面前,低頭說:『學長!請問你今天下課後有事嗎?如果沒有的話,請你今天下課後,到後山垃圾場旁的檳榔樹下等好嗎!』檳榔樹??要幹嘛啊!不會是要在那告白吧!和愛情漫畫的情節不太一樣耶!為什麼是檳榔樹!一點都不浪漫!  
  垃圾場-好聽一點叫後山,因為那裡除了檳榔樹就是垃圾,我才知道約在後山,除了選擇檳榔樹下就是垃圾場旁,『學長!這封信請收下!』就像漫畫所畫的一樣,女生交給男生一封信後就雙手掩著臉跑走了!連我都還沒有看清楚她長的如何!身材怎樣!叫我如何決定啊!  
  『喂!lina!要去吃飯啦!你要去哪啊?』中午放飯,除了學校餐廳,沒有別的選擇,這就是高職的悲哀!三年都要在同樣的時間.吃同樣的東西.看到同樣的老闆娘!  
『我又不一定要和你去吃!對吧!』竟然放下這句話就走了!我靠!這是怎樣啊?  
『喂~妳怎麼啦?我做錯什麼了嗎?』或許我真的做錯了什麼,我問清楚可以了吧!  
『我什麼都不想說!你自己去想吧!』這這…….這算什麼啊!我生氣了!發什麼神經啊!從那天起,我們再也沒有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一起談天說笑,她與那個狗屁隊長聽說常走在一起,媽的!我也索性和那個檳榔樹學妹在一起!  
六月十四日 天氣還是很熱,尤其是我們已經持續冷戰了31天了,那股死不瞑目、說不出來的怨氣也讓我的三字經越來越順口。六月二十日是我們高三的畢業典禮,算起來,我們還有一個星期,再這樣下去,這輩子也許沒有機會再說話了!  
『lina!我…』  
『lina!籃球男找妳』不識趣的同學打斷了我的開頭,也打斷了我們之間最後一次的談話機會!她起身往門外,我卻連追出去的力量都沒有!第一次嚥下那麼苦的口水,要吞卻吞不下去的感覺,鼻子酸酸的。  
六月中,附近的學校也大約選在此時畢業,我們在高雄圓山參加完畢業典禮,領了畢業證書,宣讀了畢業感言,而我的愛情學分,卻沒有隨著畢業!
她被一群同學圍著拍照,我也和我的朋友合影,於是…在我的相機裡沒有她,而她的相機,我想應該也是沒有我吧!  
* ************  5年後 ***************  
  唸完了二專,補習了一年,考上了台北的學校,這幾年,如同之前說的,我們沒有再聯絡過,我不知道她怎麼想,不過我知道我很想她,真的很想!真的!
二技註冊的那天,因為家住高雄的我不方便上去,請二姨代我註冊,後來我也是住在我二姨家中,總比在外面又要花錢的好吧!  
新生訓練當天,五顏六色的衣服和我的純白的學生襯衫成徹底的反比,嗯!大約隔四五個人之外,lina竟然出現在我們隔壁班裡,這是我們五年來再次的見面,卻沒有像重逢一樣的互動,她還是不和我交談,其實我早就不強求了,22歲了,當年的悸動也許早已經不復存在了,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過著。  
  中秋節的前一個禮拜,新朋友們約好要來個重考生之夜,大家一起烤肉,『cony!要不要來啊!和隔壁班合辦的喔!只要150元,讓你吃到死!』同學們呼朋引伴的,像是要把這次的規模弄成聯誼一樣!  
『不用了!你們去吧!我要回南部,我每年都要回家去烤肉!我可是火山孝子吶!』  
『去死吧!本來想說可以找一個負責烤肉的人說!唉~真可惜!』我咧!我是烤肉的人喔!還好我說不去!她應該會去烤肉吧!那…我不去烤肉,也許她可以不用那麼尷尬,我這麼想著。假節真是可怕,火車票、飛機票在一星期前就被訂完了,連阿囉哈都全天客滿,媽的!  
9月21日 中秋夜,我從早上坐了六個小時才到,我靠!怎麼忽然間大家都變成火山孝子,趕回家過節啊!回到高雄,再轉車回到鳳山,母親來接我,回到久違的家,弟弟和老爹已經把爐子拿出來了,旁邊還有個輪ㄎ一ㄣ!
『媽!那個輪ㄎ一ㄣ是幹嘛的啊?』我大聲的向裡面正用瓦斯爐燒紅黑炭的老母問著!『那是用來當烤爐的啊!』嗯~真是廢物利用啊!加個網子就可以烤肉了!六點多,我們開始把肉類和黑輪、海鮮都放好,老弟正在努力的煽風,把炭再弄旺一點,『嗯!那是什麼?你用什麼煽風?』我看著老弟手上拿的東西。  
『不知道啊!不夠厚,煽不動!再去拿一份報紙出來!』我叫老弟把手上的信件拿給我,發現是我未拆封的信,我咧幹xx!我從裡面丟一份舊報紙出來給他後就到房裡拆開那封信,裡面有二封信!  
第一封:  
嗨~能說好久不見嗎!?嗯~中秋你應該會回高雄吧!也許沒有,那也好,不知道為什麼想寄這封信給你,之前整理東西時,才發現的,嗯!就寄給你吧!  對了!你還記得五年前的事嗎?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們忽然會變樣呢?其實我也想不通,明明自已…嗯… 你還記得那後山的檳榔樹嗎?其實那天我是值日生,放學時剛好我和apple去倒垃圾,看到你和一位女生在說話,也接受了她給你的那封信,我猜想那是告白吧!忽然我好氣我自已,其實……嗯~只是如果你們還有在交往的話,希望你能好好的持續下去,現在的我很後悔當時的嘔氣,我也沒有和那個籃球男在一起!只是想氣氣你而已,其實那時我也許是吃醋吧!也許有一點點喜歡你,只有一點點喔!嗯~如果當時有多一點的勇氣,就不會在檳榔樹下失去你!後來聽說你和她真的在一起,難過了很久!如果時光能重來,我想我會在檳榔樹下把你搶過來的!五年了,也許一切都太晚了,不知道你是如何?畢業典禮那天,我的相機裡有一半都是你的照片,我看我還是放不下你!另一封是那時寫的~好久了,我自己也快忘了寫時的心情了,你看看吧!  
第二封:  
忽然開始了一個人的沈默 在你我之間用疏遠劃下了藉口
那曾經許下的千萬般承諾 難道這一切都是我讓你難過  
如果你是故意的 好吧!你贏了  贏了打從我心底的淚
如果你是故意的 沒錯!因為我  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  
我以為可以裝作不在乎 以為可以試著假裝不服
可是我輸了 輸在還沒斷決思念你的心  
如果你是故意的 好吧!我輸了  輸給了你轉身的背影
如果你是故意的 沒錯!我願意  以眼淚來奉陪你到底  
  我覺得我好笨,原來女人並不是那麼不容易了解,原來我們都在故意氣對方,而沒想到去了解對方。  
『喂~烤肉會會長嗎?lina在不在你們那?』我打電話到台北正在舉行烤肉會的朋友,想和她說說話,說出我這五年來沒說出的所有!  
『喲!這不是火山孝子嗎?lina啊!她又沒參加,她說要回老家去!我還邀了好久耶~真不給面子!喂喂~』  
我匆匆的掛上電話,直覺想到那顆檳榔樹,不知是與否,我都想去看看,拿著一件鵝黃色的風衣,騎著機車,就往高職的學校去了,學校離我家也才十五分左右,天好涼,我的心也好涼,總覺得錯過了什麼,又在遺憾什麼!想到當初如果我有這個力量衝出教室和lina說清楚,這個遺憾也許就不會出現了,如果現在有機會可以彌補回來,我一定會用盡我全部的力量!我暗自的告訴自己。  
  夜晚的校園,特別的空曠,再配合著隨晚風遙逸的老榕樹支,更顯得清冷淒涼,快步的走過行政大樓的中廳走廊,往後山的方向前進,後來已經近似乎用跑的了,我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在那顆久違檳榔樹下,穿著黑外套的女生,站在那低頭不語,我慢慢的走進『我來了!』我首先出聲,她似乎有點驚訝的回過頭來,但她還是站在原地,和我正視著。  
『妳的信!我看過了!』她緩緩的點了點頭。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和妳嘔氣!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這種突如其來的情境之下,我該說些什麼!  
『妳…妳…還喜歡…我嗎?就一點點就好!』我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  
她低頭向我慢慢的走來,眼珠子還不時的看看我,走到我身邊,用手意味叫我把頭低下來,我忽然覺得一條毛毛的東西纏繞在我的脖子上。  
『豬頭!還記得這條圍巾嗎?這是買給你的啦!現在有沒有痛哭流涕啊!』她淺淺的笑著,原來是當時長三公尺的圍巾,我也看著她說『豬頭妹!當然記得啊!我還記得這條圍巾是用來包腦袋呢!何止痛哭流涕,我還想躺在床上任妳為所欲為呢!呵呵~』就這樣,我們誰都沒再說有關以前的事,從前的故意,都已經成了現在的回憶,我們應該會更珍惜對方,因為這是我們好不容易才得來的愛情,我們相擁著走下後山坡,忽然我右腳一不留神拐了一下,我們兩個抱在一起滑到山下,我的嘴唇剛好和她的嘴做了第一次的淺度交流,『豬頭啊!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你這個死豬頭!』我小聲的在她耳邊說著『對!我故意的!^^不服氣啊!親回來啊!嘿嘿~~』 
分類:日記

我是Cony~喜歡唱歌、看港片、有點想重寫小說~最近特別愛看穿越小說

評論
上一篇
  • 五天教召令到~~~跪下接旨~~~
  • 下一篇
  • 終於認罪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