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補習班之戀...(6)完


(最好是趁主人不在這樣做啦)  
沒有接到電話…在二月十四號如此敏感的日子裡,八萬六千四百秒實是很難熬…
隨著時鐘裡…齒輪轉動秒.分.時針的搖擺,直到它們各自成90°垂直狀態時,
門鈴響了!連拖鞋都來不及穿的我,以武俠小說中「蜻蜓點水」的速度踏著冰冷的地板,飛奔到門口…“您好!有于信先生的快遞”絹秀的字跡讓我一眼就認出是她寄的,拆開後…是一罐裝滿紙鶴的玻璃瓶和一封信…  
「信…
  我可以這樣叫你嗎?…這個夜裡…我睡不著,我想了很多事,應該說是有關我們的事,面對聯考的我們,可以這樣下去嗎?…我媽前幾天對我說“阿如啊~這次考試要好好考啊~”更是加重我的壓力,況且你也有你自己的課業要顧,這些日子以來,謝謝你在我心情不好時總會適時的來電話安慰我,身體不好的我,一有狀況你總是第一個關心我的人…所以我也很認真的想著我們的事,只是我們現在並不適合談這些事,該把全力都放在聯考上!你說是嗎?…寫了一晚,也只有寫這樣,剩下的時間就用來摺紙鶴吧!希望它能為你帶來好運…這樣…你了解嗎?一向聰明的你,應該是會明白的!對嗎?
靜如筆…1999/2/13 Am3:42」  
是的!我明白!摺了一千隻的紙鶴的確能帶來好運,如果沒摺滿的話,就是意味著珍重.離別之意…  
是的!我明白!謝謝妳的五佰二十隻紙鶴……  
  在之後的補習班生涯中,只有忙著唸書上京求取功名的甯采臣,再也沒有留戀著蘭若寺的甯采臣…和留戀小倩的…采臣…雖然偶爾會在班上或走廊上碰面,也只是互相點個頭.問個好而已…一向善於在陌生人面前戴上面具的我,不過就是換個面具面對她而已,只是心裡的面具,卻換不下來…
一段時間之後,一個跟我比較好的同學告訴我,她…有男朋友了!  
忽然心臟有著被利刃劃開的感覺,帶動著千百條神經,爬上大腦…哭了嗎?沒有!我說過我是習慣帶上面具的,直到有一次和朋友去逛街,才親眼看到他們開心的在一起嘻鬧著,她依偎在他的肩上,眼角似乎看見了我…而我眼角的淚水彷彿正印著她的容顏……  
五月 一個好.不好;壞.不壞的季節,還是一樣騎著ㄅㄨ ㄅㄨ在10.3公里以外的補習班路上做閃避「窟辣」的S型運動,還要注意會不會kiss到僅供參考用的紅綠燈柱子,然後還要把「罩子」放亮一點,注意會不會有「條ㄅㄟ ㄅㄟ」在路口攔人,雖然我已經有駕照了,可是還是不習慣戴上會因為車燈照到面罩而反光然後看不見前面車子再出車禍的「安全」帽……  
第一個到達補習班的我,班導拿給我一封信,真是害我「受醜若驚」,看了上面的字跡後,並沒有讓我的心安定下來…更大的跳動會讓醫生想把我的心臟拿來解剖…是她…很久…很久沒有看到她的字了,這次寫的有點倉促…筆跡有點亂…我並沒有立刻拆開,因為我害怕是她要我祝福她們的話,辦不到!我早就說過,我心胸沒那麼寬大…隨著老師正在解釋著圓和橢圓方程不同的地方時,我的眼神不停的落點在她那讓空中的游離分子飄移的空位上,再落點回到胸前口袋的信上…  
「她沒來,一向只會因為身體不適才缺席的她,會不會又……」身旁的同學用手肘輕輕的嘟弄著我的肩膀“叫你啦!你在做什麼青「春夢」啊!” 回過神!結果是被我們的數學老師陳昇叫上台去做題目…他也叫陳昇,倒不是他的歌聲或才華相似,而是他像陳昇早上醒來一臉宿醉的樣子…正當我硬著頭皮上台寫了一堆連自已都看不太懂的方程時…  
『嗶..嗶..』偌大的教室裡,不斷回傳著我為她設定的專屬音效…不顧正在上課的老師及班導…拿了包包上的call機就往門外衝…  
  七月  「氣象報告…今年的颱風將會提早來到!已往的颱風都是在八九月,但是各位觀眾朋友相信也感受到了今年的颱風比去年來的早……..」  
一邊聽著習慣由王佳婉主播所主持的東森新聞,一邊…看著你的信…  
「信…  
     好久沒這樣叫你了,不過!我想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叫你了!還記得今年的西洋情人節…我…沒和你聯絡嗎?那是因為…我住院了!吐血!在家裡!緊張得不知所措的媽媽和姐姐們把我送進醫院…是肝炎…從小身體就不好的我,因為聯考的壓力之下,更學會了抽煙~朋友說可以疏解壓力,就因為如此,讓我的病情更變本加厲…從不抽煙的你,一定會覺得我是壞女孩吧?一定會糾正我的吧?一定會討厭我吧?  
不過!這樣也好!起碼可以讓你對我死心,對你也好吧!畢竟和一個擔心晚上一閉上眼就再也睜不開的女孩比起來,還有更多更好的窈窕淑女等著你這位君子去追逑啊~至於我!現在只能在一片素白色的病房裡等待…等待醫生的宣佈…等待…死…那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地方呢?  
是不是就像爸媽所說的是一個充滿歡樂.喜悅,沒有煩惱.憂愁的地方呢?就算是的話,沒有你!我還是無法擁有歡樂.喜悅,沒有辦法不去煩惱.憂愁…我真的好想你,你能體會嗎?  
真的…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在這裡…有好幾次做夢都夢到你在電話中所替我們規劃的未來…我是個全職的家庭主婦,你則是個上班族,你期待著一回家就有我所為你準備的晚餐,更有著我們自己的寶寶…可是…現在的我,已經連筆都快無法自由操縱了…字…一定很難看吧?你能看的懂嗎?  
一向聰明的你,一定會懂的,對嗎?對了!還記得以前被你以王安妮老師的諧音騙我嗎?  
到現在我一直都沒有機會親口對你說…我真的…好愛…好愛你……好愛………」
微弱的字跡顯示出她病情的嚴重,甚至連給她在最後簽名的力氣都沒有……
拿起在身旁的電話,撥了自己的call號碼去聽留言…  
『喂…于…于信同學嗎?我…我…是靜如的姐姐!靜如…正在準備推往手術室,她…希望能…能見你…你能來嗎?…我們在林口長庚…302號房…儘快好嗎?』  
當我趕到醫院時,她…靜靜的睡著!就像個睡美人一樣,只是…這次不管王子是否會出現,她都不會再醒過來了…我帶著為她所折的紙鶴,跪在她的床邊  
“這是四佰八十隻紙鶴,連妳之前折的,一共是一千隻,可以許一個願望喔!妳要許什麼願望呢?不可以太貪心喔!只能許一個!知道嗎?”  
淚水…沾濕了紙鶴…我終於明白,她為什麼寄未滿一千隻的紙鶴的原因了!她在暗示著將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我也明白,妳為什麼只寄五佰二十隻了,是不是在表示著
「520=我愛你」呢?  
後來!我才知道,上次和她在一起的男生,只是她認識很久的朋友而已,拜託他假裝成她的男朋友…  
目的…只是想讓我對她死心而已……回到補習班後,大家始終不相信…她走了的這件事情,只有少部份和她比較好的同學知道許些的情形而過來安慰我...  
只是…沒有人知道,有個男孩和女孩曾因補習而相識…因眼淚而相戀…因了解而相愛…因相愛而分開…更沒有人知道的是…蘭若寺裡…曾經有過甯采臣和小倩的愛情故事……  
<完>  
寫完了~一邊流淚一邊寫,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身旁阿妹的歌曲亦或者……是腦海裡浮現出別的小說故事情節……也或者……只是想流淚吧!
Cony….1999/1/8…AM1:13:15…  
-------------------------------------------------------------------------
後記2008-0403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篇小說...如果第一集所說,我是在發燒的情況下寫的!哈...正好今天我又感覺
到身體也燒...也許又是一次靈感的來源...Orz...  
再一次看自己多年前的作品,覺得還有很大進步的空間啦!哈...接下來要分享的,是我當兵時期寫
的小說,它記錄了我當兵生涯的點滴心情,本人用心推薦!  
當然寫法進步很多了!^^..請期待吧...  
謝謝長期收看本人作品的大德! 
分類:日記

我是Cony~喜歡唱歌、看港片、有點想重寫小說~最近特別愛看穿越小說

評論
上一篇
  • 桃園中正機場汽車失蹤記
  • 下一篇
  • 小cony要加油...今天表現的真的不是很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