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桂花釀 ch6

Ch6 - 默契  
  六月中的南台灣就只有熱而已啦!尤其是在部隊裡,有電風扇在吱吱的轉動著,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所以一放假我就會到她在的那間店裡買杯桂花釀,有良好默契的我們甚至在我停紅綠燈時,她就己經開始調製桂花釀了!我們之間能算是心有靈犀的朋友嗎?還是只勉強算是有良好默契的顧客與店員的關係?!    
  吸上一大口微甜的桂花釀,再看了看她似而非笑的眼神,答案早已不重要了!有這麼一說「感情最美好的時刻就是在彼此都很曖昧不明的時候」。雖然準備要回營,心情一定不怎麼好!但是只要給我半小時,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我就很滿足了。我注意到她今天的穿著打扮,鵝蛋型的臉龐邊順著兩頰鬢角而垂下的髮稍,後頭紥了個小馬尾,挺有精神的。給人文靜中帶些運動風的感覺,淡黃色的內襯小可愛搭著粉藍的絲質外衣,而圍繞在她身邊的蒼蠅先生也從魔力一直跟到了五十嵐,不過不管她被多少的蒼蠅給困住,她都會保持著5~10分鐘,抬頭或回頭看看我;我也會固定並適當的還給她一個微笑,於是我們不只保持著顧客和店員的關係,還另外維持適當的默契。  
    正當我交換完第八次的微笑,低頭看書時,忽然聽到她的驚呼聲,三四個理著接近光頭的死阿兵斜著頭得意的笑著說『哎喲!摸一下手又不會怎樣!做生意也要會做人,不然生意怎麼做得好咧!』他媽的!我在後面握緊拳頭緩緩的站起,準備要造成軍紀危安的事件時!(全連的弟兄我要對不起你們了),有雙手掌把我的拳頭壓下,然後站起身子大聲說著『阿信!走了啦!今天巡了一天,也沒登記到一個違紀的,排A打電話在催名單了啦!快點加把勁去抓人啦!』原來是思廷啊!果然是有勇有謀的濟南大學碩士班的研究生啊!這招果然奏效!那幾個死阿兵不說話了!站在門口看了我們一眼,就走了!  
『哇!幸好有你阻止我,不然我可能會海扁他們一頓!讓他們知道世上還有正義存在!』  
『拜託!你真是白痴!他們有四個人耶!是你會被圍摳吧!到時正義就蕩然無存了!請愛用頭殼裡面的東西好嗎!』思廷指著我的腦袋說著。  
『哈…哈…(乾笑二聲)咦!你怎麼會在我旁邊?』  
『…我打從三十分鐘前就看到你,進來到店裡,坐在你後面已經二十幾分鐘了!你一直沒發現我?』  
正當我想再解釋幾句時,她走近我們的桌前說『謝謝你們啊!要不是你們!』  
『小姐何出此言!行俠仗義、路見不平乃我輩中人行走江湖的宗旨!』品範的人和聲音忽然出現在門口。  
『耶~怎麼你也來了,你們二個跟蹤我啊?!』我抓著頭說著。  
『對你A系狼(台語:跟你的死人)!你很香嗎?!我是來買飲料給留守的弟兄,剛看到你們在這,我才進來的!什麼跟蹤!』  
『那你剛剛怎麼不一起進來幫忙?還袖手旁觀,行俠仗義咧!我呸!』我做勢往地上吐了一口!  
『噗…呵呵~你們好好玩喔!』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到顫抖。  
『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形容我們幽默好嗎?男人被稱呼為好玩是很悲慘的事!』品範搖著頭說著,反觀他們聊的自然,我反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那麼妳的名字可以讓我們知道嗎?我們已經不想用(山那一邊的女孩)來稱呼妳了!』品範閃著眼睛說著。  
『我叫陳亦媗,今年19歲,還是學生,目前呢~在五十嵐打工!請多指教!』
品範和思廷用手肘撞了我一下使了個眼色,你們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啊!  
『我…咳…我叫柯信宏,今年25歲,工作是義務役軍人身份,目前在軍中服刑中!請多指教!』  
『噗…呵呵~哪有那麼誇張!服刑咧!我男朋友也是在當兵呀!他也沒你說的那麼可憐!』我沒了聽覺,沒了觸覺,臉上五官在那時瞬間停止任何變動!  
腦海裡只回盪著「do loop(迴圈指令)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後來是怎麼回連上的我也忘了!而品範和思廷也沒多說什麼,一路陪我進入服刑的連上,換完裝,坐在床舖上,他們也很夠義氣的一人一邊坐在我身旁,大概怕我打擊太大,會做什麼讓全連洞八(0800即早上八點才能休假)的事!其實他們想多了!我很怕痛的,所以我絶對不會自裁!只是望著泛黃的白斑天花板,回想起今天發生的事,忽然覺得手上這杯桂花釀好澀!好苦!原來幸福的味道不只是泡的人要全心全意,連品嘗的人也要心意一致。 
分類:日記

我是Cony~喜歡唱歌、看港片、有點想重寫小說~最近特別愛看穿越小說

評論
上一篇
  • 【很糟的一間店】日式料理吃到飽= =...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